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正邪自古如冰炭,毁誉于今辨伪真”

给中共中央、地方各级领导,及社会各界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0年9月14日】 记得当年岳飞精忠报国,却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致死。可是秦桧虽然有本事害死岳飞,却怎么也逃不掉遗臭万年的下场。

当我在十几年前听到岳飞的故事的时候,也正是在打倒"四人帮",结束了十年动乱之后。那时,举国欢腾。谁又会想到:转眼之间,岳飞式的悲剧将再次上演,文化大革命的一套会重新再来。

当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后,身体上的各种病症全部消失;许多医学无法治愈的慢性病、晚期癌症得以愈痊;法轮功正在给全世界千千万万的民众带来健康的身体,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真实的科学奇迹、人间神话的时候,中国的媒体却置这铁的事实于不顾,将极少数人不遵守法轮功的要求而导致出偏的事例强加在法轮功的头上,从而以此为依据攻击法轮功。可是真正了解法轮功的人都明白:从出偏事例来看,很容易发现这些人都没有能够遵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如果他们真正能够遵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他们就不会出偏。从这一点上看来,这些事例恰恰说明和印证了法轮功的科学性。从另一方面讲,不能按法轮功的要求去做就不是法轮功的弟子。普通的人发神经病、或死亡等与法轮功有什么相关。从古到今,有多少人找医生看过病,然后又发了神经病、或死了?你能说医生不能看病,致人死亡吗?

又有报道说法轮功敛财。可是所有的证据都是捏造的。真正了解法轮功创始人李老师的人都知道:李老师两袖清风、不记名利,高风亮节,令人赞叹!千千万万法轮功真修弟子都是不赌、不骗,拒收贿赂、廉洁奉公,甚至有些该得的名利都让给他人。真正修炼的人根本不会把钱财看重,怎么可能敛财呢?说人敛财要有根据,为什么现在连让法轮功学员请辩护律师,进行法律咨询都不敢呢?

可能有人认为修炼法轮功会危害社会的稳定。其实法轮功修炼者是不干涉政治的。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任何环境下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警察这样打他们,他们都不恨警察,反而关心警察打累了没有,给警察擦汗,这样的人怎么危害社会的稳定?其实他们有力地维护着社会的稳定。如果每个人都像他们这样善良、真实,做事先想到别人,不图私利,这个社会就真正地美好了,也就真正的稳定了。相反,如果一个社会好坏不分、黑白颠倒;说真话要进监狱,做好人要遭拷打;把谎言充作真实,把做恶当做必须。这样的社会必然坏人横行、危机四伏,那才是真正的不稳定呢。

有些不了解法轮功的人不明白:为什么要采用"文革"时的"一言堂"的方法对付法轮功?开始时我也在想:为什么要给法轮功造这么多谣?为什么非要要把好的说成坏的,真的说成假的,善的说成恶的,正的说成邪的不可呢?很快我想明白了,就是因为法轮功讲的都是真理,它太好、太正,没办法打倒它。谎言要想战胜真理,用什么办法呢?只能是"一言堂",不让人家开口,否则自己就会被揭穿。法轮功这么好、这么正,要想打倒它,怎么办?只能是造谣,先把正的说成邪的,好的说成坏的,才能打倒。否则,纵然是能控制国家、军队、警察,也不好意思在世人面前说:"我要打的就是好人","不许你说真话"……等等这样的话吧。

只不过呢,公道自在人心。究竟孰是孰非,相信那些正直、善良的人们不难做出正确的判断。"邪不胜正",真理也一定会战胜谎言,这本是历史的必然。

作为一名中国在海外的生物学博士研究生,我一直衷心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幸福祥和,实在不愿意看到国家、民族再次遭到不幸。"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在此,我愿不揣冒昧,真诚地向社会各界提出几个问题:

1. 我想请问某些中央、地方领导:在你们处理法轮功问题时,你们有没有本着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做没做过大量的调查研究?当你们把全中国这么多好人当作坏人打压,大量制造着真正的冤假错案时,你们有没有扪着自己的胸口问一问:你们是不是真正做到了对人民负责、对党负责、对国家负责?

2. 我想请问一下某些新闻工作者:当你们用肆意捏造的谎言对法轮功创始人李老师进行人身攻击的时候;当你们对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身体改善、道德回升的神奇事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却把某些并非法轮功真修弟子的出偏事例强加在法轮功头上、甚至编造虚假事例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恪守新闻工作者客观、公正的职业道德?你们这样做向上则是蒙骗各级领导,向下则是愚弄人民群众,你们敢不敢面对自己的良心?

3. 我想请问某些警察、公安:当你们严刑拷打着这些只是想说真话,只是想炼炼功,只是想做好人的人的时候;当你们毒打着那些自己的人民,毒打着那些妇女老人、甚至孕妇的时候,你们怎么能下得去手?你们究竟是在保护人民,还是在镇压人民?你们配不配人民警察、人民公安的称号?你们敢不敢问一问自己:我还有没有良心?

4. 我想请问一下全中国的人民:当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冒着丢饭碗、下监狱、甚至被打死的危险也要告诉全社会一个事实,那就是:法轮功是正的、好的,的时候;当法轮功学员将他们的大真、大善、大忍之心在高压之下不断地向全社会展现出来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分辨谁真谁假、谁正谁邪?我们自己究竟是已良心麻木、甚至在随波逐流?

有谁愿意文化大革命的悲剧再次重演?有谁愿意生活在虚伪和邪恶之中?有没有勇气顺应"真、善、忍"的宇宙真理,这是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的问题。我们自己的抉择将决定我们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