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莱士专访看一个泱泱大国领袖的荒唐


【明慧网2000年9月8日】在纽约联合国千年峰会前夕,中国国家主席破天荒首次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华莱士先生的专访,配合在美国耗资巨大的中国文化宣传活动和宗教代表团的参访宣传,对海外民众开展广告式的“印象教育”。

然而,此番“形象工程”的效果却适得其反,甚至令人生厌。这样的结果由于中国的人权劣迹本应不难预料。不过,所谓当局者迷,智商和专横多半使江泽民等人对此不仅预计不到,或许还不知何故,甚至不愿承认。

在华莱士先生的专访中,有关中国镇压法轮功以及其它气功、宗教活动的问答应该是最为热门的话题之一,因为“中国残酷迫害信仰自由”在国际上已经是广为人知的事实。

如果江泽民能象对“六、四”学生表示同情那样对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宗教信徒,这次的“形象工程”说不定真能改变公众对江泽民的印象。只可惜,这位国家主席已经不打自招地承认镇压法轮功和迫害信仰自由皆出自其本人之手,并摆出一幅决意“一条路走到黑”的死硬态度。

且看他如何回答华莱士先生的提问:“他们的头领,李洪志,自称是主要佛主转世再生,也是耶稣的转世再生。”然而,这一指控在李洪志先生出版的书籍和公开的言论中查无根据,且在“我的一点声明”中李洪志先生明确声明“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是释迦牟尼”。根据中国官方提供的资料,这种说法源起于李洪志先生的两个背叛师门的徒弟。而在国际舆论面前,将这种从两个卖师求荣的宵小那里道听途说来的无稽之谈,作为镇压法轮功、将上亿法轮功学员推到政府对立面的依据,真让天下人见识了一个泱泱大国最高领导人的荒唐。

不过,此公开口即谈“佛主转世再生”、“耶稣的转世再生”,也道出了其失去理智地非要镇压法轮功的深层原由。常言道:“一山容不得二虎”,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尽管李洪志先生一再声明“与‘政’无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如若法轮功真正带给上亿学员身心益处,那李洪志先生备受尊敬的程度和广度是可想而知的。不难看出,强烈的嫉妒心和权力欲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关键原因。

江泽民告诉华莱士“你相信吗?他说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地球即将爆炸,事实上他所说的仅仅是欺骗人民的谬论。”同样是从那两个宵小那里听说来的,不用说华莱士先生不相信,没有一个有头脑的人会相信这种说法,而江泽民却相信并且津津乐道。其实,只要查一下李洪志先生的《北美讲法》一书就有“所有称在一九九九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这恐怕是为什么中共要销毁查禁法轮功书籍的原因。

江泽民还告诉华莱士,法轮功已经造成数千学员自杀。这种说法比中国官方指控法轮功造成1400例致病致残致死又进了一大步,且不论这一千多案例是真是假,一个国家领袖在国际媒体面前竟如此毫无理性地信口雌黄、随意捏造,真令人啼笑皆非。

而让人只有哭的是,只要江泽民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就能在全国上下掀起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和关押监禁,数十人被迫害致死。“许多家庭被打碎了,许多生命消失了”,这从江泽民口中吐出的话成了对他自己的指控。

就在江泽民等人矢口否认迫害信仰自由、努力营造旨在为血腥镇压涂脂抹粉的政治宣传同时,世界各大媒体不断报道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和镇压其它气功宗教活动的消息。这真是给正在试图改变形象的江泽民一记响亮的耳光。

实际上,除了在严格控制舆论的中国大陆,在言论自由的海外任何公关宣传也无法抹去那些残酷的事实。不久前,八十多位美国国会众议员联名致函柯林顿总统,要求他在纽约峰会敦促江泽民停止镇压法轮功。就在纽约峰会期间,美国国务院发布年度全球宗教自由报告,强烈批评中共镇压信仰自由,其中多达数十页的具体事证是有关大陆众多信徒遭到酷刑折磨、有些甚至被迫害致死。这些都是中国领导人不愿承认和面对的。

自去年下半年,江泽民几乎每次出访必为镇压法轮功辩解。甚至去年在新西兰参加APEC领袖高峰会上,还将中共批判法轮功的小册子亲自送给美国总统柯林顿。从一个大国的最高领导人亲自为了一个国内事务在国际上如此卖力大做公关可见,江泽民本人对于镇压法轮功和信仰自由也感到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被权力放大的偏执心理却促使江泽民自以为可以掩耳盗铃。可是,与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一样,其一人之荒唐带给国家和人民的灾难却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得为之承担的。

中国人,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摆脱奴性、不再发生一人独断专权、万众齐呼紧随的政治运动?当我们人云亦云,甚至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难道中国大陆不断发生政治灾难只是中共领导人的一意孤行而没有我们的责任吗?这不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反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