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台寺弘法点滴

【明慧网2000年5月31日】

(一)

5月初正赶上北京戒台寺一带是庙会期间,游人也多,正是弘法和向世人证实大法的好机会,于是我们几个功友就相约来到了戒台寺。戒台寺的门外有不少小商贩,戒台寺里面开有饭馆,叫卖的小贩喊着:“开光护身符”等等,大雄宝殿两侧有杂耍艺人,响着锣鼓点,嘴里呼喊着,与雄伟庄严的殿宇很不协调,已不是出家人清修之所。10点半左右,我们到了选佛场,敬了几柱清香之后,开始用小单放机放“普度”的音乐,古老的寺院仿佛也在慢慢地苏醒,此时我们的心也一下子平静了下来,负责发资料的学员开始向周围的游人及工作人员送“法轮功----真实的故事”,另一些学员们从容地在各自挑选的地点展开了各式各样的横幅,选佛场的台阶上有学员举起画有浅蓝色法轮和写有“真、善、忍”的横幅,台阶两侧分别是写有“庆祝法轮功传法八周年”及“法轮功是正法”的横幅,台阶前的大香炉护栏上,有学员挂上了精心书写的黄底蓝字的“法正”和“博大”两篇经文,牡丹园前的那片空场的高墙下有学员记得吗?我们从前常在那片空场上集体炼功,也有学员悄悄挂上了黄底绿法轮,写有“法轮常转”的横幅,大雄宝殿前,有两个学员一边放音乐一边展开写有“法轮大法”的长幅,整个戒台寺从下至上,溶于祥和的大法音乐和灿烂的横幅之中,当然还有我们大法弟子们对正法的坚定。

大约持续了15分钟,戒台寺的管理人员叫来了市局的警力,横幅开始被没收,正在炼功的学员被从地上拖起,几乎是一个个被拖到后院的一间大屋里,然后大家就势坐在一起背《洪吟》,又过了一会儿,警力开始增多,并要求我们“跟着走”,我们也提出要求“还横幅才能走”,结果我被两个小警察强行抬起来往山下走,走到一半,我看到有游客驻足观望,就大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不应该取缔,我们是善良的,不要这样对待我们!”快到寺门时,我挣扎着站起来自己走,然后向两侧驻足的游客大声地背《论语》,这时也有许多学员将事先准备好的可以别在胸前的“法轮功是正法”的小横幅都戴上了,这样,许多游人目送着我们一行二十九人被带上警车。

这一次我由衷地感到向世人展示大法和学员共同精进的神圣。

(二)

我和一个功友站在大雄宝殿前展开“法轮大法”的横幅,“普度”的音乐一响,立刻心态平静祥和,我两眼微闭,偶尔看一看观望的游人,没有嘈杂的人声,只是乐声,那么肃穆祥和。大约过了五分钟,工作人员拽着横幅,拉着我们到了派出所院里,让我俩坐在墙根,那样祥和的“普度”音乐,他们却不听,强行抢过录音机,将磁带拽出来摔在地上毁掉,并将录音机没收(至今未归还),然后警察让我们蹲在墙角。我一想,我们没有违法,为什么要蹲,不动,警察就过来拽,索性我坐在地上盘腿打坐,一个警察穿着的人,对着我的腿又踢又踹,当时我心态很好,一开始看着好象踢在别人身上,后来索性两眼一闭,任其踢。后来我们和其他功友一起被送到永定派出所,一一被审问、搜身,我和另外6名功友未报姓名,因而被罚面对太阳一直站着,我们就开始炼功。开始一炼功就打我们,后见我们态度祥和,也就不打了。

有一位弟子被认出,我和其余5人被一一录象,一一编号,被押送到门头沟看守所。途中,忽见窗外一根光柱顶天立地,一开始还以为是栏杆反射的,我用手掩住栏杆,发现光柱依然在,车走光柱也走,不料被警察发现我的动作,以为我们在传递什么东西,遂拿盖帽照我脑袋狠敲了一下。我也未动气,到了看守所门前,警卫让我们一行6人冲墙手抱头蹲下,我们一律站直,警卫就拉枪栓喝喊威胁,大家巍然不动。后来带我们到预审处,讯问时,大家依旧未报姓名。我们6个未报姓名的被收容,另有16人被知姓名的以“利用邪教组织阻碍法律实施”罪刑拘。

当我们被送到监室后,发现另有十六人已被送到,十三位女性,三位男性,最大六十多岁,最小17岁。我们六人被分在两监室。让我们坐板时双手抱膝,我们炼功人不是犯人,我们就盘腿打坐。犯人说:“不许这样做。”无论她们怎样说,大家都不动心,很平静。以后她们也不再说了。后来我们睡觉时,犯人主动过来叫我们起来炼功。而另一监室一开始环境不太好,坐板不让盘腿,大家盘腿就被拉到地上,大家坚持盘腿,犯人就让她们飞着,她们不飞,号长就拿鞋底子打她们的手,大家依然面带微笑,手虽然疼得直哆嗦,依然结着印,平静地说:“如果我们炼功给你们带来麻烦,你们怎么解气怎么打吧。”后来号长扔下鞋子,抱着学员就哭:“你呀你,真傻,手哆嗦着还炼。”以后再炼功也就不管了。

因我们被非法收容,所以我们绝食绝水要求无条件释放。等到第四天,看守所来人要求我们吃饭,否则明天强制灌食。我们心里都没动,犯人也劝我们都别受罪,赶紧吃饭,另一监号全体犯人也是担心我们弟子受罪,全体跪下大约二十分钟,希望我们吃饭,看着她们善良的一面,我们很高兴,但并未为人情所动。

第六天下午,我们被两次强制灌食。当天我们被提审,预审要我们说出姓名,否则他们这身制服就得脱掉,上有老下有小。我们说:我们说出来我们管片儿派出所、街道、办事处都得受牵连。预审说:我们是同行,不会让他们受牵连的,我们不告诉当地派出所,让你们家里来接,不信,咱们拉勾上吊。还让学员用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让家人来接。结果等我们说出姓名,晚上9点却是各派出所来接。我和一个功友在派出所被扣押。零时被问口供,我们拒绝签字。13日早上,让我们填传唤票,另一功友不签,就被揪头发扭胳膊强行让签字按手印。我们一直被看押,也不给吃饭,我们只能接点自来水解渴。联防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很感兴趣。我们就讲我们的真实情况,他们很感动,但又很担心,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吃亏的是自己。但我们说:如果我们只为自己,躲在家里就行了,但太自私了,也不是堂堂正正。

13日下午3点,我们被强行连铐送到朝阳分局看守所,另几名随后也被送来。最后所有去戒台寺的大法弟子全被强以“利用邪教组织阻碍法律实施”罪刑事拘留,其中最大的六十多岁,最小的十七岁,但学员和看到我们的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学员没有错。(2000年5月3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