多伦多法会: “功修有路心为径”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 大家好!

今天借此机会向您和各位同修汇报我的修炼体会。这只是我这一年来的几点个人心得体会,不对之处,请大家指正。

自从去年425以后,感谢师父慈悲,我在修炼的道路上有了更多的体悟和思考。我也曾徘徊于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办,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意识到还是学法不够,就在大家热烈的讨论时,躲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的读着老师的经文,思考着所发生的一切。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开始有了一点思绪:越在此时,自己越不能脱离大家这个修炼群体;越在此时,越需要大家在一起共同切磋,共同精进。应该尽自己的所能,环境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于是我积极参与此后的多次美国和渥太华之行,一次又一次地克服种种困难参加大型集体弘法活动。

渥太华国会山庄前的几次大型炼功,使一些国会议员对我们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一位国会议员主动和渥太华的学员共同承办了去年11月16日在国会大厦里的午餐会,旨在向其他国会议员和新闻媒体正面介绍法轮功并寻求加拿大政府的帮助及支持。我和其他学员第四次踏上了渥太华之旅。这是我在新公司就职后的一个月之内第二次在工作日请假了。我所在的这家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互惠基金公司之一。我的同事告诉我说,他们来了一年多都不敢请假。而我上班后的第二天就向我的老板介绍法轮功并送了他一套资料,第四天就请假去渥太华参加国会山庄前的大型炼功活动。对此有的同事不能理解。这次是我第二次请假了。我的老板问我,我这样做是因为家里亲人在国内遭迫害吗?我说不是,他们都很好。他虽然还是对我的行为不能理解,但他开始对信仰的力量产生了敬意。后来去参加西雅图法会也好,约见国会议员也好,我都同样请过假。因为公司业务较忙,我都主动利用周末或在工作日加班把请的假全都补上,从未因此而耽误公司的工作,因此,受到老板和同事的好评。有一天,老板主动找我谈话。他说,请我不要介意,因为先听过媒体的不实报道,开始对法轮功的印象并不太好。他不好意思当时告诉我,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从我的身上完全改变了对法轮功的印象,他现在认为法轮功的确是一个祥和而有益于社会的修炼群体。虽然他现在很忙,没有时间学、炼,但他同意让我把《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英文版放在办公室,以便于在他和其他同事有时间时传看。一天,我们正在工作,楼下传来一群人游行的喧闹声,他们高喊着口号,发出激动的狂呼乱叫声。我的一个同事平时很愿意开玩笑,他冲着我说,JOHN(我的英文名字),楼下是不是你那伙人又在游行呢?还没等我开口回应,我老板马上对着他严肃的说,你可不能那样说JOHN,他们可是十分祥和的修炼人。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在办公室随便对法轮功评头论足。去年12月,李昌等四名法轮功骨干学员被中国政府非法判刑。我们多伦多学员在市政大厅前举行大型炼功弘法活动,同时向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说明事情真相。此时正值圣诞期间,我的老板看到多伦多太阳报的详细报道后,主动把报纸内容介绍给亲朋好友。后来过节后上班时,又主动和我谈及此事,非常关心李昌等人以后的命运,同时对中国政府这种错误行径表示了一个正直善良的西方人的义愤。

去年12月31日,是新年前最后一天的工作日。当时我公司已进入RRSP(退休储存计划基金)的繁忙季节,所以每个人都在紧张的工作着。我想到今天是20世纪的最后一日,便拿出普度音乐,问身边的几位同事,想不想听一听,他们说正好累了想休息一下,能听一听法轮功的音乐太好了。有一个人一边听,一边说,这是我听到的最美的音乐了。大家正说着,老板进来了,他也没有看我,就冲着我喊,音量在哪?我心想,可能坏了,是否老板嫌我把音量放的太大了。结果出乎意料,他走到我跟前,把音量开到几乎最大,让整个房子都充满了普度音乐声。他说,他现在可不怕别人说他偏爱JOHN 的民族音乐了。

在多伦多市政大厅前的草地上,大约从半年前开始,每周末都有集体炼功弘法,因为它是多伦多的主要景点之一,过往的行人比较多,有一些有缘之士从这里加入我们修炼的队伍,更多的人则从这里了解到法轮功。但有一次,一个醉汉走到我跟前与我说话,当时我们正在打坐炼功,后来才知道他在此之前已数次来干扰学员炼功,学员不知如何处理就叫他来找我。一开始,我以为他想学功,后来,他越说越不象话,我从他身上的酒气知道他是一个醉汉,就闭上眼睛静静地坚持打坐,任他胡言乱语,而不再坚持让他离去了。期间有的学员让他走,他也不肯离去,依然蹲在地上纠缠,直到炼功结束。开头我也觉得挺闹心的,但也知道这一切不是偶然发生的,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我应该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这一念一出,我的心就平静多了,渐渐地我好象也听不到他在具体说什么了,只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我都有几分入定的感觉了。炼功结束后,我站起身来跟他讲,请他以后不要到这里来影响其他学员炼功并希望他做一个好人。他盯着我说,怎么才算一个好人呢?我平静地望着他笑了,对他说,对你来说,做一个好人就是不要去影响我们炼功,不要去干扰别人,要学会尊重别人。他一下子就变地似乎清醒起来了,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从此以后我就再没看到他来过。从这件小事,我更深地体会到善的力量。在善面前,人都有佛性和明白的一面,即使是看似很不好的人,如果你用一颗善心对待他,告诉他最基本的做好人的道理,也会触及到他的心灵深处,他的明白的一面也会知道如何去做。

在过去一年中,我参与了不少弘法活动,从中自己受益非浅,更深地体会到弘法也是我修炼中重要的一部分。多伦多学员多次乘大客车去美国和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参加法会和弘法活动,最初是因为看似偶然地联系到比市场价格便宜近2000加元的汽车公司,我从此便很自然地承担起了联系大客车的任务。每次在车上,我们都向司机介绍法轮功并放普度音乐,最后通常将一本《中国法轮功》、一盘普度音乐和一套介绍大法的资料作为礼物送给司机。大法学员的一言一行和对大法的热爱感动并开始影响着司机。好多次我们都租两辆大车,给我们开车的司机因此得以知道并了解了法轮功。我们和汽车公司的合作非常好,有的司机还不止一次为我们开过车,他们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方便,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遭遇表示同情,同时对我们的弘法活动表示理解和支持。

从去年8月开始,我和其他一些同修开始接触MP(加拿大国会议员)和MPP(省议员)并向他们弘法,使他们更多地了解法轮功并给予我们他们的帮助。在这期间,我也悟到,他们虽然是加拿大政府的官员,但他们首先是一个人,我不能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而区别对待他们。我接触过的这些国会议员和省议员大都表示出了善良西方人的正直。但一开始并不顺利,往往很难约见上,即使偶然见上一个效果也不理想。通过学法修心,我不再把它视为一件重要的事或工作,而作为自己修炼的一部分。后来,情况很快就有了变化。比如不久前在见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国会议员时,我们就已经象朋友一样谈的非常融洽:我坦诚地说自己对政治及其运作十分外行,想请他帮忙给我们出主意怎样将法轮功介绍给更多的他的同事和其他社会各阶层人士;这位在政坛享有很高声誉的职业政治家,便靠在椅子上冥思苦想,为我们提供了不少切实可行的好办法。他说马上要去渥太华度假,便把大法的材料放在文件箱里,以便作为假日必读的重要文件随身携带。而我这是第一次来见他,别的同修在此之前也只是和他有过一两面之交。当我们走出他的办公室,看到为他叫的出租汽车司机已在等候多时,我的心又是一动,想到这位国会议员虽然现在还不是我们的学员,却已经通过他的积极帮助而在不自觉中参与到护法、弘法的洪流中,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讲已经和正法有了联系,这对他未来的生命来说是一件多么幸运和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当然,这些他本人并不知道,可能他也不愿承认,我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缘同他谈及此事。我从而更感到师父对众生的慈悲。也许随着对法轮功的了解,他以后不仅会继续给我们提供帮助,而且也可能有一天会加入到我们的修炼队伍中来。

考验依然很严峻,许多关过的不好,也很辛苦,身上的执著依然很多,但我却感到自己日渐走向成熟,我感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被大法所溶化着。我们有幸生在大法弘传之时,我们有缘遇见了一个伟大的师父,让我们每个人都勇猛精进,每个人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多伦多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