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向广大人民说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新年、过年、人大会、在军博的破坏大法的展览、联合国人权会,在不同的时机,一批批的大法弟子前仆后继地走出去维护大法。我也想,只要法还没有正过来,我们就决不能坐等,再有时机我也还要走出去。可是自上次上访回来后,我总觉得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再走出去,我发现我一回到常人的生活中,一稳定下来,竟产生了执著,想保全这种状态,而麻木于魔对大法的破坏了。可是魔对大法的破坏却越来疯狂了,一个又一个的弟子被活活折磨死,又一轮的媒体的恶毒造谣诽谤,越来越卑鄙的谋杀并诬陷弟子自杀,对师父的行刺也在策划……。同时一批批走出去的弟子他们一心为法、舍尽生死的境界鼓舞着我。每一个新的弟子被折磨死的报道,都考验着每一个大法弟子。有的弟子怕自己承受不住,走不出去。我想如果我们都在确认能保全自己的情况下,去付出,那是不是基点还是先是自我,还是没有放下生死?有一天我产生一个想法,如果我被折磨死的话,就会惊醒更多的弟子和世人。如果需要,我可以付出我的生命。

四二五到来的时候,一些弟子决定到天安门广场向世人展示大法,我也决定加入他们。那几天里在我们制作横幅、交流感想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弟子也做出了决定,加入献身正法的行列中。我感到今年四二五和去年大不同,今年政府是完全有准备的,他们迈出这一步真的在面临生死的考验,大批弟子为正法献身的心成熟了。

四二五那天,广场上游人不多,几乎全是便衣。他们着装虽然款式不一,但都是清一色的深蓝色。我们一进广场全被注视着,有的弟子横幅刚拿出来还没展开就被抓了。能展开的也保持不了几秒钟。在我等待时机的时候,和我同来的弟子已经纷纷被抓了。我不甘心就这样白白地被抓,我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大法。于是我坐车离开广场,来到一座立交桥,在上层桥的侧栏我展开了大法的横幅,横幅被风吹得紧贴在桥栏上,桥下迎面开来的汽车都能看到。过了一阵儿,桥下一辆警车迎面开来,他到上层桥还得绕个大弯,我有充足的时间收起横幅,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我稍休整了一下后,又坐车奔赴天安门广场。但坐车路上我改了主意,我在一个大路边的人行道上又展开了横幅,路上骑自行车的人和坐公共汽车的人都能看到。一个人停下来惊异地问我:“法轮功是正法?”,我郑重地对他点了点头。渐渐地一圈人围了上来,我跟他们说了说我炼功后的身体的巨大改善和心性的提高。又有人问我:“可是电视上报的练死很多人?”我说那些完全都是捏造的,有的有精神病,有的本来就有绝症,与法轮功没有必然联系。谈完后我就坐车离开了。

《西游记》里唐僧师徒过一座山时,看到满山遍野的魔,都想绕道而行;可大法弟子面对满广场的便衣,为了向世人展示大法,哪怕只一刻,也毫不畏惧;面对信访局外面满街的便衣警察,明知要被拘留、劳教仍坦然而行。大法弟子真的很了不起!

但另方面,当我能够放下生死的时候,当我看到成群的蓝衣人一次一次地将我的同修们推上警车的时候,我考虑的不再是走不走出去的问题,我发现我还需要冷静下来想一想怎样才能更有效、更有力地助师正法。

这一年里,数百万大法弟子以赤诚的心,不顾拘留、劳教,进京上访,可是至今政府没有人听,没有人跟我们谈。我们以宪法给予公民的权利在广场和平炼功,向世人展示真善忍大法,可遭到的是残酷的殴打和非法的监禁。我们给政府充分的时间来了解我们,如果这样能使他们认识正法,摆好自己在未来的位置,我们可以继续做下去。可是目前广大的群众却都不知道真相,还没有一个公平地摆放自己在将来宇宙中的位置的机会。在国外,随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不断曝光,西方社会的媒体对大法的报道越来越接近真相,越来越深入,但国内却恰恰相反。虽然前些年大法在国内的弘传,打下了一定基础,可是人的思想是很弱的,在强大的宣传机器和恶毒捏造的事实灌输下,使人们对大法的认识完全偏离了真相。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向政府反映情况,现在我们可以向身边和社会上广大的群众说明事实真相。

当人民知道大法创造的无数医学奇迹的时候还会相信那“死1400人”的谣言吗?
当人们真正读一读《转法轮》的时候,谁还能说大法是邪教呢?
当人民知道无辜的大法修炼者是怎样被殴打致死甚至被活着火化灭迹时还会不知道谁正谁邪吗?
当人民知道大法的弘传每年为国家节省了以千亿元计的医药费,而邪恶的领导者却动用巨额的钱财来镇压最安分守己的百姓和做肮脏的国际政治交易来掩盖自己迫害人权的行径时,还会不知道怎么才叫亡党亡国吗?

现在大法弟子的耿耿忠心成了邪魔破坏大法的便利条件,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利用灵活的时间地点来向广大的群众展示大法的真相呢?如果一百多弟子,分布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向人们弘法,那会有多少人因此而闻法呢?如果一百万上访的弟子每人向十个北京市民说明真相,全北京的人就会都知道真相。如果有一千万弟子每人告诉十个人真相,全国人民就都知道真相。那时,谁还会去愿意给邪魔充当工具干那丧天良、无人性而为自己招致业力的勾当呢?我听说,有几个弟子在军事博物馆举行污蔑大法的展览时,他们就在馆外把澄清事实的材料发给参观展览的群众。这难道不是圆融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当正法进入人间的时候,天象的变化取决于人心的变化。我们不想要谁的权力,我们也决不会发展成为政治势力,但是我们要给人们一个公平的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政治,我们只想真正地做一回好人。

在国外,为了让各国人民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几乎每个弟子每天都在超负荷地工作着。在狱中,不知有多少坚定的弟子每天都在生死的边缘辗转。如果没有他们的承担,我们连今天在家炼功的环境也不会有。

国内的广大同修们,让我们从自己的心中和各种观念中走出来吧!
让我们把大法的纯正无私、万载难求的真相告诉人们,
让我们把师父两袖清风、苦度众生的事实告诉人们,
让我们把大法净化身心、返老还童的传奇告诉人们,
让我们把几百万大法弟子忍饥挨饿,流落街头,精忠为国,冒死上访的事迹告诉人们,
让我们把狱中弟子受饥寒大善大忍、历酷刑无怨无恨的故事告诉人们。
让我们把赵金华、陈子秀、张正刚坚持真理,宁死不屈的伟绩告诉人们。

什么是“邪”?如果这样的行为是“邪”还有没有“正”?
让人民来判断什么是正邪,让历史来鉴定什么是邪正!

大陆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