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月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月1日】
1. 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骇人听闻的迫害大法弟子暴行
2. 国家机关迫害大法弟子劣迹
3. 一百多名各地学员在北京丰台某地休息时被抓
4. 海南省安宁医院六位修炼法轮功职工(医务人员)的情况
5. 山东省泰安市大法弟子受迫害名单(2000年10月)
6. 湖北十堰公安局疯狂抓捕大法弟子100余名
7. 哈尔滨弟子发材料被抓
8. 鸭子圈(哈市女子看守所)给弟子强行灌食
9. 北京怀柔县看守所的罪行
10. 大连被非法教养部分弟子情况
11. 华北油田及任丘市大批进京上访大法弟子被劳教
12. 北京弟子往警车里发放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抓
13. 承德市关押20余名欲进京大法弟子
14. 黑龙江东部消息
15. 鸡西部分邪恶势力电话
16. 吉林省松原市弟子护法被抓
17. 山东莱西恶警录
18. 迟到的消息:学员弘法被强劳,两名打手当场晕倒
19. “爸爸,你不用管我”


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骇人听闻的迫害大法弟子暴行

据可靠消息,发生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里的骇人听闻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

1。1999年10月份,齐齐哈尔市去北京证实大法好的大法弟子很多,女弟子们都被关押在富裕县看守所。其中有一名女弟子,被扒光衣服扔到男监,结果被男监的犯人轮奸。这名女弟子现在被她的家人看管起来不让她与任何人接触,特别是大法弟子,家人害怕此事被曝光后会遭到更惨无人道的迫害。

2.再前一段时间,监狱中的警察强行给一名男大法弟子灌毒品(白粉),这名大法弟子在毒瘾发作后,发出令人心碎的痛苦惨叫。

3.在案顺路看守所,因为进京上访被捕的大法弟子很多,警察提审不过来,就让当地的"615"法轮功办公室的人员拉过来一些人帮助警察提审大法弟子,可是其中有一个人面兽心的王科长(身体不高,比较小,姓名不详),他借提审女大法弟子之机,用他邪恶的手在这名女弟子的阴道里乱抠,折磨得这名女弟子双腿几乎无法站立。

最近,因为齐齐哈尔市进京证实好的弟子越来越多,有关的部门又下达了文件,所有坐火车去北京的人员都要出示身份证,一旦确认是大法弟子要去北京,就会被截回或者把弟子强行赶下火车。这就是江泽民大言不惭所讲到的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中国就是这样依法治国的?


国家机关迫害大法弟子劣迹

一年多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势力用尽了各种邪恶办法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近日,由国家工委组织的对国家机关的大法弟子强化洗脑,把学员送到劳教所办班转化。农业部已分三批将10名学员送到团河、天堂河劳教所进行所谓的办班(另有4名弟子几次和邪恶抗争,最后机智脱身,继续揭露邪恶)。邪恶势力的伎俩不过是把学员送到劳教所后,先给学员看两本所谓“被转化”者的“揭批”材料,然后让所谓“已转化”者与学员交流,邪恶者做记录,然后回去研究与学员交谈的记录,找出学员在法上存在的不清醒的漏洞,再一个一个地找学员灌输它们伪善的一套邪恶学说。在法上有不清醒认识的学员,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使自己要更加清醒,不要给邪恶者任何市场,在法上认识法,揭露邪恶。特别是要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师父的经文《排除干扰》)其实,认真学习师父的经文《窒息邪恶》、《除恶》和最近的讲法以及英国学员写的“去除魔性”的心得,不难辨别他们伪善的一套。

北京市朝阳区农业部某大法弟子于10月11日从朝阳看守所回来后,被农业部强行送到密云、顺义、朝阳金盏乡招待所,强制管制近一个月。期间多次让该学员写保证和大法决裂,并将打印好的所谓“保证书”让其签字,被拒绝。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农业部负责法轮功转化工作的丁淑华和该学员的母亲商量,让其母将其领回家,再次强行看管起来。并说防盗门和锁由单位报销。其母不同意,农业部定于11月14日送该学员到劳教所强行转化,该学员于11月13日夜间机智地脱离魔爪,现流离失所,仍在证实大法。在此之前,该学员因证实大法共被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三次,并曾被关入轻微精神病院4个月之久。


一百多名各地学员在北京丰台某地休息时被抓

12月21日晚7:30左右,约一百多名各地学员在北京丰台某地休息时被抓。这些学员小至两岁、大至七八十岁老人,来自辽宁、平顶山等地。警察来到时就开始残暴地打人、铐人、电人。另有四五十名学员机智、勇敢地冲出了出去。开始来的警察有不少是外地的。后来才有大批北京警察赶到。  

特提醒外地及北京的学员在目前复杂的情况下要更加理智清醒,发挥主动性,尽量减少损失,“怀大志而拘小节”。以便更好地“助师世间行”。


海南省安宁医院六位修炼法轮功职工(医务人员)的情况

2000年10月1日,六位职工中有三位党员利用公休假期到北京和平请愿,想让政府和世人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给大法修炼者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然而警察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马上把其中一位学员徐绍秀给抓走。并由安宁医院派三位职工(其中一位是安宁医院人事科长)去北京接她。他们把人接回后直接送到派出所,而未按照院规留在本院,后来这位学员被送劳教一年、罚款4500元,造成家庭经济困难。另外两位学员各罚款3000元、强令离职离岗,并严管禁止与学员来往。

一个月前,又有两位学员来北京和平请愿,后被公安带走,未履行法律程序直接送劳教所。其中一位学员许灵月被罚款10000多元,另外一位学员被罚款数额不详,目前两位学员都被非法无限期关押。这两位学员在去北京之前已经知道医院要将她们开除公职。

另外一位学员年龄稍大,但也因为坚持炼法轮功被勒令提前退休,并严加看管。今年六月,海口市公安局和城西乡派出所非法进入该学员家搜查,抄走大法书籍,甚至连学员的小孙子的座垫也被强行说成是炼功物品抄走。之后,公安又给家属施压胁迫他们限制学员的人身自由,不让出门及与其他学员见面,并收走身份证,威胁说如有发现问题马上抓人。

试问一下,在中国有哪一条法律说炼法轮功的人要罚款?!为什么法轮功修炼者要不断的上北京和平请愿呢?政府应该好好想想了!善良的人们也请好好想一下吧!


山东省泰安市大法弟子受迫害名单(2000年10月)

强行劳教的:杨成美,程爱玲,周敏,翟金平,张立平,裴凤兰;

强行关押看守所的:李浩脉(男,63岁,市教育学院副教授),刘振明(男,原市第一实验学校副校长),翟玉玺(男,原泰山区土地矿产局副局长),王传秀(女,心中乐大酒店职工),张胜海,杨成元(男,62岁,市食品公司退休职工),肖振宝,杨继胜,田生芹;

强行关押拘留所的:李苏平,张宪梅,贾世洁,邹贵莲,卜令芹,李爱华,谷静,沈曰英,燕兰英,任秀梅,金花,王胜利,赵卫东,赵传峰,贾曰水,巩西强,王志安,李加文,董立学,公红卫,宋其爱,马俊亭;

强行转化学习的:裴凤芹,贾悦福,贾峰,冯爱民,冯承俊;

以上只是部分受迫害学员名单,自99年7月以来,因坚持修炼正法而遭到无罪拘禁的,人身受到伤害的,个人财产被无端掠夺的大法弟子数不胜数,个别公安人员强盗一般的行为甚至让旁观者都为之寒心。


湖北十堰公安局疯狂抓捕大法弟子100余名

12月24日夜,正当西方人同庆圣诞之时,在湖北十堰却上演了一幕大肆抓捕法轮功弟子的丑剧。据悉,此行动自下午6时开始,各派出所以找谈话为由将学员带走,随即直接投入看守所,人数在100到150之间。此次被带走学员多数曾去北京上访,有的刚被放出几天。十堰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一夜之间爆满。

由于近日十堰至京上访人数俱增,加之元旦春节来临,市公安局于半个月之前就已举办强化学习班,非法带走数十名法轮功弟子,实行封闭式管理,禁止与外界接触,而今又无理强制将100余名法轮功弟子刑事拘留,实在是邪恶之极。据说省里来人亲自督战,不知是否又是江泽民为庆祝元旦、春节而厚着老脸故技重施。它们的所作所为已激起了广大法轮功家属及市民的愤慨,包括以前对法轮功不支持的家属也通过这次非法大抓捕认清了其邪恶本质。

在此正告那些乱抓乱捕法轮功弟子的执法人员,不要以为得势一时便可猖狂一世,我们的“忍”决不是对邪恶的姑息和纵容。

到12月27日,已知十数人劳教。


哈尔滨弟子发材料被抓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象,救渡世人,哈尔滨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讲清真象。10月15日晚某大法弟子在发送资料时被哈尔滨和兴路派出所发现后,其民警王小东,孙某等人在南岗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张金斌及市局一处等人在场的情况下对该弟子进行严刑拷打,刑讯逼供近一夜,强行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与大法无关的东西。第二日被送进拘留所。这些恶人充当江泽民的低级打手,为的无非是保住自己的一点私利,但他们没有认识到,阻碍善良人知道大法真象者将成为江泽民之流的陪葬品。


鸭子圈(哈市女子看守所)给弟子强行灌食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我们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证法是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还法轮大法一个清白,但是公安人员却把我们关押判劳教,在哈尔滨市看守所里关押期间,对我们进行体罚谩骂,我们为了在狱中证法,集体进行绝食,在绝食的第三天对我们进行了强行灌食,灌的是牛奶水浓盐水及不知名的黄色药物,大法弟子被折磨的身体痛苦不堪,灌食后还让犯人看管不许吐,吐了再灌,更有甚者王科长和(其他不知名的管教和医务人员叫嚷,灌、吃饭也得灌,一边灌一边谩骂,一个小时不到就强行灌了九个人,其中一个弟子身体很瘦弱就说你吐还给你灌,然后再把你按住给你打针来威胁恐吓,还有一个60多岁老学员在一小时期间就被灌4次,被送回监所时已不能说话。


北京怀柔县看守所的罪行

12月10日我们被抓到怀柔县看守所,经过几次提审,学员不说自己真实姓名和地址。12月12日下午2:30分,我被预审员周立东提走被审问,当时,还有一个年轻人,他个子不高,大约二十一、二岁,从表面上给人感觉挺干练的,可是骨子里藏都是亵渎大法,骂师父的毒液,他和周立东把我带到第九预审室,让我坐在地上炼功,并且是双盘,过几分钟之后,他们拿了一个圆蹲子,里面装满了沙子、石头,大约有八十多斤,据年轻人讲,如果我说出我的真实姓名就放我,如不说,把蹲子放在我的腿上,如果再坚决,就放两个平放在我的腿上,我知道我平时炼功时间短,没有好好炼功,他们这么做,无外是给我提高心性,我心里真是难受,最后想到师父,突然觉得并不重。5:30分放我回18号看守室,第二天被置于19号看守室,据刑事犯兰阳和范增慧讲,前几批大法弟子在这里和邪恶做斗争时,女弟子如果晚上炼功,就脱光衣服,用凉水往身上浇,每人100――150盆凉水。男弟子只穿裤头到外面冻去。非常残忍,而且看守所的队长们串通一起不让大法弟子炼功,谁炼功就打谁,有年岁大的女学员炼功,一个看守所队长,用电棍电她,电棍连充了3天的电池全都用完了。整体来说怀柔县看守所上一个邪恶的黑窝。

怀柔看守所在北京的郊区,从市中心坐916长途客车到怀柔有站。


大连被非法教养部分弟子情况

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劳动教养院的大法弟子的近况:至12月25日,男弟子约100人,女弟子约130人,大家大部分都写了复议书,并要请律师,对被判“扰乱公共秩序”不服,提出给大法正名释放无辜在押学员;并提出要与家人会见。判二年,三年的最多,一年的很少,也有个别判一年半的,有判一年的弟子到期后仍被无理加刑的。

最近,有84名弟子集体绝食,证实大法清白,以生命护法,到12月25日孙连霞等10名弟子绝食已长达9天,并仍在继续。绝食期间,所有的弟子都被用暴力强行灌食,高大夫(女)被用暴力摧残导致吐血,呼吸困难。以下是在大连市教养院被关押的部分女弟子的名单。

董桂艳,34岁,进京在天安门被抓,3年;
蔡淑芬,61岁,无故被抄家被抓,3年;
马爱华,50,向世人讲清真相,2年;
刘丽霞,36,向世人讲清真相,3年;
陈县萍36,上访抄家被抓,3年;;
王桂芹,46,上访,2年;
孙玉英,44,上访,2年;
马淑明,42,上访,2年;
王淑梅,43,上访,2年;
单宝芹,24,上访,2年;
王莲花,47,上访,3年;
刘春英,36,上访,3年;
王江,34,上访,3年;
蒋桂荣,46在家无故被抓,2年;
高翔,34,在家无故被抓,3年;
李娜,32,在家无故被抓,3年;
以上16人。

王立兰,62岁;王秋霞,47岁,李岩松,52岁;
隋俊琦,47岁;朱相喜,37岁;
李红,47岁;薛楠,23岁;周长风,34岁;
马海舰,46岁;刘华斌,49岁;
冯淑兰,52岁;王芹,61岁;盛秀兰,48岁;
刘福荣,32岁;于翠英,62岁;
杨索文,43岁;纪玉梅,26岁;张义杰,29岁;
隋淑萍,40岁;蔡娟,37岁;
张义超,32岁;宋玉萍,35岁;尹君,33岁;
王秋萍,51岁;王金枝,43岁;
姚慧,29岁;张雪梅,31岁;齐美玲,33岁;
吕丽,44岁;倪俊玲,65岁;
马翠莲,45岁;顾延云,49岁;宋万花,39岁;
王辉,59岁;连旭,24岁;
朱玉风,39岁;梁美花,55岁;曲淑梅,38岁;
梁香莲,52岁;王文凤,62岁;
邢丽美,65岁;李平;孙倩毅;
以上43人。

李春晖,33岁,2年;刘淑香,51岁,1年;王荣红,34,2年;
王海英,29岁,3年;全晓男,29岁,3年;王静,26岁,2年;
万冬霞,33岁,3年;赵晶,36岁,2年;张华,47岁,2年;
万晶,46岁,3年;曲玉环,38岁,2年;王互荣,40岁,3年;
吴月菊,49岁,3年;胡淑珍,44岁,2.5年;杨淑荣,45岁,2年;
潘玉莲,55岁,3年;杨淑珍,51岁,2年;谷春花,53岁,2年;
孙瑛,59岁,3年;姜瑞虹,60岁,2年;李东方,41岁,2年;
许竹兰,57岁,2年;付兰菊,57岁,2年;杨淑华,54岁,2年;
吕振荣,52岁,2年;谢德文,38岁,3年;宋淑香,59岁,年;
李冬凤,43岁,2年;于飞,32岁,2年;刘晓莉,44岁,1年;
刘佳,21岁,2年;谷安宁,31岁,2年;张静,29岁,2年;
丁红,33岁,2年;于卫红,35岁,2年;王久云,57岁,2年;
沈爱华,32岁,1年;韩丽,30岁,3年;尹益君,36岁,年;
张福玲,45岁;
以上40人

知道姓名者计83人;另有14人被带往姚家看守所。


华北油田及任丘市大批进京上访大法弟子被劳教

十月的护法高潮中,华北油田及任丘市的大法弟子通过学法切磋,在散发了五万多份传单之后,许多大法弟子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华北油田为十七人,任丘市为五十多人,近日多数被劳教。使本地区一跃成为河北省名列前茅的“重灾区”。

华北油田有测井公司的李静玲、王淑珍,油建一公司的李丹凤、付艳菲;二机厂的翟淑芬;运输公司的廖永恒、秦淑娥,均劳教三年,李茹兰、方竹英劳教二年;采油二厂邬志东在霸县复印材料时被霸县公安局拘留三十天,由华北油田公安处王处长接回后,本应释放却继续拘留;测井公司杨国生、王军,采油二厂李建斌十月二十七日站出去,被关押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现已劳教。

2000年3月劳教三年的学员卢占平,9月劳教三年的学员郑淑艳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北勘学员何会方劳教地点不详,张学勇在万庄劳教一年。任丘市已有七名大法弟子批捕,四十多名被劳教。华北油田党委书记到河北省作检查。

另:张学勇(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石油科学研究院廊坊分院职工):1999年10月以文字材料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2000年3月12日,河北省廊坊市公安局以传看国际互联网上下载的法轮功创始人相片为由拒捕,在公安局遭毒打后,被非法关押在廊坊市看守所,6月30日,又被非法判为劳动教养一年。

周丽平(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华北油田综合一处职工医院护师):因进京上访、讲清真象,先后两次被非法拘留,被打。从2000年元月起,所在单位只发给生活费210元,并强行调离原岗位,家有一女,因爱人张学勇被劳教,目前主要生活来源靠父母。


北京弟子往警车里发放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抓

北京市朝阳区某大法弟子于2000年12月10日晚在六里屯往警车(此车没有警车标志,实质是警车)里发放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抓,现被刑事拘留,关押在朝阳看守所。

警察有很多机会接触大法书籍和资料、选择他们心性的位置。因此建议大家有真相资料时要尽量给更多的世人,而不要先给警察。


承德市关押20余名欲进京大法弟子

河北省承德市将元旦前欲进京证实大法的20余名弟子截住后送到拘留所,现承德市拘留所关押了50多位大法弟子,并将女大法弟子分散送到各个县城的看守所。


黑龙江东部消息

鸡东县东海镇某大法弟子,二道河子乡某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期间绝食9天,被四、五个人按住强行灌食两次。鸡东县某小学一退休教师进京护法途中被捕,绝食9天后放出,公安局向家属索要“遣送费“三千元,未得逞,竟联合学校扣除该大法弟子每月工资,扣完为止。


鸡西部分邪恶势力电话

鸡西公安局总机:0467-2353281;
局长:0467-2354615,0467-2356597;
信访科:0467-2353732;
第二看守所:0467-2324308,0467-2325053;
劳教所:0467-2670164,0467-2670165;
所长:0467-2670666;
鸡西市委:0467-2352048,0467-2356834;
恒山看守所:0467-2462580 ;


吉林省松原市弟子护法被抓

吉林省松原市学员张明浩,王志远,王占海,刘清梅,郑德敏,程宝章,吴阶鹏等由于去天安门广场护法或在松原市讲清真相,现分别被关在松原市江南,江北看守所。警方威胁:如关押一个月后不悔改,直接劳教3年。


山东莱西恶警录

王涛,男,约30岁,原是巡警,因抓捕折磨法轮功学员有功,调入公安局政保科。在此期间,它对法轮功学员邪恶至极,在莱西住北京办事处,它用手铐上下反扣学员两臂,对学员大打出手,尤其是学员谭晓燕被它打得鼻青脸肿,手抬不起来。它还私拿学员家人送给学员的东西。

刘云华,男,约30岁,政保科副科长。它经常打骂大法弟子。11月22日,与王涛、张鲁宁抄学员谭晓燕的家时,谭晓燕的姐姐上前据理力争,被它拳打脚踢。谭晓燕被它们抓到公安局后,它与王涛一起拷打,上下反扣谭晓燕的双手,把谭晓燕打倒后,用脚踩,用冷水从脖子灌下。边打边声称是“工作需要”,还一天一夜不准谭晓燕吃喝、不准睡觉。


迟到的消息:学员弘法被强劳,两名打手当场晕倒

9月17日早上4:30,河北省涞水县24名学员来到石瓶集农贸市场集体炼功,5:00集体学法,以向过往行人弘扬大法,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的神圣。早5:00多钟,数辆警车开到弘法场,警察用树条鞭打学员,用皮鞋抽打学员的脸,将24名学员全部抓到当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警察继续殴打学员,当时就有2个打手晕倒,至晚上其他打手也出现方方面面身体不适的反应,因此第二天,警察不敢再打学员就让学员互相打,学员不听,他们就继续体罚学员。24名弘法被抓的学员中,有3个刑事拘留,21个被强迫劳动筛沙子。

另:10月3日凌晨1点,涞水县公安局根据7月20日去北京的学员名单,没有任何理由,大面积抓人,除一村因村干部不配合没有抓成,全县各村共抓走80多学员并被强迫劳动,这些学员现在正与弘法被抓的21名学员一起筛沙子。近两天有被抓的学员亲友前去公安局保人,公安局一律不准见人,并说15天后才解决。


“爸爸,你不用管我”

小弟子,女,11岁,长得很可爱,得法不到一年。因为父母要顶着压力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所以向小弟子交代后事:父母被捕后你要如何继续生活。小弟子听后哭了,但又坚定地说:我也要出去炼。

清晨,天阴沉沉,象要下雨。小弟子跟着父母到达炼功点,那里早已有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如临大敌地戒备着。不久,警察开始殴打驱赶聚集的学员,小弟子心里十分痛楚,抽泣着问:“为什么做好人这么难”?警察又开始抓人了,母亲叫小弟子赶快离开现场,小弟子咬着牙摇摇头说:“妈妈不走,我也不走”。小弟子和大人们一样,坚持站在原地大声背诵经文、背诵《洪吟》,声音响彻云霄。最后,全部学员都被抓上了数辆囚车。

在派出所的关押房里,警察指着小弟子的父亲,大声愤斥:你被单位开除,我不可怜你,但可怜你的女儿,你要你的女儿今后如何面对同学、面对老师?如果被学校开除了还有书念吗?小弟子在门外伸出头一直听着,看到父亲此时低头不语,她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哽咽着,痛苦而艰难地喊:“爸爸,你---不---用---管---我!”。

大陆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