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夏天印度洪法 【明慧网】

2000年夏天印度洪法

【明慧网2000年8月23日】 准备居住在瑞典的印度人R先生曾一直在寻找一种能帮助印度人的方法。直到一天,他遇到一位法轮大法学员,并介绍给他大法。然后他读了《转法轮》并非常喜欢。他希望能在印度洪法。于是他打电话联系一些瑞典和美国的学员,大家开始准备去印度洪法。

我们能否放弃瑞典凉爽的夏日而去炎热的印度?我们收到来自印度的警告:

“今年夏天将是50年以来最热的,你们真的能举办成讲座吗?”我们知道这是考验,我们决心已定并且认为这个机会不能失去。我们一天也不想浪费。

最后,三位瑞典学员,加上一位居住在曼谷的瑞典学员和两位美国学员一起同行。R先生也将在印度帮助我们安排日程。R先生和宗教人士、新闻媒体等有很多联系。于是一篇非常有深度和正面的文章刊登在了六月份的《积极人生》(一种新时代杂志)杂志上,我们在上面刊登了广告,预告了我们即将举办讲座。

第一次讲座在6月25日星期日举行。大约35人参加。我们首先自我介绍,并且简要地介绍了法轮大法。然后开始教功。2小时后我们利用休息时间回答问题,然后又继续了2个小时,我们也放了教功录像片。

我们发现印度人非常感兴趣,容易教,并且思想开放。他们很热心,也很善良。他们中的很多人以前也尝试过不同的方法。一位女士K医生4个月前摔伤了膝盖,她曾经试过几种治疗方法都不见效。但是参加了第一次法轮功讲座后,她告诉我们,95%的疼痛没有了。6月26-27日和29-30日,我们在租的大厅里为新来的人举办了讲座。两位来自法国的学员加入了我们的小组,帮了我们两、三天,然后他们去了尼泊尔和印度其它地区。

九天录像班

九天录像班从7月1日星期六开始,第一天大约30人参加了,后来渐渐走了一些人。最后有四、五个人一天不落地参加了录像班全过程,另五人只缺席一、两天。有些人听不太懂翻译,有些人提早回家。一些人出现清理身体的现象,有些人可能没有真正理解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对此在第一天看录像之前就解释过,但是我们应该解释得更清楚些。

我们决定在每天放录像讲座之前读书,这对参加者帮助很大,他们真的很喜欢读书,一位男士告诉我们,他弟弟力劝他参加讲座。因为他弟弟自己不能参加。他不知道他是否参加九天录像班,但是当第一天讲座开始时他说:“某种事物让我来了,虽然我在夜晚要骑一小时摩托车才能回到家。”在九天班结束时,他说,他知道如果这些天下雨他就无法参加了,这时候正是梅雨季节,但这九天从未下雨。有一天晚上,他骑车回家,天很黑。他突然看见路对面有一堆石头,他没办法过去。他想停住,但是已经太晚了,他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眼一看,已经安全地过到路的那边去了。他安然无恙!他说:“我觉得老师在保护我。”这是法轮大法的奇迹。

晨炼

每天早上从6点到8点半,我们在公园炼功。有时有20-30人参加。有些人是新来者,他们是通过别人说起,或者只是路过而知道了我们。印度人像中国人一样习惯早上起来锻炼身体。

一天早上一个小女孩来到我们炼功点。她九岁,住在这个公园附近。她父亲有时早上也和我们一起炼功,她学功很快,对法轮功很感兴趣。有时她和我们一起读英文的论语。她说:“噢,佛法是中国上帝,对吧?”我们给她解释了佛法的意思。她喜欢和我们一起读书。她带来了一些朋友,很快,她也教他们炼功了。

另一天早上,有五、六个小孩好奇地望着我们,他们又脏又穷。当我们中的一个人过去问他们是否想来学,他们害怕地跑开了。一些新入门的印度学员用印度语解释说欢迎他们,很快他们就开始和我们炼所有的四套动功了。他们中一些人每天早晨都来炼功。我们问其中一个11-12岁的女孩炼功时感觉怎么样,她说觉得平静详和。

我们到德里一周后,发现一个更适合洪法的新公园:尼赫鲁公园。这个公园又大又美,很多人经常早晨来散步或运动。很多人来那儿学体操。他们在这儿从未听说过气功(甚至太极)。他们开始总是把我们和瑜伽联系起来。

当我们在公园炼功时,遇到一位在使馆工作的男士。他开始和我们一位学员交谈并且每天早上参加我们的炼功。他告诉我们他以前不做任何运动,只是一个月以前开始围着公园散步。最初,他告诉我们他肩膀疼,他仅仅想通过炼功来消除疼痛……他对教义一点也不感兴趣。他还说他不可能在地上打坐,因为他的身体僵硬。直到有一天他和一位瑞典学员进行很深入的交流,他未加思索地和她一起坐下,突然他以单盘式坐住。他非常吃惊又非常高兴!一天,炼完功后他告诉我们他打坐时的一个经历:在一瞬间,他听到肩膀里发出一个大的裂开声,随之是巨大的疼痛!他想:完了!更巨大的疼痛即将降临!!但是奇迹发生了,疼痛几乎全消失了。他非常激动,他让我们一个学员摇动他的手来检验他复原后的肩膀力量。然后,他甚至去书店买了《法轮功》和《转法轮》。

大众传媒

一位参加我们活动的男士是从中国政府的镇压中知道法轮功的。当他读了《积极人生》杂志的文章后,他决定参加我们的讲座和九天录像班。很多人感谢这篇文章。

一天晚上,我们见到了文章的编辑和写文章的记者。我们送给他们最珍贵的礼物《法轮功》和《转法轮》以表示感谢。

我们还会见了相当一些记者,一位《印度时代》(一家大的报纸)的记者访问了我们。当我们的一位学员告诉他一些中国学员的故事时,他被深深地感动并且流下了眼泪。后来他打电话说:“我想再访问你们。”刊登这篇文章后,他收到许多肯定的电话,他也想对法轮功有更多的了解。《积极人生》访问了我们并为另一篇将在8月发表的文章拍了照片。《商业标准》写了一篇文章并拍了一张我们在屋顶炼功的照片。《今日印度》(一份政治杂志)写了一篇关于中国文化的文章,里面包括了法轮功。一天,一位路过的年青女士想学我们的功法。她是《印度时报》(另一家大报纸)的记者,后来她决定报导我们。见过我们之后,她开始参加我们每次看讲法录像之前的室内炼功。她觉得动作非常有效,学了所有的五套功法。“India.com”,一个因特网站,也访问了我们。他们想在他们的网站上放入法轮功的消息。这次旅行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

其它花絮

白天,我们通常在旅馆自己的房间里里学几小时的法。室外太热,有时超过40摄氏度。有时我们分成两个小组做不同的事,例如我们一些人去访问各大使馆。

有一天我们在尼赫鲁公园见到一位男士,他邀请我们参加一个新的健康食品公司的开业典礼。恰好有许多各大使馆的官员,一些政治家和一个著名的电影制片人也应邀出席了。令我们又惊又喜的是,一些参加过我们以前讲座的人也到场了。典礼的结尾很有象征性,也很有趣,因为那位制片人的发言使我们联想到在印度洪法。例如他提到“源于小溪,汇成洪流”。在典礼的结尾,那位邀请我们的人指着我们,建议听众试一试法轮功,说每天早上在尼赫鲁公园炼功。

典礼后一些对法轮功好奇的人走向我们。一位印度朋友说:现在,典礼之后,你们就属于这大家庭了。无论法把我们带到哪个地方都是重要的,绝非偶然。

录像班结束两天之后,清早就开始下雨,我们在犹豫是否照常去尼赫鲁公园炼功。我们出门看一看,还好,不算太糟糕,于是我们叫了出租车。然后雨开始下大了许多。我们还要去吗?会有人到公园炼功吗?我们还是决定到那儿看一下。到那儿时,雨停了,空气凉爽清新。结果这次早上炼功效果非常好,几位新来的人和听过讲座的新朋友都参加了。

R先生的妈妈说:九天录像班之后,每个人都打电话给她,感谢她帮助安排法轮功到印度,并说法轮功有多好。她曾给很多认识的人发信通知我们的活动。瑞典学员在不同的日子(7月9-14日)离开了印度。两位美国学员仍在印度,准备做更多的洪法的事。我们发现了印度人的特点:他们总是热心于互相帮助。例如一些人学好动作后,就开始帮助纠正其他人的动作,并且特别热心地把法轮功介绍给更多的人。我们也惊讶于他们对精神的追求和对生命的深刻理解。即使只花了这么短的时间,我们也与印度学员建立了很深的联系。我们在这几个星期也学到了很多。在印度有很多人与大法有缘,还有很多很多的人还在等待着得法!大法超越语言、种族和宗教的限制。大法无边。

印度洪法组 2000年7月

(2000年8月22日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