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20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8月20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8月20日】
  • 【北京】北京海淀公安局按“指标”劳教大法弟子

  • 【山东】山东省济宁市二号煤井私设监狱关押法轮大法弟子

  • 【甘肃】甘肃省永靖县公安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 【武汉】昔日癌症病人因炼法轮功被劳教

  • 【北京】北京海淀公安局按“指标”劳教大法弟子

    北京海淀区公安局得到一百名的对大法弟子的“劳教指标”!现在已开始行动了!

    别的区县也可能效仿。

    有的功友已外出,避免被邪恶势力抓走。有的刚走,家里就被抄了!


    【山东】山东省济宁市二号煤井私设监狱关押法轮大法弟子

    山东省济宁市二号煤井,为了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人,于今年5月10日在该矿北区女职工宿舍楼一楼,隔出三间房,在三间房之间的走廊两头焊上大铁门,专门关押法轮功修炼人,成为名符其实的私设监狱。

    在这个监狱中先后关押过三名女功友。从这个铁门焊成之日,就急急关进一名孙姓功友,从5月10日关到18日,然后送济宁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满期释放后,二号井一伙人又把其投放到这个私设的监狱里,从6月21日关到7月20日。其间这位功友多次抗议无效,后绝食4天才被迫放人,回家后派人24小时看管。其后又有贾姓功友在这个铁笼子里被关40天,一韩姓功友被关4天,两人都经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才得以放出。在对功友非法关押的过程中,三位功友都向有关负责人提出过强烈抗议,并指出他们私设监狱是违法行为,但他们胆大包天,不以为然,请看功友和一位主任的几句对话:

    功友:“我们炼功做好人,做好人没有罪。”主任:“中国现在不需要好人,二号井更不需要好人。”功友:“矿上这样关人是违法。”主任:“单位有规矩,上面有令,不怕犯法。”

    这真是活生生地应了一句古代名言:“上有所好,下必效焉。”这个私设的监狱还在,请有关人士可去调查这一令人发指的罪行。



    【甘肃】甘肃省永靖县公安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甘肃省永靖县公安局滥用职权,违反宪法,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今年1月6日,将盐锅峡、三元等地的10名弟子无端抓到县城,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了110多天。在看守所里,部分弟子被戴上手铐脚镣,手脚被磨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吃的是猪狗饭,干的是牛马活,动辄还要遭到看守打骂。尤其是看守所的吴所长,满脸横肉,经常喝了酒打学员,还扬言:“打死两个没关系!”一个弟子为抗议这种非人待遇而绝食,吴所长拿大铁铲子撬开嘴强行灌食,使学员脸部血肉模糊,失了人形。

    今年7月,公安局又把这10名弟子无端抓入了监狱,目前生死不明。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关心甘肃省永靖县的人权状况,促使公安局早日无条件释放大法学员,并依法惩处象吴所长这样的公安败类。


    【武汉】昔日癌症病人因炼法轮功被劳教

    王莉,女,31岁,大专毕业,住武汉市花桥街。1987年患癌症,在本市同济医院曾做二次手术,进行过10次化疗,后一直受病魔折磨,四处求医,未见好转。直到93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逐渐恢复健康。

    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7月23日王莉进京上访,希望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真象,9月被抓回汉,2000年3月被强迫参加所谓的“学习班” ,4月2日被送何弯劳教所女子六大队劳教一年,可笑的是门口挂的牌子是“武汉市新颖服装厂” ,以此掩人耳目、做贼心虚。

    王莉等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均遭到极端的非人待遇,饭吃不饱, 而劳动时间却平均达18小时左右,剩余时间还要完成他们规定的教育内容,稍有意见就关禁闭、吊、打,早上给一碗米汤,细看只见到数颗饭粒,中、晚餐约一两米饭,一碗盐开水,偶而碗中有几片青菜叶。家属每月才允许探视一次,时间规定10分钟,所带的食品必须当时吃完,若有剩余不准带入宿舍。因为任务太重,她们每天虽然工作至少14小时以上,但没有哪天能完成定额,只好再加班,每月总有几天工作24小时,大热天也难有洗漱休息时间,工作一停倒下就睡了。由于长期劳累又吃不饱,身体已折磨得瘦弱不堪,劳教前她有85斤左右,5个月后不足60斤了。

    武汉市何弯劳教所及武汉市戒毒中心关押了大约50名左右大法弟子,目前除被特务所骗,写了东西后不必强制劳动、留待观察三个月外,其他大法弟子仍处于疯狂的迫害之中。

    【成都】刘晖,女,大法学员,于7月18日被成都市乡农市派出所无理拘捕,以所谓“在营门口地带发传单”为由将其送进成都市第二看守所关押。据了解,刘晖因乡农市派出所对法轮大法学员种种迫害,于7月12日到成都市公安局纪检处申诉,控告了乡农市派出所的恶劣行径,纪检处一位姓王的警官作记录后,让刘晖再交一份详细材料给他,以便转到分局处理。为了客观、严肃地反映事实真相,刘晖托人将材料打印成正式文本。谁知营门口派出所警察发现这份材料后,立即交给乡农市派出所,大为恐慌的乡农市派出所于是罗织成“营门口有老太散发传单”的事件。实际上,根本无所谓老太,纯属捏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