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2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7月2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7月2日】 苏刚冤死 亲人蒙难

《关于烯烃厂公安非法背着亲属把好人苏刚强行送进精神病院一事致齐鲁石化领导的公开信》发表后,苏刚的父亲苏德安、叔父苏莲禧再次蒙难。

六月十四日上午苏刚的父亲和叔父准备将公开信送给公司领导,发现有人盯梢,在公司大门口遭警察阻拦,不让进公司院内,后又有数十人前来阻挡。苏刚叔父说明:跟公司书记约好的,你们为什么阻拦?忍无可忍,一头撞在墙上,当即昏倒在地。这些人把苏刚的叔父和父亲往出租车上押没得逞,又送到客货两用车上送往雪宫派出所,不接收,后又送往康平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苏刚的父亲又成了齐都公安局、齐鲁石化公安处赵某等人的审讯对象,苏刚的叔父在派出所的地上躺了一天,晚间由其妻和侄女领回家。

目前,苏刚叔父的住处有公安人员日夜监视。苏刚的亲人无法将苏刚致死一事向有关方面反映。

各界朋友,善良的人们,苏刚无罪,家人冤枉啊。人命关天,为伸张正义,为维护国家宪法、法律和人权的尊严,请帮助惩办有关违法人员和依法追究杀人凶手的刑事责任,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苏刚一事知情者
2000年6月20日


【北京】天安门广场警察打人 游人不平

七月一日上午天安门广场上人头攒动。9:08点,七八个30岁左右的年轻弟子打出了三条醒目的横幅: “珍惜吧!佛法就在你们面前。”、“法轮常转”、“真善忍”,面向纪念碑前照相的人群,由西向东一字排开,过了一会儿,“法轮常转”一幅还转了180,转而面向天安门。看得出横幅上的字是精心制作出来的,而且每条上字的颜色不同。约1分钟后,几个警察和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向他们冲过来,连踢带打,把横幅抢过去。旁边有一位中年男子喊道:“不许打人”。此时一辆警车也赶到,把他们推上了车。

紧接着,与这里不远的彩旗旗杆下面,又出现了七八个年轻学员抱轮炼功,他们怎么打也不把手放下,那辆警车又驶向他们。有两个男学员直到上车时还举着手,到了车上还在挨打。另外,又有两位象是农村来的女学员,也一人掏出一块印有字的小横幅,举起来,保卫人员顾不过来,被一个年龄较大的便衣拽着,后来也被人弄上了车。

警车开动,一位男学员向车窗外喊:“法轮大法好!”

目击此情此景,一位中年妇女实在看不过去,忿忿而伤心地连声说:“炼功干嘛要死气白赖地打啊? 干嘛要这样打呀!”望着这个广场,她和她的家人久久不愿离去。


【四川广安】滥抓滥判 无法无天

6月27日上午9:30分,广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和宣判了蒋和平和夏浪两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因赴京上访,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时被拘捕的。他们被判劳教一年半。

开庭审判时,公安对围观的人群中的法轮功学员展开清查和搜捕,当场有张丛媛、邓元秀、胡小翠、张正中、张惠、吴雪琴等6名大法弟子被捕。更为荒唐的是,他们刚被押到广安看守所门口,还没进门,公安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宣布对他们判一年半劳教。

吴雪琴面对公安的淫威,指出他们这样做是知法犯法,公安见无言以对,无理可讲,只好暂时将她释放回家。当天下午4时,洄浓派出所的几个公安来到吴女士门市上,骗她去派出所谈几句话,一上警车,就直接把她带到了看守所,再次宣布对她判一年半劳教。

至6月份何祚庥、罗干等人到四川各地到处活动以来,四川全省范围内对法轮功的迫害明显升级。

曹君健是广安县建设银行工作人员,99年10月,因赴京上访,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时遭公安拘捕,在广安拘留所关押近8个月后,5月25日开庭审判。法庭上,曹君健以法为师,指出所有指控均不成立,法官见审判曹君健无法可依,无据可判,只好叫公安把他押回看守所。几天后,公安秘密判曹君健3年半有期徒刑。


【河南消息】5月10日前后,开封杞县大法弟子陆续去北京向政府说明真相,近30名弟子接回后被拘留在杞县拘留所,半个月后释放了部分,将大部分弟子转为刑事拘留关押在杞县看守所。因为大法弟子为大法上访申冤,无罪无错,公安人员既不能将他们定罪,但又不愿释放他们,于是玩起了执法游戏:先是关押在拘留所,半月到期后又转达刑事拘留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再转行政拘留关押在拘留所。去年大法弟子朱英就是这样被关押了四个月,现在这游戏又玩了50天了。杞县大法弟子张明同在这次关押期间为争取炼功环境,以绝食抗议,他爱人看他时,他是被人抬出来的,他眼不睁,也没有说一句话,身体极度虚弱,至今已绝食13天了。

看守所里的大法弟子朱英、张明真等也已绝食多日。


【哈尔滨消息】 6月23日,大法弟子郭红宇家的李洪志师父的法像与书籍被公安强制掠走。郭红宇与父亲在向公安索要无果的况被迫于26日在南岗分局门外一侧不影响交通及公务的情况下绝食静坐,同时递交了请愿信,以此表示对大法的忠贞,让他们交还书籍和师父法像。

28日上午他们被本地派出所带回(据说是回去商量),之后郭红宇被投送“鸭子圈”,父亲现不知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