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邪恶势力残酷镇压法轮功(1)

如狼似虎,地方官赛恶狼

【明慧网2000年8月12日】我叫XXX,家住山东某市,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自去年七月份至今,遭受了一系列不公正对待,甚至是残酷迫害。

开始单位领导逼我退出法轮功,让我写保证、写揭批,然后上交大法书。随后被单位多次扣留转化思想,甚至昼夜不能回家,孩子、家庭也无法照顾,反而还被扣上“炼法轮功炼的都不要家”的大帽子。有时候半夜三更被电话惊醒,拉去单位转化思想;就连元旦都不能与家人团聚,被抓去单位看管。因向政府反映大法的实际情况,而被说成“扰乱了社会治安。”结果被非法拘留以及高额罚款上万元。多次被强行参加学习班,如:某区举办的“法轮功顽固分子学习班”、“强行转化学习班”。甚至被留厂查看,停发工资(自99年11月份开始),以至到不让上班。更严重的是有一次,因与几个功友炼功,被送去某镇参加“强行转化学习班,”逼迫退出法轮功。因为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所以行动十分严密,不敢公开。事先并没通知任何功友的家属。因此,我的家人都为我十分担心、着急,不明我的下落。我那年迈的母亲因此而病倒。

被拉到“强行转化班”的第一天晚上就不让我们睡觉,不给吃饱,更不能自由活动。由十来个工作人员看守,大都是青壮年,我们五人各自关在一间屋里,当时正处于三九严寒(元月九日),夜晚他们把门窗打开冻我们,到深夜两点又把我们一齐拉到院子里跑步,说要按照“程序”进行。就这样我们只好采取绝食的方式以此来抗议他们这种违法行为,我们一连五天没吃没喝。在这期间,我们不断地向他们弘法,当时他们被我们修炼中的事迹所感动,但其中一人说:“我拿的是XXX的钱,不能站在你们那边讲话啊。”其实他们从书记到工作人员都知道我们是好人。

当书记问我们为什么不吃饭时,我们善意地告诉他:“你们这种作法是非法拘禁,我们要求回家吃饭。”他们不但不放我们回家,反而就在绝食的第三天,镇委两名书记拿着纸和笔来到我跟前,让我写下保证书,说死了与他们无关。他们这是在推卸责任。我们几个都不写,他们便用了一种极其卑劣的手段:偷偷地一一给我们录音,录完音说:“这回你们死了活该,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到第六天,于、李两位书记说:“你们只要吃饭,咱们有事好商量。”这样我们便吃饭了。

刚吃了一天的饭,当晚,镇政府大小五位书记全力以赴亲自挂帅,有当指挥的,有当打手的,便对我们进行疯狂毒打。打的人中,其中一个是书记,另一个是一名司法干部,身穿制服,还有其他三名书记都在场,他们一个个喝得满身酒气。走到我跟前,厉声大喊:站起来!紧接着大声问到:“你还炼法轮功?”我说“还炼”,话音未落,一连串的耳光啪、啪直响打在了我的脸上,打的我两眼直冒金星,打完后又说:“你考虑还炼不炼”,我说:“不用考虑了,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说完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毒打。他们边问边打,打了几遍我已记不清了。

打完让我继续考虑退出法轮功,让我站在一边体罚。然后又去打隔壁的学员,只听见几个人一边大喊着一边拳打脚踢,后来又让扒下裤子用东西啪啪地打,不一会就听见那位功友被打得“哗哗”直吐,这才住手。这时某书记指挥打手们又来到我跟前,一个书记抓起我的头发并用一些污秽的语言骂我、侮辱我。之后,又大声问:“考虑得怎么样了还炼不炼?”

我说还炼,没等说完,他便攥起拳头狠狠的打我的右脸、身体及头部。打完让我两臂伸直,站在40公分的一块地板砖上进行体罚,并说:“不能动,一动就打死你”。我被打的鼻青脸肿,从墙上的大镜子里就看到脸已变形了,我的牙齿也被打坏了(半年之久不能用右边吃饭)。就这样连打带罚的折腾到深夜,我实在站不住了,两腿发抖,那位司法干部便让我坐在冰凉的地板砖上,不能靠墙,也不能动,动就挨打。坐了不长时间天亮了,那位司法干部又来推推打打地威逼我退出法轮功,他看我不讲话便说:“你看法轮功把你害成这个样子,赶快别炼了,……”。当时我的心一动,明白了一个问题,就是那些所谓不炼的,都是这些邪恶之徒这样整出来的。

不知什么原因,就在挨打的第二天,把我转移到养老院去了,白天由两名看守,不能自由活动。晚饭后某书记又带领打手们来了,四五个人一齐下手,一脚把我踢出几米,屋内的沙发、茶几都被我砸倒,便说要扒光我的衣服用电棍电。当时我怕了,便说我不炼了,某书记就让写下保证,我真的不愿意写这个假保证,我说不会写,李书记说:“我念着你写”。就这样我昧着自己的良心写下了这份让我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的假保证。为此,我伤心极了,心如刀绞,不知痛哭了多少次。

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的确身体得到了健康,思想得到了升华,心性得到了提高。这对国家、集体、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何况我是一个真正明白了人生意义的人。这么好的大法我怎么能放弃呢?我要坚修到底。

山东大法弟子:XXX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