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 【明慧网】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

【明慧网2000年6月4日】

我在5月29日8时左右因在天安门广场拉开“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公安人员问我姓名、地址,我告诉他我不想说。

很快我被一个公安人员叫到一个小房间,他吓唬一阵看没效,就开始动手打人,先是用手掌拍打头顶,然后把我头撞到墙上,说我没有功能把墙撞碎,就按着头往桌子上撞,我一看真把桌板撞出一个坑来。过了一阵,看我不说就把我捉起来,他的脚一扫我,把我摔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警察摔累了,休息一会儿又开始踢,警察就象失去理智一样在喊着:“看你行还是我行,我天天打你就不信你不说。”最后他拿出一根针来刺我,一刺真流出许多血来,把他吓一跳,赶紧叫我把血按住,去洗干净,然后送我到一个临时监仓。监仓里关押了六、七名大法弟子,都是因为没说名字留在那里,那天有大约四五十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和炼功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大部分都说出名字给当地驻京办领走了。这时公安还在不停地提审,提审的办法就是用拳打脚踢、棍子打、手铐等各种残酷手段让你说出名字来。

提审的房间就在我们监仓的对面,我们看打得太狠了,就大声地喊不许打人,公安害怕了,赶紧过来解释一番,说没打,但不一会就把领头喊的学员叫出去。她回来的时候,我们看到她满身湿透,问她怎么回事,她说给打出鼻血来,流得衣服、裤子、袜子和地上都是,公安人员就叫她洗干净让她回来了。

第二天,公安又开始提审学员,这次打得更狠,棍子打得“叭叭”声,拳头打上的声音,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不绝于耳。有的学员给反铐着打,铐得昏过去,就把手铐松开一会,又开始铐,持续3-5个小时,有几个学员实在受不了,就说出了名字。到晚上,不说的只剩8名学员,这时有一名好心的保安问我们要不要喝水、吃东西,我们这才想起来,我们被关了超过24小时了,他们还没让我们吃过一点东西、喝过一滴水。

到晚上9点多,公安认为我是广东的,就让广东省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把我领走,叫我把钱交出来,为我买了一张去成都的车票,把我送到火车站,我知道我终于又自由了,经过一天的折磨,这才感到整个人从头到脚到处是给打过的疼痛。

大陆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