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14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7月14日】 【武汉】武汉学员欧阳海文在天安门广场被殴造成颅内出血

武汉学员欧阳海文,男,40来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507工厂职工,法轮大法学员。99年12月为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到北京上访,2000年4月21日被开除,6月31日第二次到北京上访,第二天在天安门炼功时被警察抓上警车后殴打,并被抓住头部往车门上撞,后警察见其昏迷不醒忙送医院,经医生检查脑内有淤血,颅内出血,后北京警方根据身份证通知武汉警方和单位,它们竟然推脱不管,后来还是其爱人用飞机接回武汉。但单位却说该学员是脑袋有病,在天安门炼功时晕倒。其实并非如此,该学员走时不仅脑袋没病,而且身体非常健康。现经医生检查脑内有淤血,完全是被人打伤至此。现该学员在家卧床不起,爱人李秀珍93年下岗,全家无收入。联系电话:027—83539512(家)



【甘肃】执法犯法天理难容
2000年1月16日,甘肃省永靖县公安局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冯廷才、冯永炎、冯廷俊、张徐霞(女)四人刑事拘留。说是拘留,实际上是被关进了大牢。公安人员因三位男学员在牢里炼功,将冯永炎两手上了铐吊在窗户上,两脚刚能挨地。而冯廷才、冯廷俊则上了全刑--即两手两脚都上了铐,手与脚之间还用铁链连着。这是给死刑犯上的刑具。冯廷才上刑长达31天,致使手腕、脚腕血肉模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惨不忍睹。最后刑具都打不开了,是用钢锯锯开的。在提审时,公安人员还用脚去踩脚腕处的铁链造成剧痛。冯廷俊上全刑4天。凡是稍有良知者,都不会忍心这么做的。怎么能对一个向政府、国家领导人放映真实情况的上访者如此用刑呢?这是给死刑犯的刑具呀,现在却用在了真正的好人身上。并且,公安对外说是刑事拘留,其实却将四人在大牢里关押了62天。当地公安这种执法犯法、滥用酷刑的违反行为,天理难容。

上访是公民基本的权利,向政府、国家领导人放映真实情况何罪之有?



【北京】7月11日天安门广场见闻

图1

图3

图2

进入7月份以来,大法弟子在天安门以炼功、打横幅的形式护法,天天不曾间断。今天8点20分,三名中年妇女在天安门中间打起了白布、红字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夺走横幅后,她们又打起了一副横幅(见图1)。8点43分,一名男学员打起一副红色的横幅(无照片)。9点15分,四名大法弟子盘腿打坐在天安门中央,从容不迫,图2为警察在向警车招手来抓他们。9点17分,2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西南角打坐,很快被抓。9点30分,一名女大法弟子在广场中间炼起“佛展千手法”一共炼了3遍,大约10分钟后,叠扣小腹时才被警察发现(见图3)。


【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女研究生于金梅日前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秘密拘留。据悉,公安可能对她处以一个月的刑事拘留。

于金梅自修炼法轮功以来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日前由于表示还要继续修炼而被停止了研究课题,并且可能已经被休学。这次公安不知因为何种理由突然拘留她,呼吁人们予以关注。


【陕西榆林】清华大学毕业生、法轮功学员郭小南2000年春节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护法请愿,被送回户口所在地榆林后被非法关押至今已有五个多月。榆林市公安局无任何法律依据仍旧继续非法超期关押郭小南,严重地践踏了法律和人权。目前郭小南的身体状况不好,呼吁人们予以关注,帮助解决此事。
陕西省榆林市公安处周处长,邮编719000,电话0912-3283497转8801
陕西省榆林市公安局高局长,邮编719000
陕西省榆林市看守所,邮编719000


【黑龙江】黑龙江省阿城法轮功弟子孟富春由于6月16日在北京某高校内炼功被逮捕,被送回阿城看守所之后和死刑犯人关押在一起。

据悉公安对他非常严厉,认为他“和李洪志师父有直接联系”。目前孟富春的处境可能非常艰难,呼吁广大大法弟子和善良的百姓严重关注孟富春的处境和公安的无理做法。



【广州消息】毫无证据滥判劳教
6月18日广州大法学员按照宪法给予公民的权利到室外炼功后,据说省委书记大发脾气要严打。其后果是许多学员被拘留,广州深圳等地公安大面积骚扰学员和家属,又一次大大损坏了广东改革开放和法制建设的形象。更为严重的是,他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一些他们认为是"组织者"的学员非法给予重判,已知的有:丘腾昆,广州植物园园长助理,原大法五山站站长,被判劳教三年;陆琳女士,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系教师,因上访被抓回后拒绝交纳五山派出所一万元非法罚款,前不久因早晨在校园一角炼功被抓并刑拘,前几天竟被判三年劳教。其他学员情况有待了解。

又:广州、深圳许多不修炼的家属受到非法骚扰后,敢于依法抗争,有的表示要起诉、告状或上访。有效地阻止了邪魔对学员的进一步迫害



【广州】广州大法弟子王海燕参加6月18日集体炼功时被抓,非法刑拘至今日未释放。起初被关在荔湾区看守所,当家属前往该看守所时不许接见,被要求须还清欠款5000元人民币后才可接见。(注:王海燕在去年上访后曾被非法关押在黄埔一戒毒所长达70几天,每天收费人民币200元,其家人凑齐并交了9000元后才获释放,被告知交清余款5000元后才给发票)。

据了解,王海燕近日已被转押到广州收容所,其亲属被拒绝看望,并被告知收容所已联系湖南长沙公安来穗,将转押王海燕回原籍处理。

国家公民在公园炼功,竟遭到如此非法处理!我们将进一步关注。



【新疆】新疆乌鲁木齐乌拉泊劳动教养所关押着来自全疆的大法女弟子,劳教所对她们的管理严于普通犯人。普通犯人的亲属可以每周探视一次,而大法弟子只允许直系亲属每月探视一次。一位大法弟子的儿子按规定办好所有手续前往探视,劳教所干警因知道她儿子也是大法弟子而拒绝探视,给出的解释是:“不利于改造。”


【浙江】中国核工业建设公司二三公司(浙江海盐)大法弟子张怀军、彭晓东、苏敏三名同修从去年11月14日被关在看守所[见明慧(5/7/2000)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至今。三人表示坐穿牢底也要坚定修炼。

据说苏敏的家人到看守所找过,起到了较好的作用:看守所答应尽快放人。而张怀军、彭晓东的家人还联系不上。

张怀军,老家在天津蓟县,一家四口(父母和他兄弟俩)都修炼。张怀军在北京的一个大学读书,毕业后到核工业建设公司二三公司工作。彭晓东,陕西咸阳人,家里很穷。据说父亲来看过他一次,借钱、啃方便面来的。



【山东】惨无人道人性何在
山东省寿光市台头镇付家庄法轮功修炼者王洪生,在2000年6月28日骑自行车前往北京上访,在途中,被台头镇政府工作人员追回。

台头镇政府工作人员将王洪生装进麻袋,封住袋口,用竹杆、木棍惨无人道地将王洪生打得昏死过去。然后,他们又把王洪生从麻袋中拖出,捆绑于大树杆上示众,见还昏迷不醒,便向王洪生身上泼凉水。

在群众极力劝阻并要求送医院的情况下,台头镇政府工作人员才将王洪生送医院,使王洪生脱离死亡。但王洪生被关押至今。



【山东】山东省广饶县大法弟子的证言
我是山东省广饶县X镇X村人,自1997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自从修炼法轮功,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的身心得到了健康,知道了如何去做人,道德回升。

自从1999年春天开始,我就被政府领导安排的密探暗暗盯了梢,到7月20日以后这个密探才向我吐真言。7月20日政府管制了我们,7月24日我们被关到了村委会,政府干部对我们威吓、欺骗、诱惑,让我们写不练法轮功的保证,我们没有写,反而说服了政府干部。

7月27日我们被关到了镇派出所,派出所干部对我们进行了一番轰炸,没有效果,我们就进了广饶县拘留所。拘留所还是老一套。

8月初,拘留所拉来了大法弟子的家人(并吓唬他们),让我们写不练法轮功的保证,在这时。。。我们都写了,都做错了,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后来广饶县拘留所把我们放了,但我又被关到了镇派出所,直到8月25日(秋收了)再放回家。回家后要签到,但我们没有签。

12月中旬我跟XX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下旬被押回。我们被抄家,并被关进广饶县看守所。

12月22日,我和几位功友一起被游街,戴着手铐、挂着牌子、不准着棉袄。6天时间里,用卡车拉着我们游了广饶县每一个乡镇、村庄。

2000年1月12日,山东省公安厅领导来广饶县看守所检查工作,我们被偷偷地拉回镇里关起来。当省公安厅领导问广饶县公安局局长关于我们游街一事时,广饶县公安局局长说:“那是在押解犯人”。

1月底我们又被关到了镇派出所,3月初我们被秘密关到一小院(镇领导心中的监狱),由于我们炼功,政府就派人把我们的大法书偷走了。并于3月16日把我们又送到广饶县看守所。在广饶县看守所里,我因为炼功被打,并被关到了3号过渡监室的死囚床上,上了手铐、脚镣,冻了我四天四夜。

4月15日我又被拉回X镇小院。在X镇小院关押中:我因默写大法书上的内容,在一位书记的办公室受到一顿毒打;4月18日因我们炼功,我又被一顿毒打,直到打晕;5月12日中午,因我炼功,我再被一顿毒打;4月18日晚,那位书记酒醉后把我们从床上拉起又打了一顿,用香烟烧我们的胳臂。这件事被XXX妹夫碰见,拍了XXX身上的伤,说去告他们,他们(领导)吓坏了,用了各种办法,骗去了照片。

6月7日我们被放回。当我们向领导讲道理,他们说:“我们有权,我们说了算,我们想怎么样治你们,那么就怎么样治你们”。

大法弟子:XXX2000年6月21日


-……大气干燥流星托着长长的尾巴,暗火在异常炎热的季节,燃烧着广袤的大地,雨沙风热战乱和袭击。……(《诸世纪》节选)


新华社:北方连日高温晴朗将持续到15日,北京气温达40度,入夏以来第二次天气湿热,市民感到闷热难熬

【新华社北京十二日电】来自中央气象台的消息说,最近两天中国北方地区出现的高温晴热天气将持续到十五日前后。

据中央气象台报告,受暖性高气压影响,在过去两天,新疆大部、内蒙古东南部和西部、河北大部、京津地区、东北中西部出现了三十五到三十八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其中内蒙古西部和新疆的部分地区气温高达四十到四十三摄氏度,吐鲁番的气温为四十八摄氏度。

预计今明两天,上述地区以及陕西北部、山西中北部仍将维持三十五到三十八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局部地区可能达到三十九摄氏度以上。另外,从今天到后天,江南东部、华南东部也将有三十三到三十八摄氏度的高温闷热天气。

另据了解,从今天到十四日,西南地区东部、西北地区东南部、汉水流域、江淮、黄淮、华北中南部以及华南大部将出现五到二十毫米的降雨,部分地区降雨量将达到三十到七十毫米,局部地区可达八十到一百二十毫米。

专家预计,在这次降雨过程影响下,北方地区的高温天气将有所缓解,但十六日后华北和东北地区还可能出现一次高温天气。


中央社:北京市今天气温高达四十摄氏度
【中央社北京十二日电】受到云层薄弱以及暖高压脊控制影响,北京市今天气温高达四十摄氏度,是入夏以来第二次达到如此高温,气象部门推测,今年有可能是北京历史上出现四十度高温最多的一年。

不同以往气候的乾热,北京市今天白天湿度为百分之五十,夜间湿度更高达百分之七十,而风力只有二至三级,湿热的天气使得许多北京市民感到闷热难熬。大陆气象专家今天呼吁民众,尽可能减少外出机会,以免被酷热的阳光灼伤。

由于北京市规定气温突破四十度以上时,所有机关单位可以休假一天,因此气象单位在高温的夏季,通常都会低报实际温度。

根据中新社报导,今天从北京几个气象观察站传来的消息指出,北京市气温已突破四十大关,并且仍在缓缓上升当中。

气象专家表示,今天是初伏的第二天,依照以往的惯例,真正炎热的天气应该还在后面,所以专家推断今年北京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出现四十度高温天气最多的一年。

去年北京最高温为四十二点二度,今年由于大陆气候多变,气象专家目前还不敢肯定气温会不会再创新高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