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弘法中升华

芝加哥法会发言稿(续)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 我是九五年七月得法的。当时好像还没有学法,弘法的概念。只是觉得《转法轮》好,就把书当宝贝一样带在身边,随时拿出来看。我深为书中的法理所折服。心里庆幸能够在这末法时期得到了这么好的东西。当时心很纯,就是想与别人分享这无价之宝。这样,我不知不觉中开始了弘法。几年来,在修炼的道路上摔摔打打,磕磕碰碰的走过来了。今天,我只想谈一下我在修炼和弘法中的体悟。

做为一个老学员,我觉得时时处处要对法负责。弘法和自己的修炼不可能分开。许多学员说过在他们刚刚入门的时候,老学员的表现对他们的得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当然那是他们的缘份,但如果我们做的不好,就有可能使有的人失去这珍贵的缘份。我记得刚来芝加哥时,有人问我是不是辅导员。我说我和你一样是法轮功学员。不管学法时间长短,在师父面前我们是平等的。我可以教会你动作。而指导我们修炼的只有这本书。将来你学会了,你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如果我是辅导员,那你将来也是辅导员。

在修炼过程中,同修们就象一面镜子,照到自己的不足。在与台湾和美国学员交流中,我发现自己和其他大陆来的同修总有共同的一股劲儿。说不太确切,好像是文革遗风,但自己很难察觉。有的不修炼的人说我们说起话来总有真理永远在握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但这种东西会形成一种无形的圈子,把许多有缘得法的人挡在外面。如果有些事处理不好,还会在学员内部产生隔阂。时间一长,就很难再修补回来。

来学功的人各种各样。有不同信仰背景的,有炼过许多其他功法的。他们刚入门时可能会说一些对大法不够尊敬的话。刚来芝加哥时,当别人提起其他功法时,我常教训新来的人说:“修炼要专一,快把这些东西都放下,都是世间小道。”结果效果不好,最后会变成争论。新学员教别人功时我也不太放心。凑到跟前一听,讲得都不对呀!可后来发现,很多新学员的弘法效果非常好。我知道一定是我有问题了。

有一次,一位学员妈妈第一次看到老师的功法教学片时说:“真美呀,这动作象观音菩萨一样。”我听了很不舒服,心想:“你怎么能把我们老师和观音菩萨比呢?”可第二天一想:老人家拜了一辈子观音。那可能是她的语汇中能找到的最美好的词汇了。我意识到,我不能用自己对法的理解来要求别人。我们在做任何事情时,如果能站在对方的角度上,理解对方,替对方着想,那弘法的效果会非常的好。另外,如果我们能尊敬别人,别人也会反过来尊敬我们。师父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师父还说:“谦虚才会把事做好。”不管学法长短,不管修到什么境界了,在大法面前,我们永远是一个小学生。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是这大法了不起。如果别人能得法,他们很可能会很快超过我。事实也的确如此,我发现通过学法,这批新学员进步非常快。对法的理解在飞速提高。他们过的关很大,但他们都闯过去了。反过来我发现我有许多方面都不如他们。这样他们又促进了我的提高。在大家的努力下,这里的美国学员、台湾、香港、大陆的学员关系很融洽。大家象知心朋友,相互体贴,有事情互相帮忙。

当然,这是指个人修炼。对于破坏法的事,那是另外性质的问题了,一定要及时制止。

有一段时间,我左边的牙开始疼起来。连同左边的脑袋一起痛。白天、晚上一刻不停。炼功人总不能整天愁眉苦脸的呀,忍着吧。这样,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过去了。我也就习惯了,反正是消业。一次,我在从亚特兰大回芝加哥的路上,太太开车,我坐着没事,脑海里面不断回忆起许多景象,都是过去别的学员如何对我不理解,自己如何高姿态的事。越想自己越对,别人越错。的确,我在这些事情当中没有与人争辩,把它们当作提高心性的机会。可是转念又一想,老师不是让我们想内找自己的不对吗?为什么这些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呢?既然我是对的,为什么这些事情还隔三岔五地往出返,自己还有时愤愤不平呢?是不是有可能我真的有错呢?这样一来,我发现每件事上我都有不对的地方,心里好像都想通了。说来也真是神奇,从那以后,我的头居然不痛了。在矛盾当中,即使觉得自己百分之百正确,别人百分之百错误,也要在仔细想一想,是不是有可能自己有问题。最后我总会发现自己还有执著心,有的是很难察觉的但必须要去的。师父传出来的法轮大法每句话都是天机。“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如果真能做到,我们提高的速度一定是非常快的。

在弘法当中,虽然会花费很长时间,但我发现该得到的都能得到。人是最复杂的。工作中少不了心性磨擦。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当执著心放下时,我对法的理解、正悟到的法理与其他人一样的多。有时,当闯过一大心性关后,打坐时真感到身体已溶化在宇宙中,背负苍穹,俯瞰环宇。

我有时一感到修炼时间紧迫就在想:我得赶快修。可我转而扪心自问:我够圆满的标准吗?我还有那么多的执著没放下呀。更重要的是,世上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法,他们有很多人是有缘份的,是历尽千辛万苦来得法的。我们不是要修善吗?为什么我的私念会超过我的善念呢?如果这么大的法在世上传,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圆满,即使我在其中,那也没有什么可高兴的,可值得庆贺的。反过来,如果世上无数众生能走上修炼的路,能在将来圆满,这意义比起我个人圆满来要大得多。

记得我在九六年初第一次见到师父时,师父说(大意)他做的这件事情是空前绝后的。有一个西方学员问空前绝后是什么意思。师父说空前绝后就是过去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以后也再不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情了。我们诞生在宇宙变革的历史时期,又有人身,这是多少生命梦寐以求的。我们不能总是把自己和大法分开,只注重个人修炼,或极端地认为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的确,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但是,“不是偶然”与“师父安排”是两个概念。不能消极地等待什么,要积极地参与弘法、护法。我们是宇宙中的一份子。我们是法在这一层的具体体现。我们做的一切都将在对宇宙有深远的影响。大家听师父讲过(大意),如果我们有一个细胞修成了,整个身体都会被其带动,都是神的状态。设想一下,如果我们一个人修成圆满,整个一个小宇宙都会正过来。记得师父说过,在我没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人类根本就没有未来。现在有一亿人在修炼,你们就已经改变了历史。

一年来,我们经历了一场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二十多位伟大的修炼者为了宇宙的真理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一年来的事实说明了一切。任何力量都无法撼动法轮大法。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摆放着自己将来的位置。那些破坏法的势力,你们也该清醒了。为了你们的将来,少做一些造业的事情吧。

在修炼中,师父把我看管的很严。我的天目关得很紧。当过很大的关时,师父的法像也总是面无表情。可我在学法过程中发现法中什么都有。只要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就能少走很多弯路。只要心在法上,心里的出发点是为了大法,为了别人,就不会做错事情。有的学员提出:“只要心正,做事时不用考虑太多。不应该做的事一定做不成。应该做的事师父法身会帮忙的。不需要顾及常人的形式”我是这样想的:我们修的是主意识。我们一定要明明白白地修炼。其实我们如果能深入了解西方社会,根据不同地区的特点,利用各种方式,因地制宜地开展各种弘法活动,不就是心正的一种体现吗?

有的人看重梦或天目看到的东西。佛能点化人,可是魔也会托梦,也会干扰人的。不能把自己的修炼寄托在梦上或什么人的天目上。在这复杂的历史关头,我们应该更加清醒地提高自己,不受任何外来的因素干扰。老师在《转法轮》里说:“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个人在这宇宙中是渺小的。修得再好,也只能了解到他所能正悟到的境界。一个修炼人,即使圆满了,也不过是一粒小小的尘埃。只有为所有生命开创生存环境的大法才是根本。败坏的势力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它们也会起到破坏作用的。

最近有几个人说他们是佛了,又把香港的一个人说成是师父了。还有人乱解释法,甚至用师父法身的名义指东道西。这么荒谬的事情都出现了,离大法已经十万八千里了,可有的学员还在看他们的网页。脑袋里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有的学员讲出话来都不是自己了,全是别人乱七八糟的观念。只有大法才能使我们圆满啊,别的什么都不行。

我们北美学员任重而道远。弘法、护法、开辟修炼还境,是每个修炼人的义务。放下那些所谓高境界的认识,所谓心不动的状态,执著于什么都会形成障碍。况且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法的伟大、精深,和师父的慈悲是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完全领悟的。我们能在师父法正乾坤时助师世间行,这将是我们生命中最辉煌的时刻。告诉世人大法的真相,这就是国内、国外每个学员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也就是最重要的护法。而且做这些并不需要什么口才,学问或流利的英语。教教动作,给人一本书并没有什么难的。只要有这颗心,每一位学员都能在自己的周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师父历尽艰辛把这宇宙大法传给了我们。我们能做的往往是举手之劳,可以从自己的亲朋好友做起,最起码可以把简介放到中餐馆或健身房。看起来我们在做很平凡的事,可这平凡的一点一滴能汇成涓涓的溪流,而这溪流将汇成滚滚的洪流,成为人间、天上最灿烂的壮举!

我要感谢师尊把大法传给了我们。感谢我有这一机缘,能在正法洪传时助师,助法。在弘法中,并非是我们为大法做了什么,而是这宇宙大法在重新塑造着我们,把我们逐渐塑造成无私无我的,完全为了别人的人。

最后,让我用师父《洪吟》中的诗句与各位同修共勉: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2000年6月17日发表于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