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1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7月1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7月11日】 【四川】法轮功学员庄铿、陈拓宇、余玉芳分别被判刑三年至四年

2000年7月5日上午8:30在四川广汉市人民法院对庄铿、陈拓宇、余玉芳三位法轮功学员开庭审判。案由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法庭公诉人提供的所谓证据是几个警察把有关三人在学员家中谈修炼体会的来龙去脉的口头问讯记录(有些还不符合事实)作为判决的依据。而辩护人提供的人证则用车拉到派出所,以免辩护方的证人出庭作证;三位功友对事实定性不符(他们三人都是99年10月21日在学员家中被捕的)的辩护法庭也根本不接受。法律已经完全丧失了尊严。最后他们判庄铿四年,陈拓宇三年零六个月,余玉芳三年。

另外,所谓的公开审判也是骗局,整个法庭只有十多人旁听,法庭外有一、二百大法弟子,却没人能进去。法庭铁门紧闭,门外站了十名武警,便衣很多,他们偷偷摄像,但前去旁听的学员们无人退缩。


【北京】中国科学院研究员李宝庆再次失踪
李宝庆是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也是有名的水利专家,他的老伴刘静航也是中科院副研究员。只因他们坚修法轮大法不愿写“保证书”,先是被党内除名,而后是被抓坐牢。

今年1月13日北京海淀区警察夜闯民宅,没有任何手续就到李家抄家并带走了刘静航,至今已快半年而家人不知其下落。李宝庆因为没有带家钥匙,追去要钥匙,也被海淀公安分局抓去坐了35天的牢。被放出后他一直忙于对博士生的指导,而6月25日前后,李宝庆再次在家失踪,至今也下落不明。

堂堂国家首都的权力机关,对一位有名望的专家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可想而知了。


【武汉】丧尽天良的板子刑罚
中国大陆疯狂镇压法轮大法修炼者时,各种酷刑都使用上了。武汉市公安局独创了板子刑具更是令人生畏(据说板子刑是专门用于死刑犯的)。所谓板子刑就是将人的衣裤脱光,一丝不挂。类似耶稣被钉在十字架的模式,将人的手、脚等锁定在木板上,屁股对着木板中心的孔洞,以便排泄屎尿。

大法修炼者田沙沙、女、26岁。99年11月去京上访反映真实情况而被抓,行拘15天后关押在汉口派出所。去年12月因仍不愿放弃信仰在派出所坚持炼功,被市检查团发现,为此未经过任何法定程序,仅由武汉市委与管政法委领导的口头指令,将田沙沙从派出所提出送市女子看守所。处以板子刑30多天,其时正值数九寒天、仅在身上盖上3斤左右一床的棉薄被,难以御寒、仅起到遮盖女人的私处的作用。为了保密,严禁家属亲人看望。其间来月经,看守人员则用冷水给她冲洗,因不洁净,几天以后就有怪味、时间愈长怪味愈浓,看守都害怕执行任务,多次向所长提出停止受刑,然后田沙沙才得以解除板子刑。

在受板子刑期间,田沙沙面对邪恶和暴虐的惩罚,始终以修炼人大善大忍的胸怀,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非人折磨,矢志不移的修炼大法返本归真。事后她对看望她的妈妈说,30多天的板子刑使她更证悟了大法的伟大。

田沙沙在今年三月被转送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现仍在受禁闭、吊烤等处罚,一直被四名犯人24小时监视并单独关押至今。据说在何湾劳教所仍关押着30多位大法弟子。


【四川】四川彭州、广汉、青白江消息

彭州市:

当地政府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知法犯法,私设公堂,无视国家法律法令,滥用职权,非法拘禁。一些官员公然宣称中央和省上有精神,对法轮功的人要怎么整我们自己说了就算,说弄死一个大不了少几百块钱的工资,(但又可以从其他方面补回来)。由于当地政府目无法纪,出现了公安伙同当地地痞流氓对大法学员肆意的打、砸、抢、抄、抓、关、罚。在这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金额的罚款(其中包括已经不修炼的),多的达二万余元,少的也不下千元。没有钱的被强迫写欠条分期付清。其中仅一个乡就获罚款几十万元。他们都说是上级罚乡的款,要上缴。但据乡内部人员透露:他们把这笔钱全部用来看灯会、逛花会、泡夜总会、发奖金挥霍了。最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进行严厉拷打,绝大部分乡干部参与了殴打大法学员,并且规定打人的每人可获得50——200元的奖金。如一学员晚上被关在一间房子里,他们二十五个人一齐进来,关灯后拳打脚踢,打得这学员脸如面盆,最后还给她戴上脚镣手铐。还有一个学员只因没钱交2000元的“押送费”,当时就被打得休克,很久不省人事,后由家属送到医院抢救才醒过来。他们对所谓顽固分子进行关押、劳教,有的学员被非法拘禁在乡政府内长达50多天。更卑劣的是,为了敛财,他们故意放一份资料在学员家里硬说是抄出来的,栽赃陷害,并强行罚款1000元。

广汉市广兴镇派出所:

四川广汉市广兴镇派出所从6.28——6.29连续从家中抓走学员。30日上午8时左右,几十名功友在公共场所交流被抓,并遭到殴打,连80多岁的老人也没有幸免。被抓的功友受到非人的折磨:

1.烈日曝晒:没有被打的学员,从早上晒到晚上,中间不准喝水、吃饭、上厕所。一位60多岁的功友晕倒后,醒了接着晒。一位女功友正在月经期间,不准用纸、卫生巾,外面一位功友不忍心送去卫生巾,结果也被抓。到30日下午,有四位功友被拘留。

2.溺水:30日下午,几位功友被警察带到厕所的水池边,头被按在水里,有的昏死过去,醒来后,又被按到水里。

3.殴打:男功友被脱得一丝不挂,女功友也只穿内裤,用竹棍抽打。从6.30——7.1,他们用尽各种手段,随心所欲。并扬言是市上的指示,打死几个没关系,送到火葬场烧了了事。这期间派出所、乡政府大门紧闭,人人进出都要登记。

4.喂蚊子:晚上将所有学员不分年龄大小,都把双手分开,用手铐一个连一个铐起来在外面站着,男功友只准穿背心、内裤。

5.摧毁式地将学员家里能拿的都拿走,如现金、电器等,不能拿走的就全部砸烂。

6.罚款:要出派出所就要交钱,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全随他们高兴。

由于学员们现处境非常艰难,为了不再加大他们的难,我们略去功友姓名。

四川省广汉市广兴镇派出所电话:(+86838)5580334

青白江大湾派出所:

6月29日上午10时左右四川化工总厂有四位大法弟子要去北京上访,刚到火车站就被厂里派人拦住,下午被送到青白江大湾派出所,晚上被送进青白江区看守所,到目前为止,她们在绝食绝水,用生命护法,并抗议公安人员对待法轮大法弟子的违法行为,他们的行为违反了《宪法》第41条的规定,而这四名女功友只是行使《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而作为执法人员的警察有什么权利凌驾于《宪法》之上呢?!


扬子晚报:西南西北中原入夏天灾频繁
2000年07月10日
本报讯近日,西南、西北及中原地区遭受了罕见的暴雨和冰雹袭击,造成了不少人员伤亡,各地损失巨大。

从今年6月以来,四川省14个市、地、州的75个县(市、区)遭受暴雨、冰雹及山地灾害,尤以泸州、凉山、达州、巴中灾情严重,因灾死亡111人,失踪5人。

据统计,全省受灾乡镇1205个,受灾人口556万多人,直接经济损失9.65亿元人民币,其中农业损失7.75亿元。

重庆市近日遭受持续多日的强度降雨袭击,已使重庆31人死亡,3人失踪,近20万亩农作物绝收,3000多头大牲畜死亡。重庆市已有16个区县遭到特大暴雨袭击,受灾人口460万,成灾人口接近300万,直接经济损失数亿元。暴雨造成万州区、黔江区、城口县、云阳县等区县山洪暴发,滑坡、崩岩、泥石流等灾害频繁发生。目前这一地区降雨仍在持续,灾情继续发展,损失估计还将扩大。

连日来的强降雨天气彻底化解了陕西省持续数月的干旱,但又使陕西省十多个县市遭受暴雨之灾,死亡35人,直接经济损失逾亿元。

连日来,暴雨也袭击了河南省。7月7日新密市已有30个村庄成为重灾区,8个村庄灾情尤为严重,截至目前为止,已有7人死亡,3人仍旧下落不明,15人不同程度受伤。由于连遭暴雨袭击,致使河南原阳县城积满了水,迫使县城内的11个加油站除1个尚能正常营业外,其余均已被泡在水中停业,泄漏出的油与水混在一起,导致7月7日、8日两天加油站发生一起爆炸和一起着火事故。

从8日到9日,台湾受到台风“启德”的袭击,大部分铁路及多个航班中断;一些海岸出现海水倒灌现象,多处出现泥石流险情;一些县市一度停电。在台东县绿岛及兰屿两地,有近300名旅客受困。“启德”目前处于台湾台东附近海面,距上海仅900公里。


中央社:四川达州、巴中再受特大暴雨袭击
(中央社台北十日电)曾屡受暴雨灾害的四川省达州市和巴中地区,七月以来,再次受到持续多日的特大暴雨袭击,已造成十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近九千万元。

新华社发自成都的报导说,自七月一日以来,两地、市连续四天普降暴雨,总降雨量达一百一十四点五公分,其中达州市开江县降雨总量高达两百一十三公分,暴雨造成了平地涨水、山洪暴发和大面积的山地灾害。

据初步统计,这次降雨使三百九十八个乡镇、一百二十七万多人受灾,因灾导致十人死亡,六十八人受伤,房屋损坏两万两千八百多间。粮食因灾损失近五千万公斤。基础设施损毁严重,仅达州市公路因灾垮塌方六十五万立方公尺,路面冲毁一百五十公里,江河堤防损坏二十二公里。

此外,当地通讯、广播、输电线路也损失严重,多个乡镇供电、通讯已经中断。


辽宁日报:煤矿一日两起爆炸十二矿工死亡
据辽宁日报7月10日报道,7月9日清晨4时许,辽宁丹东凤城赛马镇一个体煤矿发生爆炸,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下午,阜新清河门煤矿又发生爆炸,造成8名矿工全部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