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突破个人修炼的思想框框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六月七日】 在网上看了多少大陆学员遭受残酷迫害的材料已经记不清了。从赵金华之死到陈子秀之死,十余位大法弟子的身影就这样被从人间抹去了,他们凭对法轮大法顽强的正信,用鲜血和生命写下了坚修大法矢志不渝的辉煌历史,这样可歌可泣事迹的另一面是,他们被生生地剥夺了走完师父为他们安排的那条最好的修炼之路的权利。这不是大法的损失吗?还有多少同修在遭受酷刑折磨?还有多少同修在面对暴虐者的淫威?毫无节制的疯狂迫害,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逼迫大法修炼者放弃修炼并且做出反对大法的罪恶之事,以使屈服者难以回头重修。酷刑的程度不在于学员个人有多少业力和多大的承受能力,酷刑的程度取决于施暴者的兴致和被害者是否真正屈服。“恶者生存”--如此黑暗和邪恶,早已超出了正常的相生相克的理,这是相生相克幌子下泛滥的邪变,是宇宙中一切不正的东西对“真善忍”大法的疯狂排斥和抵抗!

读着同修们为法遭受迫害的经历,我想起儿时读过的一首诗,那是一位慷慨赴死的革命者留下的: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喊着--
爬出来啊!给尔自由!”

这不是也在说着今天的事吗?那位革命者还说了些什么已经从我的记忆中淡忘了,可下面这句还在回荡:

“我渴望自由,
但我也深知道--
人的躯体怎能从狗的洞子里爬出?!”

是啊,正法修炼者怎么能向宇宙中不正的势力屈服呢?邪恶者看清了这一点,企图通过不择手段地从肉体上制服学员来达到破坏传法度人、阻挡整个宇宙正法进程的目的,而师父的传法度人是和正法同时进行的,关系到宇宙未来的安排。所以这难不来自学员个人的业力(虽然学员所受的难中有学员自身业力的成分),这难不针对学员个人而来(虽然这里有学员个人的因缘关系),更不是我们整体修炼中有需要纠正的问题(虽然我们整体修炼中有一些需要被纠正的问题),而是宇宙中的旧势力和邪魔对正法的破坏。从去年“4.25”至今,形势表现出越来越严峻。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在这样针锋相对的正邪斗争中,作为一名正法修炼者,我应该如何顺应历史的发展、助师世间行呢?

去年“4.25”以来,随着镇压的升级,邪魔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猖狂。学法和思考一直在进行,虽然肉身人脑,想做任何一点小事也颇费手足的劳动,但我一直在尽力护法,虽然一时说不清道理,但心中总觉得这是修炼人的本份。在无法料想的复杂事态面前,也会想自己的修炼提高,但更多的是想作为一个修炼人自己还能为大法多做什么。也许有人认为这种心态太有为,可这种思路帮助我在几次大是大非面前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尽心护法中,师父常常给我各种点化和考验,使我逐渐更好地理解了“真善忍”法理、宇宙正法和大法修炼的真正内涵。这是思路局限在个人修炼中时所无法发生的效果。

在近一年的护法实践中,眼光和心胸在护法中也自然而然地开阔起来了,以前很难割舍的执著不知不觉放下了,一种想法越来越清晰:法正乾坤是个特殊的历史时刻,积极参与正法进程、护法助师才是根本,这是超越个人修炼的,这很可能就是当初我们选择这个时候得法的真正原因。而在本着强大正念护法助师的过程中,必然会越来越无私无畏(无我),个人修炼自然也就包涵在其中了。顺便一提,人称世间生命最可贵,可对正法修炼者来说,死亡仅仅意味着丢掉肉身,结束在人类这个空间的苦难经历,走入真正美好、诚善的新世界,那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啊!即便在未完成整个修炼过程时为正法献身,结果也将是在谜的世界中轮回造业直至业大毁灭所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谈何畏惧?死亡的恐怖只是无边宇宙中一粒小小尘埃中的一粒小小尘埃中一个控制谜中之人的虚幻罢了。超越了这个虚幻,人世间还有什么难舍难离?

谈到护法,弘法又何尝不是护法?无论采取什么形式,结果让周围人认识到大法好,让世界知道了大法的真实故事,让有缘人闻法、得法,上访,让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部分支持和帮助大法学员争取天赋人权,用科学和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同修之间互相鼓励、互相启发、坚持修炼、共闯逆境,等等,那不也就是护法和顺应正法天象之举了吗?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和护法的正念,手捧一颗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大法负责的赤诚之心,师父能不安排这样的弟子提高吗?

有人说《转法轮》里没有讲过上访,没有讲过办因特网,没有这个没有那个。对此,我的想法很简单:在当前这样的形势下,法正乾坤是第一位的,虽然正法之事是师父在做,但作为弟子应该尽力去配合,不拘形式。坚持修炼是配合,上访是配合,办因特网传播大法正面信息是配合,走访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机构等等都是配合,只要心中装的是大法而不是带着强烈的个人观点认识,不是下意识地掂量着个人得失,都会在这个伟大的历史关头起到人间护法神的神圣作用。

有人说很多弟子写了保证书后其实在家学法炼功从未间断,也是好事。对此我曾经有过迷惑,以为这是保护修炼者的权宜之计。但护法中我渐渐明白了,在正法进程中这样对待神圣的大法是罪过:很多人都做了书面保证(虽然绝非本意)并韬晦待时,才使得邪魔得以在舆论上宣告自己的“胜利”,得以更集中精力地对付以各种方式走出来护法的大法精英。这不是无形中站到那边去了吗?当然,修炼中的人在异常复杂的情况下也会犯错误,而且很多犯了这种错误的同修已经回到积极护法的群体中在加倍付出,成为护法的有生力量。这是后话。

曾几何时,千百万大法弟子挽臂同声高呼:“不许打人!”“打人犯法!”在那样的正义之师面前,邪恶失去了控制,打人者从内心深处感到发抖。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成为大法在人间的一块坚固砖石,几千万、近亿个弟子就是能托起大法在人间丰碑的坚固基础。风吹不动,雨打不摇,任凭电闪雷霹,我心岿然不动。那云能聚多久?那夜能拖多长?万众一心,不拘泥于形式,大法在人间的丰碑将使胆敢来拼撞的邪魔头破血流、闻风丧胆!

护法之心维护的是给予我生命、又在广博无垠的宇宙中把我这个微不足道的生命从人世的执迷中解救出来的宇宙大法,是创造了宇宙和宇宙中所有物质及生命、万古以来连神都不允许知道的“真、善、忍”根本大法。能为护法出力是我生命的造化,我不护法谁护法?!

美国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