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上对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的忧虑在增强


【明慧网2000年9月14日】Lancet 2000年; 356期: 920 - 922页。

由于中国政府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施以精神病治疗,精神病学和人权组织呼吁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出面干涉并制止在中国进一步的“精神病治疗的误用和滥用”。美国纽约医学院精神病学荣誉教授Abraham Halpern警告说:“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而且现在绝对是紧要关头,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应立即采取行动,否则问题将会比我们在前苏联看到的更加严重”。

法轮功结合了佛家,道家和中国传统气功的理论,于去年七月在中国被禁止。自此,600多名并没有被诊断为精神错乱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在那里,他们被强行注射和服用其它不适当的药品以使他们放弃信仰。根据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所说,至9月4日止,至少有50名成员死于监禁。

Viviana Galli(肯塔基州,福特·坎伯尔的BLANCHFIELD军队社区医院)说,“不可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21世纪世界上的任何国家。”Galli在四月随美国精神病学会(APA)访问中国。

Halpern说,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精神病院的监禁,目的是将他们冠以“精神病和疯狂症”,从而诬蔑法轮功。今年初,警察承认在北京附近的周口店精神病院曾关押了约50名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进行“再教育”(请见LANCET2000;355期:495)。Halpern并补充说,“我怀疑很多政治异见人士正在遭受类似的对待。”

在此期间,多方的努力正在加紧迫使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出面干涉。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已经呼吁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采取行动。上星期,关注人权的医生们对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持续迫害表示深切的担忧。另外,日内瓦精神病学组织委员会的委员们将在11月开会,对包括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在内的一些事情进行讨论。Halpern说,“但是,即使WPA采取行动的话,我仍怀疑它是否能采取恰如其分的行动。”他还补充到:“在APA中已经有很强的情绪要脱离WPA。如果这次WPA不能对中国所发生的事做出努力,这将成为APA彻底不能容忍WPA,从而决定脱离的最后原因。

但是在英国伦敦皇家精神病学院担任医疗道德分会主席的Martin Deahl说:“我们学院基本已知道这个问题,但是必需谨慎地与中国合作,谴责他们只会使他们疏远。显然所有系统都存在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最好是尽力鼓励大多数不搞滥用精神治疗,而且又愿意提倡好的医疗作风的人们。”

同时,一个大规模的示威集会将于9月6日在纽约中国驻联合国办事处门前举行。一个去往联合国的游行将会把这次活动推向高潮;这次游行将在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预定发言的时间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