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回顾:明辨特务的阴谋构陷 【明慧网】

720回顾:明辨特务的阴谋构陷

【明慧网2000年8月12日】 为使更多的同修更清醒,明辨镇压法轮功的特务阴谋,特写出此文来。

去年的“7.22”,我亲身经历了整个过程。“7.22”成千上万的好人被抓、被打,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宇宙大法被造谣、污蔑、诽谤。瞬时间,整个中国大地上被谎言、诬陷、邪恶所覆盖,黑云压城城欲摧,正的说成邪的,好的说成坏的,善的说成恶的。

记得一部电影“尼禄焚城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罗马皇帝尼禄为了建以自己的名字尼禄命名的新罗马城,放火烧毁了旧罗马城。为平息无家可归的百姓的愤怒,他们造谣说是基督徒烧了罗马城,于是,基督徒被抓,被喂饿狮,被活活烧死,被钉上十字架,酿成了基督教历史上惨烈、悲壮的一幕。

历史有时惊人的相似,一年来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修炼者打压、抄家、判刑、劳教,甚至毒打至死等一系列迫害,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们会更明晰、更清醒。

在去年“7.22”各地的法轮功负责人被逮捕,终于实现了中国政府中少数人在“4.25”后就定的调子“秋后算帐”。面对军警、特务早已做好的充分准备,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不畏邪恶、不畏强暴,挺身而出,以生命直谏,为恢复法轮大法的清白,为千千万万被关押、被残酷迫害的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用生命伸张着正义,用生命唤醒着世人,用血肉之驱承受着皮鞭、竹签、电棍、严刑拷打,谱写着宇宙为之震撼的史诗。

记的在“7.22”那段日子里,很多功友都是在上访中渡过的。全国各地的学员陆续来到北京,在中南海、天安门附近到处是我们的学员。军警、特务就是在这人民的汪洋大海中进行着对法轮功弟子、对善良百姓构陷的阴谋。下面讲一段我自己的经历。

在我去中南海信访局上访、被带到了六个地方、最后又被释放后,我没有想到,一个阴险的计划就这样开始了。

我叫了辆出租车,直奔一个学员的家,准备在那里借宿一宿。在我前脚跨进房门,没过一会儿就来了一大帮人。他们自称是外地来京的弟子。我们问了他们《论语》中的几句话,他们答了,就让他们进了门。那时我哪里想到,长期打入的特工他们也会背《论语》啊。

大家坐下,开始交流。我当时正处于很痛苦的阶段,不知怎么办好,两天内已有成千上万的上访弟子被抓,我身边的朋友都不知下落。我自己呢,先是在西四同几千名弟子同时被抓,被放后,又去了国务院信访局附近,找到警察,问他们信访局具体在什么地方,我要去反映真实情况。立刻六、七个警察将我团团围住,于是我先后被带到六个地方,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被释放。虽然每到一处我都尽我所能向他们讲明情况,但是我心里也清楚,这不是上访,这是审问,我们上访的路已经被堵死了,那么下来该怎么办呢?

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来了这一大批人。我问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们拿出了我前一天给一个外地女孩写的小条,小条上随便写着几个数字,当时也是因我们收留了一个女孩,说是弟子,从河北某县来的,为怕她第二天找不回来,我就给她写了这张条,告诉她几号楼几门几号,但是单凭这张只有几个简单数字的小条,又是晚上9、10点钟,前天的那个女孩又没有跟过来,他们又都是外地人,怎么找到这个方位,又怎么找到这个楼群,找到这个房间,又怎么在我刚进门不久后也来了,这些都是疑点。可惜当时护法心切,又不理智,没能冷静地去多想一想。

他们带来了假经文,(当时我并不知道是假经文,事后才知道是假的)。他们提出到天安门。我答应了。并说好第二天由我去通知北京学员,由他们去天安门广场通知外地学员。当天晚上,别的学员已发现门口有便衣,直到第二天一早6:00多我下楼时,也发现楼道里有便衣。因为从“4.25”到“7.22”的这些日子里,见便衣见得比较多,也常听到他们监听、跟踪等这些事情,因此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于是我出去了,想办法通知能找到的学员。

这中间有许多惊险的故事,如我们的车曾被追踪等等,在这里我就不多描述了。我竭尽全力尽量通知我能找到的人,直到被学员严厉制止,我才猛然醒悟过来。突然的惊醒,使我明白了我已在一个圈套之中,这前前后后的疑团一下子展现在我的眼前。

前一天当我和弟子们从西往府右街走去的时候,西四路口已被警察堵死,正在用车装人,跟我同行的弟子都被拦在西四路口,我告诉警察我要过去(指去府右街),他们就放了我过去。从府右街到西四这1公里长的街道上,没有一个弟子,只有我一个人,府右街及西四两头都被警察截住。当时我还以为是去我的怕心呢,我告诫自己:不怕。一小时后,当我从府右街回西四的时候也是一样,其他学员都被拦住上车,只放了我(我又硬拽了两个人)。当天晚上,我被从体育场放回去后去公园里炼功,炼完了,一个20、30岁的女孩找到我。她说她是从河北某县来上访的,也不怎么就找到这个公园,找到我们,我们就将她带到住处。她告诉我们,她是一个教师,把自己1岁多的孩子放在家里,进京上访的。在火车上差点被赶下来,想着走也要走到北京。我们被感动着,她说的县刚好我曾去过。第二天一早分手时,我怕她找不回来,写了那几个数字提醒她。

这以后很久,我问了一个常在河北该县的学员,他说根本没有此人。因当地是农村,文化落后,找一个有文化、学法好的弟子很困难。象她这样学法时间较长,文化较高的学员,就会是负责人了,而那里的负责人他都认识,没有我说的这个人。

我猛醒。这是别有用心的人设计的圈套啊。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重兵在天安门,再引我们上钩。找到进一步打压法轮功,镇压无辜百姓的口实呀。栽赃、陷害、引我们上钩。

我并不是负责人,只是热心于洪法、护法,再加上认识的人多一些,没想到却险些上了他们构陷的圈套,铸成大错。他们的用心是多么险恶啊。

我又联想到去年“4.25”以后,“五一”前传出的法轮功学员要到香山集体自杀的谣言,我们当时都不屑一笑,认为这种谣言太荒唐。法轮功学员怎么会自杀呢?自杀、杀人都是有罪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感觉出这种谣言的险恶:自杀,他可以把你杀了然后告诉别人说你是自杀呀!我的朋友就曾被这样威胁过呀!以前也曾听说过,国家安全部有一个部门专门从事制造谣言……

再回想到过去的日子里,一个朋友曾给我讲过这样一段经历:一天,他刚出了办公室的门,上了电梯,也不怎么就又转了回去。屋里的电话铃在响。他拿起电话,就听到那边一个女声:“通了,通了”。然后就是忙音。他放下电话,知道都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电话已被窃听。

我有一次约一个已被严密监视的朋友见面,在街上,我们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周围发生了什么,可事后一位远在一边旁观的功友告诉我,当你们说话时,一个戴墨镜的小伙子走过来,走到你们面前,一直注意着你们,后来又到旁边的一个摊边,但他的视线并没有在摊上,而是一直在你们身上。

还曾记得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一天,点上的一个退休的大妈告诉我,问什么事找她干没有,她最爱跟我干了。她的话说的我莫名其妙。我问她,干什么事呢?她说,她以前在学校里学过点英语,可以帮助我们。我非常惊讶,我跟她素未来往,她怎么知道我曾是翻译组的呢?(而且,翻译组早在几年前就已解散)。她一个退休的大妈,并没有什么文化,说话还时常带些脏字,我还以为这是她平时学法不好造成的,平时也曾经看到她炼功时经常东张西望,还想她是一个新学员嘛,没想到……事后,我问他们的负责人,才知她是我们派出所所长的夫人,难怪。

我再又联想到“7.22”在西四上访的队伍中,在警察拉、拽学员上车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上去吧,上去吧。”于是善良的学员们就陆续上了车。到了体育场,学员们不下车时,又会有一个声音,“下去吧,下去吧”,于是当时因为好心而不忍怀疑他人的学员们又会被带动着下了车。

就如同“4.25”武警会引导学员在中南海外围成一圈、从而成了包围态、又让何祚庥在中南海人群中走来走去以期挑起事端一样,对天真、善良的学员们的一次次构陷,一次次的阴谋太多太多,我们的很多学员也太善良,太轻信。

的确,作为修炼人,我们从中可以汲取很多教训。因为邪恶势力的破坏之所以能逞行一时,也是因为我们有漏,有修的不好的地方,但是对于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如此卑鄙的构陷手段是非常阴毒和险恶的,这是罪恶。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的弟子在险恶的环境下,越来越清醒,随着世人从铺天盖地的谣言中越来越能明辨真伪,真象一定会大白于天下,一切邪恶终将没有他们在世间的一席之地。

同修们,精进吧!愿我们用在佛法中修出的智慧破除阴谋者的构陷,更好的“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2000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