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18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7月18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7月18日】【山东青岛】人间活地狱——请看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红岛镇是如何残暴对待法轮功学员的。

我因到高检上访被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的第二天,送来了六七个城阳区红岛镇大西洋村的学员,与我关在一号的学员对我讲了他们一年来的遭遇:自去年以来红岛镇的学员因上访,分别被罚款五千、六千、七千、两万、三万不等,一次比一次重。据说最后这一次每人将被罚款六万元。上访回来后,学员被关在镇上的治安联防派出所,交上罚款后才可放人,如无钱便开着广播车一路骂着师父、大法,侮辱着学员,到其家中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拉走。去年春节前有大约二十个左右的学员被关在山上的一间房子里,被脱光衣服,并让其家人跪在地上哭求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

在红岛镇,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其家人亲朋好友都被株连,小孩不准上学,大人不准工作,青年不准当兵………。即使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学员们还始终坚定着自己的正念,顶着重重的压力,于五月份再一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前学员们纷纷打开了横幅:"法轮大法好"、"法轮常转"、"法正乾坤"、"真善忍"……

这一次回来后,他们被关在了李沧区的一所破旧的楼房的二层上,还有其他的红岛镇学员,共三十人左右,其中既有两个月的婴儿也有七十多岁的老人。详细地址在:李沧区西大村北侧,青岛美侯王冷食有限公司正东,院门厂牌上写的是"青岛星火模具有限公司"。那所楼是以前的教师进修学校,我和一同修去证实了一下,一如所述。学员们从五月二十六日开始,在没有任何正当手续的情况下被关押至今。

关在那里的学员没有任何的自由,人身权利遭到了严重的践踏。学员们先是被关在一间大屋子里,不准说话,不准炼功。只准按他们的要求整天坐在那里,哪怕动动嘴都被立刻用胶带封住,保安甚至买了录音机,播放流行歌曲让学员们跟着唱,谁不唱就打。有的学员绝食抗议,则被强行灌食。

在那里关一段时间后,学员们被轮流送进拘留所。和我关在一起的学员,刚来时脸上带着伤,眼中有血丝,他讲打的还不算太厉害。我出拘留所后,见到了女拘留所出来的同修,她听同一个号里的红岛学员讲:保安看到即使这样摧残学员们仍很坚定,非常恼火,每天晚上酒足饭饱后就把学员拖到一个房间里疯狂地殴打,一个学员从腰带以下全部被打成清紫色,学员讲是用直径十几厘米的方木打的,甚至七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身上到处是伤。还有两个女学员被送进精神病院,七八个保安野蛮地扒下她们的裤子,强行打针。打针后她们就象植物人似的,大脑没有思维,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里的保安嚣张地说:"这里就是人间的活地狱,因为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即使把你们打死也没人管。"学员们问到底要关我们多长时间,他们说:"没有期限"。他们对外严密封锁消息,不让学员和外部接触,送到拘留所里的学员到期后,他们就通知拘留所不准放人。再把学员送到他们那里继续关押。学员家人要来见学员,则被告知学员不想见;学员要和家人见面,他们就说家人不来见。

青岛各地负责法轮功的警察,还经常互相间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经验,迫害学员,毁灭自己。


【广西桂林】不写保证强令堕胎

广西桂林江静、韦月梅、李小英、李秀良、欧阳等五位大法弟子,因坚持在户外集体炼功于7月13日在炼功点被派出所抓捕。他们因全部拒绝在认罪书和保证书上签字被桂林七星公安分局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罪名处以刑事拘留,现被关押在桂林第二看守所。他们为证实大法,争取修炼的权利,绝食至今。后因欧阳怀有身孕,暂时取保候审,并要求交一万元保证金,否则不归还已强行扣押的一台价值三万元的摩托车。公安以尚未办理准生证为由,强令其堕胎,并威胁她说,如不在保证书上签字,可能会强行堕胎,堕胎后再处理她,此等卑劣手段,令人发指。

随着7.22的来临,公安们都非常紧张,他们对每个坚持实修的大法弟子施加压力,要求学员不得违反"三不"政策:即不准进京上访,不准在户外集体炼功,不准串联。7月11日,男学员姚武生正在家中抄写大法书被上门的公安发现,为保护大法书不被公安抢走,紧紧抱住大法书;被带到派出所后,他盘腿打坐双手紧护宝书,但公安人多势众,强行抢夺大法书;公安以态度不好为由,对他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50多岁的姚武生为没能保护好大法书落泪了,他决心用生命来证实大法。为要回大法书,到今日他已经绝食六天。


【吉林】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卫生防疫站大法弟子党向群近日被公安带走。党向群曾于去年夏天进京护法。后来当地报纸称他已被转化、醒悟云云。其实党向群一直坚定修炼,维护大法。据说这次被拘是因为他把大法材料和真相告诉学员与世人。在他之前已有多名学员因同种原因被抓。


法新社:中国陕西水患 数百人丧生
2000年7月18日
中国北部陕西省遭受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水灾,至少有一百二十七人死亡,数十人失踪。

法新社援引当地官员的话说,过去四天仅仅是在两个县造成的死亡人数就使今年夏季中国水患的死亡人数达到了五百五十人。

该省南部的紫阳县灾情最为惨重,流经该地的任河泛滥有一百一十九人丧生,另外据报有五十二人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