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22日媒体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8月22日媒体综合消息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
  • 悉尼先驱早报社论:惧怕法轮功

  • 悉尼先驱早报:唐纳严辞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团体的骚扰

  • 悉尼先驱早报:与法轮功相关的一些摩擦

  • 中央社:旅澳法轮功学员藉公开展示活动对抗中共骚扰

  • 悉尼先驱早报社论:惧怕法轮功 2000年8月17日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团体的敌意是不可否认的。然而中国在堪培拉的大使馆强烈地否认了对澳大利亚法轮功团体的骚扰。这是公然对事实的漠视。中国外交官已鼓动黑城(Blacktown)和赫斯维尔(Hurstville)的市议会拒绝法轮功团体使用公共设施。而且有来自法轮功成员的可靠消息,叙述了他们被中国面孔的人跟踪,电话被窃听,车和房产被损坏。

    中国大使馆对澳大利亚法轮功成员发生的某些事情或许有可澄清的解释,但因此而解除对此事的所有关注和称之为“纯属虚构”,那就是过于轻信了。先驱报报导了澳大利亚安全部门和警察正在注视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法轮功追随者的可疑的骚扰。

    澳大利亚政府在最近一次的关于中国人权的双边谈话中,已向中国政府抗议了对法轮功的官方制裁。尚不清楚两国对发生在这个国家的法轮功成员身上的可疑骚扰问题进行了何等讨论。但是,只要有骚扰发生,就算骚扰是最小限度的,也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在澳大利亚的法轮功成员,特别是那些永久居民或澳大利亚公民,应该象任何人一样有合法地表达他们信仰的自由。

    在中国,法轮功已成为中国当局的一种现实的烦恼,他们把法轮功团体描述为“具破坏性的,危险性的和对成员进行控制”。但是,很显然法轮功是非暴力的和不涉及政治的。成员们已在中国大使馆和悉尼的领事馆外抗议,但他们的抗议是反对官方对他们的成员的压制。地方上警察说,在所有他们参加的这类抗议中,法轮功需要到场的警察最少。

    除中国的寡头政治外,对所有的政府来说,法轮功和无数的其它的派别和团体一样,温和而无威胁。但在中国国内,官方一贯性的对不符合他们的统治要求的任何事物的偏狭,以及对异见的恐惧又在发生着作用。当中国压制它的人民的时候,澳大利亚和其他的外人除了为被压迫者说说公道话外,无能为力。如果中国对异见的恐惧扩展为其外交官在澳大利亚的行为,这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只要法轮功的信仰和练习对任何人无害,他们不仅应该得到容许,而且应该受到保护,使其不受任何人的约束和干扰。赫瓦德总理先生一直以来愿意大胆地说出关于马来西亚的人权虐待问题,也应该在法轮功的事情上有一致的行动。


    悉尼先驱早报:唐纳严辞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团体的骚扰

    外交事务通信记者:大卫.雷格2000年8月18日

    外交大臣唐纳未采纳其资深官员的劝告,他公开警告中国政府说,在澳洲本土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骚扰是不可接受的。

    唐纳先生昨天说,官方在这星期私下会晤正在堪培拉访问的中国人权代表团时,已再次提出了在澳洲的法轮功修炼者受到可疑骚扰的问题。

    这是澳大利亚第二次向中国提出在澳洲发生的有关对待法轮功团体的问题。

    在堪培拉的中国大使馆官员愤怒地否认他们曾经试图压制在澳洲的法轮功活动,尽管法轮功在中国已受到压制和严厉的打击。

    先驱者报了解到,本周初澳洲外贸部官员曾建议唐纳避免公开评论法轮功修炼者受到骚扰的投诉,以避免与北京的摩擦。然而,据悉唐纳先生认为道出真相是合适的。

    他昨天说“很明显我们不愿看到任何澳洲公民在澳洲或者任何地方受到任何使馆或外交官员的骚扰”。

    “我们向中方提及在澳洲的一些法轮功学员的担心,是因为骚扰不仅发生在近几天,还可以追溯到五月份。”

    “中国大使馆继续否认此事。”

    “我们不希望看到澳洲公民在澳洲或澳洲以外的任何地方受到任何人的骚扰。”

    法轮功综合了东方哲学……。在中国,它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练习者,致使中国害怕它在力量上已变成中国政府专权统治的严重威胁。

    人权组织就法轮功学员遭到大批拘捕,毒打,酷刑,甚至在拘押中虐待致死等提出了强烈抗议。

    澳洲安全情报机构和联邦警察局一直在注视着中国外交官员,及与大使馆有关的其他人员的活动,因这些使馆官员看来正在进行着一场攻势,对抗在澳洲的法轮功学员的活动以及他们与中国大陆学员的联系。

    据估计在澳洲大约有2000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许多投诉说,他们受到了中国外交部施加的压力,曾被跟踪、财产被毁、电话被窃听。

    先驱者报还证实,中国外交人员曾和当地的政府接触,要求地方官员拒绝法轮功学员使用社区公共设施。据悉中国外交官员还曾要求当地的公共图书馆不让法轮功学员举办讲座。

    (2000年8月20日译)


    悉尼先驱早报:与法轮功相关的一些摩擦 2000年8月19日

    信仰者使中国领导层深感不安。这位54岁的电气工程师说她自小在家乡上海就害怕警察,但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她不再害怕。

    现在身为澳大利亚公民的这位女士四次回国支持同修,每次均遭到逮捕。最近一次回中国是二月份,在拘留所里,她以绝食23天为代价,才迫使警察在关她45天后释放并驱逐她返回澳洲。本周参加完向访问堪培拉的中国人权代表团的请愿后,她说,“我不害怕,我没做错什么。”

    对于北京当局来说,正是这种蔑视威胁到中国政府的统治基础。中国政府执政的50多年中,恐惧和周期性的恐怖是维系人民共和国的最有效手段。现在这种模式仍在继续中。

    许多人权组织及不同国家对北京排除政治宗教异己和镇压法轮功的做法进行了公开批评。美国国务院在中国人权的年度评述中说,中国的记录在1999年“明显恶化”。其中提到“自1998年秋天开始的对一个刚创立的反对党的镇压在99年扩大并加剧,到99年末,几乎所有中国民主党的主要领导均被判长期徒刑或未经正式起诉而关押,敢于公开活动的持不同政见者已是寥寥无几”。

    澳洲藏委会及其它人权保护组织对西藏即将成立的‘爱国教改营’一直在进行抗议,而北京对各种地下教会的镇压还在继续中。尽管在这样低沉气氛中,严酷镇压之下的以百万计的中国法轮功信仰者却毫无屈服迹象。成千上万的法轮功成员被随意拘禁,由此导致的折磨、毒打及死亡已是广为人知。法轮功,是一种明显对和平无害的综合东方哲学,静坐的气功锻炼,而中国政府对它的极端反应,恰恰表明了这个政府对任何挑战其独裁专制是何等警觉。

    上个月中国取缔法轮功周年之际,尽管明知会被殴打和粗暴的拖走,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是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练他们太极式样的功法。中国的镇压已是人人皆知,而对于中国外交人员及其手下妄图在澳大利亚的土地上阻扰法轮功活动的事,澳大利亚政府却一直不愿公开承认。

    澳大利亚官员本周与中国副外长为首的中国人权代表团谈判,承诺将把中国法轮功成员的处境问题提出来,但没提及在澳大利亚的骚扰和威胁。这是因为政府加强与北京关系的一项主要策略是不把人权作为公开议题,批评中国广泛违反人权会导致激烈的敌意回敬,所以把这些抱怨归入每年私下谈判系列之中。因而,尽管总理公开指责印尼副外长安华被诬告受审坐牢一事,而对中国灰暗的一年却只字不提。

    政府及高级官员认为这项策略很成功,外长宣称与北京的关系空前的好。星期四,他声明本周的谈判,也是双边的第四轮谈判很成功但未透露细节。他说:“这是个与中国方面坐下来就关心的问题,有进步的方面和不太满意的方面进行交谈的机会”。当然,中国当局对将人权问题降格为由低层官员密谈甚为满意。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以及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数月前即知道法轮功成员在澳大利亚被跟踪,但政府拒绝公布。

    ASIO人员已就跟踪行动警告一些人员,标志安全部门已开始密切注视中国外交人员以及大量中方活跃人物在澳大利亚的行动。但是直到论坛报本周报导了骚扰行动后,外长才承认说接受他的高级官员的建议,五月份即已向中国大使馆提出抗议,而且本周的谈判中又一次提出。

    看上去中国当局将镇压法轮功的行动延伸到海外的原因之一是法轮功是第一个利用互联网传递信息,协调活动的群众运动。这表明海外法轮功成员,包括在澳大利亚的2000多人,能够在支持和鼓励他们的同修方面起到重要作用。澳洲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是中国血统,其中一些人在回中国抗议官方镇压方面较积极。有两人被关在中国南方的广州市。

    本地成员相信他们是一项大规模威胁行动的目标,这些威胁包括跟踪监视,毁坏财物,偷听电话以及来自中国大使馆的直接压力。一位著名的悉尼法轮功学员,说他的停在家门外的四轮驱动汽车的加重轮胎被划破。

    当他报警时,被告知说毁坏不是偶然为之,而是‘内行’所为。后来,他担心电话的安全时,技术员告诉说他家的接线盒被人动过手脚了。

    另一位悉尼学员李其中说他的车被人撬开过,虽然只是偷走一些法轮功资料。他说“我觉得小偷不会对法轮功感兴趣”。另一次他的车在停泊时被敲击,以至尾部凹陷。悉尼中国总领事馆的外交人员曾致电给他,向他抱怨法轮功的活动。堪培拉的付兰琴说她认出一个中国外交人员监视她们在市中心Glebe公园的集体炼功活动。她说她尚未投诉她的担心,反而是警察曾提醒她正被人跟踪。

    当她把一些法轮功的资料放在堪培拉的社区信息中心时,马上被人拿走。她还说中国店主被迫将她以往放在店中展示的法轮功简报和杂志收走。论坛报已确知中国外交人员曾联系悉尼市议会,要求他们拒绝法轮功利用社区设施开会或做演示。

    作为对澳大利亚政府私下抱怨和对论坛报本周报导的回应,中国大使馆否认骚扰的说法,但宣称法轮功在中国使团外抗议示威正损害中澳关系。这篇措辞强硬的声明显示了北京敌视法轮功的程度。

    ……不知道法轮功怎么会使XX党如此疯狂?

    (2000年8月21日译)


    中央社:旅澳法轮功学员藉公开展示活动对抗中共骚扰 2000年8月21日

    (中央社记者陈建国坎培拉二十一日专电)现居雪梨的法轮功学员,受到澳洲外长唐纳的支持鼓励,在雪梨中国城举行一周的法轮功推介展,播放来自纽约的实况录影带,并张贴海报说明学员练功的详细情形,以示对中国政府自八月十九日以来的不断骚扰与威胁公开抗议。

    展示活动包括播映一卷来自纽约的实况录影带,其中旅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个个现身说法,阐释练功的种种益处。海报上的各张练功照片,也都附加了详细的文字说明。

    这次推介展吸引了数百名澳洲人与通常来到中国城吃饭、购物的旅澳华人--大部份为台港、中国大陆与其他亚洲国家的移民--前来参观。

    法轮功学员之一高源是入籍澳洲的华人,二十日他接受中央社专访时表示:「我们举办这次公开展览是为了对抗中国对中国大陆以外地区(法轮功活动)的任何骚扰与威胁。我们不怕任何中国外交官员的威胁,因为他们绝对没有权利对旅居澳洲的我们进行骚扰。」

    他说,北京当局在中国大陆境内逮捕了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至今已有数十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另有数百人受伤。

    高源的同事是一名中国大陆妇女,她在一旁帮高源分发传单,其中详载法轮功的成立经过,并介绍法轮功创始人,以及美国炼功学员的心得报告。

    她说:「我们才不怕中国外交官员,即使他们可能以其他方法继续骚扰雪梨或其他澳洲城市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不怕他们骚扰,因为法轮功帮人们修心强身,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一份介绍资料指出,法轮功有其远古的历史渊源,以放诸四海皆准的真、善、忍为修炼基础,强调真诚无伪,慈悲为怀,坚毅含忍。

    根据资料,目前旅居澳洲的法轮功学员来自将近三十个国家,包括台、港、星、美、英、加、新西兰等,遍布雪梨、墨尔本、布利斯班、坎培拉、黄金海岸、伯斯等十二个城市。

    高源说,中国政府之所以屡次不择手段必欲铲除法轮功而后快,原因无它,中国政府害怕被法轮功搞垮失掉政权而「狗急跳墙」。他说,其实法轮功只教人炼功和修心。

    高源与他的同事一致表示,唐纳在上周明告到访的中国代表团要停止骚扰澳洲法轮功学员一事,他们在雪梨与坎培拉的法轮功学员都感到振奋。

    以中国副外长杨洁篪为首的中国代表团,上周抵达坎培拉与澳洲当局举行一天的人权对话。中国代表团否认对旅居雪梨与坎培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他们反而指控法轮功学员的抗议示威活动,破坏了坎培拉与北京之间的关系。

    高源说,中国政府一向否认干涉澳洲与其他国家内政,事实上他们对大陆境外的法轮功学员与政治异议份子的镇压,从来不曾间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