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共同精进(译文)

【明慧网2000年6月5日】 我叫殴丽佳,是俄罗斯莫斯科法轮大法学员。从我全心开始得法修炼已五个多月了。回首往事,我真不敢相信过去我生活中所经历的一切。我从心里感激大慈大悲的师父对一切生命的洪大的关怀!

还是童年时,我闭上眼常常想:“我是谁?从那儿来?我的这些感觉和想法是怎么产生的?我曾在何处?又何时有了我?”我茫然的注视着深层的我,但得不到任何回答。我也曾问过我的父母,但得到的回答是:“够了!你不要再让我为你头痛了。”

我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这些是无法用人的语言描述的。我喜欢观看星空。着迷的听大人讲关于宇宙的故事,我总感到无限的愁惘,好象我丢失和损失了很珍贵的什么。

从童年我就寻觅人生的意义,在这个人世间我经常感到我是个局外人。在中学和大学我没能找到与同学的共同语言,他们不理解我,取笑我,我曾感到弧独。逐渐我学会了适应环境和迎合人们的喜好,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如何躲过冲突和不愉快的事---,我越来越陷入常人的这种游戏之中。

23岁左右我开始寻找能使我得度的正法师父。那时在我国出现了五花八门的书,什么瑜伽,巫术之类,我也曾看这些东西,也到各类气功班上听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沮丧和失望越来越强烈。

曾一度我认为在这人间没有什么真理,生活已无意义。我心灵深处非常痛苦,人生真谛何在?人究竟是什么?我感到自己和周围的一切是那么肮脏,我强烈的想净化自己,但却找不到出路。

后来,我又开始寻找自己人生的位置,首先从工作开始,我努力去创造和表现自我。我现在有两个大学专业,还结业于多种学业,现在有一份比较不错的工作,在一个政府部门当秘书。可是这一切并没有使我生活愉快起来。我曾想为人们做善事,好事,想经常看到人们的笑脸。可我看到的是人们内心的不协调,不洁净和不文明。-----这一切都曾使我苦恼和失望过。

现在我庆幸的是,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法轮大法”使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只是外表的,而是内在的变化。修炼使我的生活变得这样的充实和有意义,我不再感到弧独和不幸。尽管我没有亲眼见过恩师,但我始终感到恩师的存在对我是那样的真切,就象恩师时刻在我们身边。当我第一次在录像中看到恩师讲法时,就深深感到有一种内在的缘份,觉得在什么什么时候我曾见过师父。在这人世间恩师对我来说是那样的亲切和珍贵。这一切是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的。

我已经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恩师已经给了我许多许多。“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今后全靠自己如何去修炼了!我坚信这宇宙大法,恩师的每句话都是真理。我经常找到我的许多的不足和内心深处不好的东西。有时我也想,带着这些不好的思想,执著和欲望,我能修圆满吗?虽然这些不好的东西越修会越少,但有的是顽固的,我只有不疲倦的精进实修,毫不动摇的修掉那些不好的东西,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磨炼自己,逐渐地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断的同化大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我现在能严格要求自己,争分夺秒的学法,炼功。每天我对大法的坚信都在增强。但是,我的父母还不能理解我,我的任何努力都很难改变他们的观念,我知道这是我的一大关。我想到师父的教导,时刻按一个修炼的人要求自己,父母只给了我肉身,可我真正的父母正等待着我返回去。修大法的心永不动摇!在家里,我始终用一颗慈悲、善良的心对待他们。

我得法了,知道法的珍贵。我努力去弘法,希望更多的人也能得法。我和同修们利用一切业余时间跑书店和各种销售网络。现在这里已有十几家书店和一个较大的向全俄罗斯的销售网络在传播法轮大法书籍。我们炼功点虽然经常去炼功的人才有20多人,每周有2-3次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但这是一片净土。大家一走进这个学法、炼功场地就感到一种非常详和的气氛。

我真正感到,修炼的路才是人生之路。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恩师的感激,我只有不断的精进实修,排除一切干扰,闯过磨难关。按恩师为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坚修到底,直到功成圆满。

愿与同修们共同精进!

莫斯科法轮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