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11日媒体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9月11日媒体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11日】法轮功成员在联合国大楼外抗议
Newsday.com
作者:梅·M.程2000年9月6日

沉默可以成为最响的声明。

至今,在联合国大楼外最引人瞩目的是数百名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静静地向高峰会议走来,在国际首脑集会的这条街的对面打坐。

法轮功示范活动是这天高峰会议期间发生在曼哈顿的一系列抗议活动中的一个。警察说,预计这个星期有数十个这样的示威。

多数身穿鲜艳黄色T恤衫,上写:“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1000名参加者庄严地从在35街的中国特使馆走到47街的联合国大楼。仅仅他们的人数就足以吸引住路人的目光,而抗议者们三人一排在街上行走时的宁静和有秩序更是为路人所留意。

抗议者们的话很少,但他们要传达的信息却很明确:对在中国和世界上的法轮功追随者的支持是一种促使中国政府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的力量。

在曼哈顿的一位大法学员,GAILRACHLIN宣读了一份法轮功团体声明,她说,“我们法轮功学员今天从世界各地聚集在这里,表达我们对中国政府持续迫害法轮功成员的愤慨,”在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这星期与世界元首会晤之时,我们提醒中国,它必须同其它联合国成员国一样,维持同样的人权标准。”

······
尽管中国政府将法轮功定为邪教,法轮功成员坚持说,他们是一种精神修炼,源于佛、道两家,并结合打坐和武术式动作练习。

根据中国政府自己的估计,仅仅在中国就有七千万追随者。此团体于去年7月在中国被禁止。许多公开炼习法轮功的人被监禁。


共同通讯社:法轮功2000人在联合国发起强烈抗议
2000年9月6日

纽约,9月6日(共同通讯社)-大约2000名中国精神修炼团体法轮功成员星期三在联合国前面进行示威,要求正式承认这个在中国被禁的团体,并释放被投入狱的成员。

此团体在联合国以及威尔道夫-阿斯多瑞亚宾馆(中国国家主席参加联合国高峰首脑会议的三日期间所住的旅店)前面发起的这个大集会是几次抗议行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根据法轮功在纽约的代表所言,在中国,一万名法轮功成员已被逮捕,约50人因在监狱里受虐待而死亡。

法轮功在星期三的纽约时代上刊登了一页的广告,上载有要求与江会面的公开信,并要求中国停止“这些野蛮和不人道的行径。”


自由亚洲电台:纽约抗议江泽民集会巡礼
记者:林保华 2000年9月8日

···这天,来自世界各地的一千六百个法轮功学员在纽约六个地方开展炼功活动,祈求被中共扣押的学员平安,要求江泽民停止镇压。除了哈马舍尔德广场外,江泽民下榻的华尔道夫酒店附近、自由女神像对面的炮台公园,还有纽约的三个唐人街:曼哈顿的华埠,皇后区的法拉盛,布鲁克林区的第八大道,都有法轮功的炼功队伍。

在去法拉盛的地铁上,正好碰上一批法轮功学员。他们一百多人来自澳洲。他们是向所在机构请假而来,是自付旅费,自己找住处。因为下星期在澳洲悉尼举办的奥运会开幕,所以出来的飞机票好买,但回去的不好买,而且价钱昂贵。他们为了信仰,为了伸张公义,作了很大牺牲,和中共以谋取一党私利为己任大相径庭,难怪XXX那样紧张了。

······
藏人旁边,是法轮功的炼功队伍,在隔邻的口号声中,他们仍是一声不出,目不斜视,默默为他们受难的兄弟祈福。见到和接触到的法轮功学员,多是为人正派、慈眉善目、温文有礼,在中国大陆人欲横流、道德沦丧的今天,他们是社会上比较善良的群体,可惜遭到如此浩劫。人间的不平事何日得以消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作的评论。)


多维新闻:南极臭氧洞历来最大
2000年9月10日

【多维新闻社10日电】美国太空总署科学家周五透露,南极上空的臭氧层最近受到「空前」的破坏,出现了迄今观测到最大的空洞,显示人类多年来排放到大气层的化学物质,已对地球环境构成史无前例的破坏,令人类更易受紫外线伤害,患上皮肤癌。

明报10日报导,今年观测到的南极臭氧层空洞,面积达二千八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相当于美国领土面积的三倍。从太空总署发表的图像所见,空洞把南极洲完全覆盖,并伸展至南美洲南端。在此之前,最大的臭氧层空洞在九八月九月出现,面积二千七百二十平方公里。太空总署科学家纽曼表示,他们早已预计今年的臭氧层空洞会扩大,但却没有想像过会这样严重。


中国时报:大陆荒旱不改善恐撼动国本
2000年9月10日

大陆新闻中心/台北报导中国大陆正面临一场大范围的严重水荒,据「华盛顿邮报」引述有关专家的话指出,缺水问题若不解决,将阻碍未来中共的经济发展,甚至引发环境和政治的危机。

报导说,造成中国大陆水荒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温室效应、长期乾旱、滥用水资源、人口过多和沙漠化等。

目前,大陆整个华北地区都有缺水的情形。以山东为例,今年春季的降雨量就比去年锐减了百分之八十四。为了争水,不少地方都发生群众斗殴的事件。山东省安丘县在七月六日就发生官方派人堵水,引来村民手持农具抗争,不得已派公安镇暴,结果造成一名官员死亡,不少村民和公安受伤的骚乱事件。

事实上,华北其他一百多个城市的情况都和安丘差不多,迫使不少地方都对工业用水和居民用水开始实施配额制。即使在常为洪涝所苦的重庆市,今年的水道高度已落到近四十年最低的水位。今年中国大陆夏粮的产量也掉了百分之九点三。

据「中国水危机」这本书指出,中国大陆对水资源的错误管理已有好几个世纪,但共产党上台后,引发的损害最严重。以上海为例,超过一千万的人口都仰赖单一水源,以致地表都开始逐年下沉。

专家在书中还指出,历年来中国官方处理的最糟的就是黄河。由于黄河过去时常泛滥,不得不筑堤来防洪,甚至兴建一些水坝来蓄洪,这些措施虽有成效,但看在专家眼中却是扼杀了河川,「黄河再也不是一条天然的河流。」

的确,黄河自一九七二年起就开始出现断流的现象,而且情形愈来愈糟。在一九九六至九八年期间情况最严重,平均每年断流天数达一百零六天。虽然中共官方努力改善水源的储存和管理,使得今年黄河断流的情形稍微好转,但仍免不了有地方民众以暴力抗议被截水的副作用。

由于安丘的不幸事件,官方开始为当地农民开辟新的储水道,但代价却是牺牲一些农地。类似的情况其实在其他地方也一样发生,谁的政治影响力大、谁的抗议声音高,谁就能获得官方的补偿。

专家指出,中共长期来廉价的用水政策也等于变相鼓励人们浪费用水。为此,官方已开始考虑提高全国的水价,但又担心引起民怨,因此加价的脚步恐怕不会太快,要真正反映成本应该还有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