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媒体继续报道苏刚被迫害致死事件 【明慧网】

海外媒体继续报道苏刚被迫害致死事件

【明慧网2000年6月24日】

华盛顿邮报谴责中共继续残酷镇压法轮功

华盛顿邮报六月二十三日发表社论,谴责中共以强制送入精神病院治疗的方式继续镇压法轮功学员,并且呼吁世界各国民主政府和国际人权组织进一步揭发中共此一不人道作法。

这家极具影响力的报纸指出,去年四月大约一万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北京进行和平抗议吓倒了中共政权,两个月后中共将法轮功列为「邪教」查禁。从那时起,中共即对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旨在迫使他们扬弃信念的有系统骚扰行动。

社论中说,北京当局使用的方法包括监视、拘押、殴打和刑求。根据香港人权及民主信息中心的说法,已有大约二十二名法轮功信徒丧生。现在的指控是,中共统治者诉诸另一种镇压手段:将法轮功学员强制送入精神病院。

华盛顿邮报表示,已经崩溃的苏联率先滥用这种方法对付政治异议分子。根据文献纪录,中共在过去十年当中至少已有三个师法苏联的案例。但是三十二岁的电脑工程师苏刚由于拒绝扬弃法轮功而一再遭到公司安全部门拘押的故事尤其惊人。

在四月二十五日前往北京抗议法轮功遭到查禁之后,苏刚再度被捕。五月二十三日,他服务的国营石化公司批准授权警方将他拖进一家精神病院。

据苏刚的父亲表示,医生每天两次用不明的物质注入苏刚体内。在一个星期后出院时,苏刚已无法正常饮食或是活动手脚。原先健康的这个年轻人六月十日已由于心脏衰竭死亡。

邮报又说,此后法轮功学员公布了另外一百多人遭到类似待遇的经验。虽然没有任何其他人丧生,但是故事都大同小异:通常都是前往北京抗议或是被控如此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逮捕,并被告知必须摒弃他们的信仰。在监狱中渡过几天之后,他们又被送进精神病院几天。

社论指出,不幸的是,这些仍然简略的报导难以证实,也不像苏刚的故事有文件的记载——禁闭苏刚的精神病院的一位官员已向西方新闻界证实确有其事。进一步揭发中共对待其本身人民的方式似乎有此险恶转变的责任,现在落在国际人权组织——以及中国大陆以外民主政府的身上。


南华早报:注射杀死法轮功成员
星期一,2000年6月19日

山东省的一位被禁法轮功团体成员在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后死亡,被害者的父亲宣称。

被害人之父苏德安说,苏刚,32岁,淄博市齐鲁石化公司的一位电脑工程师5月23日被驻公司的片警送进长乐精神病院。5月23日至5月31日,他被扣押在精神病院里,直到他的叔父苏莲禧(当时也因练法轮功而被警察扣押)进行了绝食才被放出。他叔父自此也被释放。

苏父说,“直到5月29日我们才得知苏刚被送进精神病院。我们抗议后他才被释放。”苏父还说,苏回家时,变得缓慢,迟钝,虚弱不堪,而在入院前是健康的。

苏先生说,他儿子告诉他,医院里给他打针,“我儿子告诉我,医院给他每日注射两次,甚至出院那日也给他打了针。回家后他甚至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他产生了幻觉。”

其父说,随后,苏的身体状况持续下降。在他6月10日死亡之前,移动、说话困难,不能吃饭。

苏父说他没有联系医生,因为他想他儿子会恢复健康。“我当时想,症状是暂时的。被释放时,他们告诉我,我儿子没事。”

苏先生说,6月10日,医生确认他儿子死亡,但没有告知死因。他说,一月以来,他儿子被驻其公司片警拘押过三次。在拘留期间,他被允许到单位报到,但是不许回家。

4月25日,苏从警察拘押中逃脱出来,去北京天安门抗议政府取缔法轮功。一年前,法轮功万人在北京请愿,要求政府承认法轮功——这个佛家哲学与气功深呼吸练习的结合体。

他父亲认为,这次逃脱以及天安门示威是促使警察将其子送入精神病院的原因。苏刚死后,其父及叔父到齐鲁石化公司去抗议,并且被短暂拘留。苏先生说,“我们去的目的就是想告诉那里的人们,他们不应该再做这种害人的事情。现在我们无能为力,没有办法追究任何造成我儿子死亡的人的责任。”

根据香港民运与人权信息中心的消息,自去年7月以来,至少22位法轮功成员死于警察的拘押中。


人权组织就镇压中死亡人数的上升发出警告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星期四,2000年6月22日

一个人权组织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精神团体所导致的越来越多的死亡人数发出了警告。周末发生的又一个拘押死亡事件使已知死亡人数上升到22人。香港人权中心说,苏刚月初的死亡是一个精神病院对他用药的结果。他们宣称,身体健康的苏刚曾被强制连续七天注射不明药物,而且每日注射两次,回家后刚过一周就去世了。与处理其他数十个案件一样,中国公安部门隐藏了很多有关苏刚事件的消息,却公开报导说,政府已消灭了他们所认为的“邪教”组织。反对政府镇压者则再次呼吁国际社会的帮助以阻止更多死亡事件的发生。

(2000年6月23日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