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比邻,咫尺天涯

善心说明真相,层层突破屏障

【明慧网2000年8月13日】 这是一对相互信任的朋友之间的越洋书信、传真、电子信件对话。国内朋友尚不了解法轮功,但知道海外朋友是炼功人。

(一)询问和介绍镇压情况

国内朋友:怎么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忙什么呢?法轮功又怎么啦?电视上又开始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批了,好象还抓起来一大堆人。为什么?

海外学员:好久没有写信给你了,一切可好?最近事情较多,先是工作忙,加上修炼中的事情也多些。中国政府在这儿的华人中也一再地散布谣言攻击法轮功,我们这些炼功的人当然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每一个人都不应该错过的,所以我们从网上下载了许多各方面澄清事实真象以及国内学员遭受残酷迫害的文章,希望这儿的华人对法轮功有个正确认识,也希望政府能和法轮功学员直接对话。

我想你还不知道,自去年7/20政府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抓捕法轮功学员后,至今已有29人被害死,其中有18岁的少女,也有七旬老翁。很多人是在押期间被活活打死的,比如山东省的炼法轮功的赵金华,在田间干活儿时被抓走,警察打一通,停下来问问她是不是还炼?她说“炼”;再打一通,再停下来问,她还说“炼”,就这么给打死了。陈子秀,被警察逼着光着脚在雪地里走,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当警察逼着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时,这位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与赵金华关在一起的学员出狱后将这些事情告诉了海外的学员,结果讲出真象的学员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三年徒刑。想一想,政府运用国家机器将自己的百姓殴打致死,这可是“国家机密”呢?!公安部门在通知家属时,都说是死于心脏病。死于“心脏病”的这些人都是遍体鳞伤。

陈子秀的女儿不炼法轮功,她只知道自己的母亲生前美丽健康善良,她要为自己的母亲讨个公道,也被当地地方官抓起来拘留。6月底,32岁的大学教师赵昕在紫竹院炼功时被抓,第四、五、六节颈椎被打成粉碎性骨折,现在还在医院。

这些残酷的事实恐怕你听到后,信都不敢信。然而这就是法轮功学员亲身遭受的折磨。为什么?就因为他们希望有一块地方可以给他们炼炼功,有一本他们心爱的书《转法轮》可以在社会上合法出版,仅此而已。自从去年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后,天安门前从来都没有间断过法轮功学员去上访。他们去那里不是为了反对政府,只是为了告诉政府和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希望政府纠正所做的错误决定。

你想想,如果法轮功真象政府宣传的那样不好,当警察用电棍电,用竹签穿十指,上老虎凳,脱光了衣服打……时,法轮功群众是不是有一个算一个,早就不炼了?可是为什么遭受了如此非人待遇,他们就是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呢?镇压再残酷压不倒人心啊!人们从心里受益的事,你如何让他放弃?政府若真是为了人民好,为什么会对其子民采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拒绝听他们讲的任何一句话,就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说“是”,接踵而至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酷刑?

希望你一直都在坚持看《转法轮》这本书,既然已经得了法了,就不要错过。


--------------------------------------------------------------------------------

(二)不想相信真相
国内朋友:真高兴终于收到你的信了。不过你的情绪好象很激动。你说的那些事情这边当然不可能报道。不过好象是天安门一直就没消停过,总是今天抓几个,明天抓几个,但是好象关几天也就放了。我觉得你说的有些过了,现在不应该会有打人致死的。真是不懂那边闹得很凶么?我觉得你也不要只听一方的,嗨!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海外学员--当我看到上面的回信时,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心里面不平静,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就什么都没说,从“明慧”上选了一篇西方学员的文章给国内的朋友寄了过去。

--------------------------------------------------------------------------------

(三)疑惑和更多的事实真相
国内朋友:我真是不懂,为什么两方面说的差得那么远?肯定有一方在说谎,但我不知道是谁。也许这么说你会觉得我不开窍,但我确实觉得不知道该信谁的。上封信你告诉我是死了29人,这次又说是24人。我问了一下相关的人,据说是不会在关押期间致人于死地的。看那本书时我确实觉得是本不错的书,教人磨炼心性,教人真善忍,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它参与政治。我剪下来两篇关于法轮功的报道,若有可能给你带过去。还是不参与政治吧。我觉得有些事不要弄得太极端了。我不是跟你扳杠,只是觉得那位学员的话太偏激了些。

海外学员:从明慧网上copy了两篇文章给你看看。那篇西方学员的文章是前些时候写的,当时被迫害致死的是24人,我给你写e-mail时已上升为29人,其实事隔几天,已升到33人了。

我想,有一点你还没搞清楚:法轮功学员的这些做法,去上访也好,去天安门也好,利用各种渠道向大家说明事实真象,等等等等,为的是让政府和广大民众知道:大法是好的,政府镇压是错的,希望政府了解了真实情况后能撤销镇压政策,给大法学员合法的炼功环境,释放所有在押法轮功学员。没有人要政府中的任何一个人下台,也没有人想要换一换政府,之类的事情。

XX,书你是看了,可是远远地不够。当你的心情恬淡无争时,说真的,就算有人把那个政权的大权摆在你的面前,你的心都不会为之所动的。政治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与修炼人要达到的祥和安宁是何等的天壤之别。无怪有学员说:我们要的无非是有《转法轮》这本书读,有个地方可以炼功;现在连这些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了,我们不得不去向政府反映情况。可是这么长时间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与政治搅在一起是耻辱,那决不是修炼人所要的。

美国著名的“华尔街时报”头版头条报道了陈子秀女士被迫害之死的经过。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仍然说:修炼法轮功是我的一种权利。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没有做什么,为什么世界各国政府、各国际组织对法轮功学员在大陆所遭到的各种各样的迫害都表示了极大的关注,也一再地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人权的践踏。去年十月,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附近举行了外国记者招待会,将他们被抓被打被虐待的事实向媒体公布。之后,与会学员被抓并被判长期徒刑;与会的外国记者受到骚扰,有的被迫离开中国。

一位怀孕七个月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流产,因为当地警察要多关押她一段时间。怀孕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事例也是屡见不鲜的。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因为要带小孙女、照顾老伴儿,所以一直是自己在家炼功、看书的。自政府取缔法轮功后,她领着小孙女开始到外面炼功,因为她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政府的决定是错的。因为在外炼功,她被抓起来,戴上了“地牢”这种给死囚戴的刑具。几乎无法行走,管教教给她怎么走路,其实她只能一寸一寸地移。六十米的路她“走”了四十分钟,连犯人看了都止不住地哭。

XX,我不是强迫你相信以上的这些事,我只是把这些事实告诉你。我过去所能做的也无非是告诉你这本书好,把这大法摆在你面前,然而是不是接受还得看你自己;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炼功人被迫害的事实告诉你,是非曲直还得你自己决定。我过去、现在、将来所能做的,就是告诉我身边的认识、不认识的人:法轮大法好!

我用我最真的心,希望所有有缘的人都能来读一读《转法轮》。(与这封信一起,我又从“明慧”上选了几篇学员受迫害的文章寄了过去。)

--------------------------------------------------------------------------------

(四)不敢相信真相
国内朋友:收到你的信,我实在是太惊讶了,以致于我真的不相信。我要再看看,再想想。有些事情我还是觉得不可能发生的,尤其是在北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都信么?太恐怖了!

海外学员: 我没有回朋友的信,又继续选了几篇文章寄了过去。

--------------------------------------------------------------------------------

(五)仍希望事实不是真的
国内朋友:你发的信我都看了,从一开始的一点儿也不信到现在的将信将疑,警察打犯人好象是众所周知的,但绝对不会伤人性命。现在的中国还是有敢于站出来说话的,所以他们不会太过份。我看了你的报道,陈子秀的……我知道确实一到敏感的日子就把他们抓起来,但过了风声肯定就放。外地来京人员也是遣送回原籍。你说这些人里就一定都是好人么?有没有趁机捣乱的?我问得愚蠢么?天,到底事实是什么?我突然有一种文革时期的感受,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海外学员——除了寄学员受迫害的文章外,又寄了些各国政府、各国际组织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谴责。

--------------------------------------------------------------------------------

(六)希望被说服,以便接受事实真相
国内朋友: 我把你给我写的信都考贝了一份儿,准备打出来仔细研究。我受了三十年的教育,一时改不过来。我会慢慢看,好好想的。我还是在问别人,大家都认为骂人、打人都有可能,但是致死,确实有些难以相信。我算顽固不化么?

海外学员: 你有没有想一想:你问的那些人,他们了解真相吗?即使了解的话,这样的酷刑他们能轻易告诉别人吗?要是对外人讲了的话,他们的饭碗会不会不保?对一件事情相信与不相信的理由不在于你问了谁什么,而是看事实本身。你说是吗?你换个角度想:如果我告诉你的这些事情是发生在中国以外的国家,比如说,美国,你会不会相信这些事情的发生?

你再看看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写的那封公开信吧。一位痛失母亲的女儿(那是相依为命的母女俩啊),一位亲眼目睹了亲生母亲被虐死惨状的女儿,那种痛是痛彻心肺的。这只是众多悲剧中的一幕。谁没有父母兄弟,谁没有亲朋好友,一个人遭到酷刑,痛的是多少人的心啊!

这样的残忍,无论谁知道了都会有让人难以置信的感觉的。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在你面前争一个孰是孰非,我没有这份“争”的心。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这样的酷刑、这样的惨无人道必须停止!我告诉你这些的目的不是让你在信与不信之间做一个选择,这是血淋淋的事实,你信与不信,它都在这儿。当你面对这些事实的时候,三十年的教育和你善良的本性应该使你清楚地认识到:这样的酷刑、这样的惨无人道必须停止。

有一个需要提醒的事实是:如果一个社会发生了这样残忍的事情,人们不去谴责、调查、追究凶手,反而百般怀疑、否定受害者——的申诉,那这个社会就已经是残忍的了,而谁又能说滋养这种社会残忍的每一个个体不残忍的呢?至少是对邪恶随波逐流、推波助澜吧。

你再去看看有关陈子秀的那些文章,“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你有没有想过:一位老人,一位经历了沧桑到了安度晚年的老人,是什么,给予了她巨大的内在力量,使她面对残酷竟是如此地金钢不可夺其志?!是法轮大法。

(随此信,我又将最近的一些消息寄给了国内的朋友)

一海外学员,2000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