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淤泥而不染

记河北大法弟子乔云霞

【明慧网2000年8月19日】乔云霞,女,37岁,河北省邢台地区任县辛店镇桥西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劳教。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四班。

她平时待人温和、心地善良,忍辱负重,处处体谅别人。在号里,对待犯人也无微不至地关怀照顾。她象一缕阳光能融化人冰冻的心灵,照亮了人心灵的航程,她是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但我却从内心喜欢接近她。那段时间的耳濡目染,我了解了她,了解了法轮功,对她的评价我只有一句话,她就象莲花一样美,美得纯洁,美得壮烈,美得神圣,美得伟大!

记得那是三月中旬,被拘“法轮功”学员提出要恢复8小时工作日(当然被一些人拒绝),这在劳教所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震动,但更令一些人害怕和恼怒的是,“法轮功”们开始大胆炼功学法了。于是她们遭到毒打、谩骂,被罚站墙根,连续15天罚站,每天站十七八个小时,而且必须保持立正的姿势,一动也不准动,大部分人的脚都肿了,云霞浑身肿得很厉害,走不了路,她就忍着,她说她什么时候倒下去了,也是为大法去付出,死而无憾,我听了心里很难过,但油然而升一种深深的敬意:为了自己崇高的理想,哪怕放弃生命都不足惜!

15天后,她们每天被迫练队、走步、跑步,那段时间,不断有大法弟子被叫到办公室,上绳,打警棍,拳脚相加,打耳光,揪头发,受尽污辱。有一次,云霞被叫到办公室,7个人气势汹汹地围着她,连打带骂,还揪头发,头发被一把一把扯下来,有的用脚踹,将她一次次地踹倒在地,打了一遍又一遍,问她还炼不炼,她回答得反而更坚强:炼!再打,再问,她说:炼!炼!炼!炼!打死都炼!就这样队长说给她上绳,强行让她跪在地上,用一条细细的绳子,从脖子绕一圈下来,同双手反绑在一起,然后用力拽绳子的另一端,绳子拉得越紧,人就越喘不过气来,同时两手,胳膊随时都有筋断骨折的可能,很痛苦,但又不至于把人折磨死。当时她感觉绳子好象陷进了自己的肉里,后来绳子象镶进了骨头里,骨头都几乎要被细绳拉断了……,解开绳子后,她四肢麻木,根本不听使唤,他们问她还炼不炼,她还是说炼,紧接着又给她上第二次绳……,两次上绳下来,尽管她身上到处是深深的血红色的绳子印记,行走困难,可她始终坚定不移地回答说:"炼!"于是那些人气喘吁吁又无可奈何,只好把她赶出办公室。没过几天,正在练队,她又被叫到办公室,上来就被无缘无故劈头盖脸地用警棍猛抽,警棍带着"呼呼"的风声,落在身上"嘭嘭"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大家竖耳聆听,不少人担心再打她会出事,只能心中默默祈祷,为她捏了把汗,坚强的云霞却自始至终没吭一声,只听到"嘭嘭"声及队长的咒骂声,打完后将她骂出了门,尽管浑身黑紫黑紫的,每走一步都如同万箭穿心般剧烈,她还是被迫继续站墙根、练队,走正步,甚至跑步。很难想象,那段日子,她是怎么一分一秒地挺过来的,可是这样酷烈的非人待遇,她硬是挺过来了,前后共计47天!每当回忆起这一幕,那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话语使得这个弱女子的形象瞬间在我脑海中高大起来,无论几经风雨摧残,她却始终傲然屹立,用微笑善心去面对一切,生命那无价的永恒在此间被定格,被放大,如同几经日晒雨淋的出水芙蓉,那么灿烂夺目,那么令人心驰神往。

2000年4月28日,为了能有一个合理合法的炼功学法的环境,她们52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5月1日,其中的18位大法弟子被秘密转移到三大队,其中就有乔云霞,在这里,她们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严密看管,甚至互相之间看一眼都不行,因为学法,用湿毛巾塞嘴再打嘴巴子是常事,有时,灌辣椒水,用毛巾勒脖子,乔云霞嘴被打得血水淋淋,又用冷水浇,一直浇了两个多小时,她始终高声背法两个多小时。每天早上炼完功她们就被毒打一顿,专打要害之处,头发被一团一团地揪下来;乳头有的被掐坏有的被掐掉;大腿内侧被揪得青一块紫一块;有好几个人下身衣服被扒光,用鞋底抽(有个人把鞋底打坏了还不甘心,还让她们赔);有个犯人把大口大口的痰用卫生纸包上,塞到她们的嘴里……有个犯人专门掐她们的喉咙,她说在这里要把杀人的手练成,出去后杀人报仇,大法弟子们变成了她每天练习的靶子!在这里,邪恶竟然被如此纵容,如此耀武扬威横行于世;善良却被埋葬,被吞噬,做好人却成了惨遭迫害的目标,成了众矢之的,难道就这样助长邪恶,消灭善良,惩善扬恶?!

我耳闻目睹的这些事实,恐怕会令善良的人们目瞪口呆,可是,劳教所里就是这样,它就是一个黑暗无比的角落。还记得莲花吗?尽管生在黑色的污泥中,却能冲破污泥破水而出,亭亭玉立,清香高洁,不带一丝污秽,不掺半点泥浊,让人尊敬,令人感叹……

知情者
20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