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山东大法弟子在七里山派出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1月1日】我被带到七里山派出所后,我说大法无罪,我们不是罪犯,不是坏人,放我们走。七里山派出所白所长边骂边疯狂冲我连打十几耳光。另位一位大法弟子牛涛被七里山派出所恶警王明吊在笼子的横梁上,还把他鞋袜都脱掉,站在冰凉的地上。

我被送到了刘长山看守所,因为绝食,我四肢被铐在床上,名为“龙床”,是对重刑犯用的一种非常没有人道的刑罚,并说:只要我不吃饭,就不让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让号里人给接大小便,在床尾上方正冲着监视器,监视器另一头不知是男是女,毫无隐私可言。因多日未正常进食,强行灌食牛奶。大便困难,也不让下床,甚至来例假也不行,并以此方式挑动同号犯人对我绝食不满,使她们产生怨气,恨不得不管我,任我臭烂在床被里,因强制灌食一日两次,毛衣、头发里都是吐的奶。每次强制灌食我都是从牢房里被人抬着“龙床”出来,并从其他号房强行叫来四五个身强体状的男犯人,摁住我的胳膊、腿、头。直到被灌食的第九天,胃里插管出血后,并在家人的强烈要求见我本人情况下(并让家人保证只劝进食,其它不谈),才给松开镣铐,让我下床,此时我走路困难,极度虚弱,全身乏力。此时他们让我洗脸、换衣服、梳头,以此掩盖他们对我非人的摧残。(每灌食一次向我家人索要100元)。

我所在单位山东电视发展中心为保住我的命,慑于邪恶淫威,多次请客七里山派出所、刘长山看守所及某副局长,请求他们放人,最后让家人交五千元取保候审,因为我坚持上访讲清真相,我单位上级山东电视台逼迫我单位领导对我除名,开除党籍。我丈夫为现役军人,其所在71777部队逼他与我离婚,并株连他个人和他所在团的转业及安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