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26日各地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9月26日各地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27日】【大陆】大陆许多省市出现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材料

山东某市大街小巷出现“告江泽民”一文,公安、群众很多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庄严声明。江西某地区已将揭露邪恶势力总代表江泽民的材料送到世人手中。同时,很多省市的大法弟子已将近日明慧网的重要文章印发给广大学员,并将以法为师,坚决维护大法不被邪恶势力所破坏。



【英国】60多岁英国白人学员将于“十一”前后在中国驻英使馆前炼功打坐

60多岁的英国白人学员罗伯特.吉布森(Robrt.Gibson)的申请今天得到批准,他将于9月26日早10点到10月1日晚10点昼夜24小时在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前炼功打坐,表达支持大陆学员、要求江泽民停止镇压法轮功的心声。届时将有限定数额的其他英国学员参加这一活动。

罗伯特, 家住伦敦,修炼大法十九个月,在上月底召开的英国第二届法会上发言交流自己的修炼体会。上星期五晚小组学法时,他听到关于登在明慧网上的《告江泽民书》和近期大陆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他表示要去中国大使馆前炼功,以表心声。他向警方的申请很快得到许可。罗伯特的儿子,白天工作,晚上将加入父亲的行列。

本文发稿时,罗伯特和其他学员已在伦敦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前开始了为期5天半的“十一”前后炼功洪法表心声的活动。


【大陆】秦皇岛警察开始大规模抓捕,深圳警察开始大面积骚扰

9月20日前,秦皇岛市警察就已开始大规模地抓捕大法学员,许多大法弟子以法为师,不为邪恶所带动,纷纷离家进京或采取外出游动方式向政府、向世人讲清真象。

9月20日以来,深圳警察开始大面积的对大法弟子进行监控、跟踪和逐户登记调查,尤以罗湖区更为严重,对于说"炼"的学员当时就抓,目前深圳一些学员已离家出走,继续投入到向政府、向世人讲清真象的"助师世间行"中来。


【大陆】河北省唐山地区唐海县公安于一月前将走出来证实大法的四名弟子抓捕,并严刑拷打,查问资料来源, 及放弃修炼。 他们是: 曹南(冀东油田职工,一年前曾因在外炼功被拘留三个月。)、叶淑香(冀东油田家属,在牢里被打得小便失禁)、扬秀珍(个体户)、 张瑞莲。

该县公安公然违反法律、任意撕拆大法弟子的私人信件。


【大陆】山东一个家庭的不幸遭遇

张正是山东某县一办公室主任,妻子做文秘科工作,大女儿张琳在某乡中学教书,小女儿现在读书。

自从去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张正被单位关在招待所强制转化达48天,后来因为与功友切磋交流修炼心得被拘留一个月,并撤去主任一职,因为今年春节上访,又被拘留一个月,出来后被判两年劳教、开除党籍。

张妻因今年春节上访被拘留一个月,出来后,被单位关起来,专人看守,强制转化,逼迫其写保证书,为了迫其就范,自今年2月份至今,不仅没发工资,就连150元的生活费也不发,单位领导主任说“我就不信我这发工资的耗不过你这不发工资的”。在其被关期间,其大女儿正在学校遭受非人折磨,张正两名年轻同事出于同情心前去探视,回来后居然被这单位领导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多次。因家中生活无来源,张妻被迫于农历五月初九外出打工,这时县里正准备办第二期“学习班”,这位单位领导到张的亲家找人时居然挑拨人家亲戚关系。现张妻已被开除工职、开除党籍。

张琳于3月14日被罚款3000元,在交了200元“学习班培训费”后,进入乡政府院的一个小院内参加“学习”。在“学习班”上被逼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材料,不写就进行肉体上的折磨和人格上的侮辱。为了攻击大法,在县领导授意下,到处传播谣言说张琳的父母炼功挣了几十万,因苦于无证据,就逼迫张琳写揭批父母的材料,并准备录象到电视台放,在阴谋失败后,就将张琳打得昏过去,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两个星期后,眼圈还发黑。

每天都会有带班领导带领一批打手对和她住在一起的功友们殴打;还逼迫功友之间互相用扫帚抽打、互相扇耳光,不动手就从背后打他们;某些领导还直接指挥打手用盛大粪的铁桶扣在功友头上用铁锨拍打;有一个乡长有时打人打累了,就将石头放进功友的衣服里,他坐在后面随意蹬着玩;有时也怕被看见是谁打的人,就让功友们手搬着脚,不准回头看,他们从后面踢、踹;这些领导们还逼迫功友坐在雪堆上,打开电风扇吹;因为怕打人的恶劣行径被人知道,就不准他们走出小院,晚上也不准回家,这些功友们被迫男女共用一个厕所、男女同住一室;他们就睡在一间大教室的水泥地上,门敞开着,这些领导和打手们在晚上也可随时随意进入对她们进行骚扰;他们还曾连续四天被限制进食、不准上厕所。她被非法拘禁关押长达近三个月,对她的处分还有停发2、3、4三个月工资,不过至今也没有发给她一分钱。现在家中只有一位68岁的老太太和一个11岁的小女孩相依为命,经济上没有来源,只得依靠亲属的接济度日。

从这个家庭的遭遇,人们不难看出是谁制造了人间惨剧?是谁在破坏家庭和睦、破坏社会安定?是谁在摧残人的身心健康?孰正孰邪,人神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