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首挺胸 含笑忍辱

【明慧网2000年6月27日】 我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多年的老学员,我看到大法仍被乌云遮天,就想尽我一份力量去证实大法,大法仍在受难也意味着我们还没修好,为了让大法展现在人间,于是我就在4月25日走进了天安门,那天的景象也真是不同以往。也许是天意吧,当我把法轮大法的横幅向世人展开时,感觉自己顶天立地,横幅在广场上飘扬了20多分钟,于是我就喜悦地完成了愿望。

三天后我就被押回了老家看守所,在遇到的心性考验中,有些小故事想讲给大家,有一天中午让犯人去游街,其中有我,说是被提审,当我走出门口时,眼前的景象把我吓一跳,满院子都是被警察按在地上进行五花大绑的犯人,胸前还挂着一个白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姓名和罪名,我也被如此。当时我发出的是正念,心想:怕什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对提高心性有好处,这使我想起了当年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今天我能为法付出是我的荣幸。

游街时,我在想,法轮功没有罪,我不能象罪人那样的表现,我看到犯人都一个个的低着头。而我是走出来证实大法的,于是我就仰起头,挺起胸,露着笑容面对群众,面对摄影的警察,意思是告诉他法轮功没有罪。

过后我听到看守所的犯人和警察都在议论我的神态,有部分警察和我探讨起法轮功,大法在我身上的体现使他们都感到敬佩。在我们女监室里的犯人,她们行为很不好,有个别管教指责她们说:你们跟炼法轮功的(某某)学一学。

大法没有罪,警察押我去看守所时,我说:我不去看守所,大法没有罪,是中央的错误决定,才使我们去上访。警察说:我们在执行命令。我心里想:对我们修炼来讲,那就对了,这种环境才是修炼。警察看我不认罪,就说:你可以请律师。我说:通知我家人,我要请律师。最后家里人找来的律师是我家的亲戚,他站在常人角度上说是挽救我,帮助警方来劝我。他对我说:你向他们写保证不练了,然后我保你不判刑。我说:这不可能。谈话五、六分钟过去了,他发现自己的目的达不到,最后说句:是否需要我再来。我说:不需要。他感到很没面子地走了出去,旁听的警察对我的态度感到很惊讶,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力量。

还有一次亲情的考验,我的父亲见我,说我母亲由原来的精神病于此更加严重。我听了心里感到一痛,又一想:得法已在先。只要能为法付出,劳教我也认了。我对父亲说:我的所做没有错,你回去给母亲看病就是了。最后的结果是,我被判三年劳教没有批,被关押一个月后无条件释放了。

就是这样,将大法再次展现在人间,了却了我的愿望。

大陆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