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员:在洪法中提高


【明慧网2000年7月27日】 7月20日前后,香港的学员都在向市民派发资料、单张,讲明法轮大法的真象。每天都有学员分散到闹市街头、通道、车站、码头、公园、屋村等人口聚集的地方洪法,不到一个星期,5万份《法轮功真相浅谈》小册子和几万份其它资料被派发清光,现在还在加印中。可是这一个星期的情况可算是很戏剧性的了,学员们也悟到这和大家的修炼是分不开的。

刚刚开始派发单张时,情况颇为顺利,许多人接过我们手里的单张,仔细阅读,很少有人干扰。有些学员原本怕羞、怕丢面子、怕被别人干扰、怕别人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以致出言不逊,等等的心渐渐地放下了,也有了勇气和信心。现在想来,是师父在引导我们,在安排我们一步一步所走的路啊。

直至7月20日,情况都很稳定,这就慢慢地开始暴露了我们的心了。因为情况一直是顺利的,所以有学员就开始对每天所派发资料的数量执著了,总想每天都能多发一些,每天都能做得顺利一些。以致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希望能把手中的资料发完,无形之中,做事之心油然而生。可是恰恰相反,情况却越来越不好。

7月21日,那一伙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败类,打着法轮大法的旗号,逾期居留而与执法人员对峙,还威胁要做出激烈行为;香港的传媒对这些人破坏大法的行为做了大篇幅的报道,并将这些人称作“法轮功学员”对我们的澄清却着墨甚少。许多香港市民看到他们又是“跳楼威胁自杀”又是行为失常的,自然受到了影响。第二天,一些学员到旺角区派发资料,几个小时才派出几十份小册子。还不时有人走过来骂我们,有几个人硬是说我们师父有国外政治势力,说师父“敛财”。有学员本来就憋了一天的冤枉气了,怎么说这些人也不讲理,结果没守住心性,激动了起来。那人就对学员说?“你都修炼了三年了,怎么沾火就着啊?还说甚么‘平静’呢!”这个学员意识到自己是代表法轮大法的,自己的言行都不能让别人感受到大法的慈悲祥和的力量,还怎么洪法呢?而且动了气不就是情吗?被别人的情带动着。后悔之余,觉得这几天忙于洪法,法学少了,人的东西就在往外翻?怕被羞辱,怕被挨骂,怕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师父、骂大法……这些情都去不了,怎么能和那些在监狱中吃尽肉体和精神痛苦,但却坦然面对一切的同修们相比?怎么能对得起为我们默默承受着苦难的师父呢?想到这儿,惭愧极了。

第二天早上,这学员学了法才去派发资料,心正了,而很多学员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我们学法少了,就会被魔钻空子,那么即使做如此神圣的事,也不会做好,反而中了魔的奸计。这一天,果然效果好了许多。很多从大陆出来旅游的人愿意接过去看──这也不容易,他们中一些人一看是法轮大法就斜着眼睛骂我们;有的吓得跳到一旁,连看也不敢看;有的又害怕但又想看,心在犹豫,手在空中伸缩,最后还是接了过去;有的饶有兴趣地接了单张;也有主动走来索要资料,了解情况,表示要学功……不同的人在这当中摆放着他们的位置。面对这一切,我的心坦然极了,这就是法的威力!

7月24日是香港一年一度的书展的最后一天,必经的行人天桥人流如潮,一整天几乎没有间断。我们一批学员站在人流中,手中举着资料,身上挂着“法轮功真相”的牌子,脸上带着微笑,其实是发自内心的笑,因为这机会是主佛对人的洪大的慈悲。许多人都主动索取资料,不少人是绕过了大堆的人群,或是回过头来拿。不论是男女老幼,从大陆出来旅游的、或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的……都被吸引着、震撼着,仿佛他们脑子中的锁打开了。我们以前的洪法主要局限于集体炼功洪法,许多香港人早上起得很晚,没有机会看到法轮大法学员到底是甚么样子的。我们就给他们个好印象,表现出法轮大法学员的风范来。

有个外国人专门走过来,竖起大拇指---“Falun Gong,Excellent!(法轮功,真棒!)” 有个老婆婆笑着问一个学员?“你也学这功吗?……这么年轻!”她拿了资料,仔细看。有个老伯对着我们学员照像,一张、两张、三张……我们学员问他:“老伯,你有没有拿资料呀?”他说:“嘿!我拿了4份了!我要拿回去给我们公司的伙计们看看!……好,好……好……好……”他后来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的学员,直到我们走了,他才肯离去。还有人走来说:“法轮功!好!”更多的学员反映,小孩子们特别喜欢要资料,而且他们总是瞪大了圆圆的眼睛,看着我们的学员,小手伸得老高。有的孩子走过我们身边,不经意地念着我们衣服上的字“法轮修炼大法”、“真、善、忍”……这对他们的生命的永久都是有好处的啊!

有个人走到学员面前,斜着眼睛骂,可是学员却一点儿不生气。有人对大法痛恨就是因为我们走得太正了!任何生命都在摆放他自己的位置,宇宙的大法就是这么公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