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阿心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1月1日】阿心得法两年多。去年7月20日听说邪恶要污蔑师父和大法,她就飞抵北京,22日早去天安门广场找警察要求上访,被关押两天后由当地人员接回。

去年冬天她决定再赴北京,五岁的女儿预感到了,在幼儿园里撕裂心肺的哭喊着妈妈,她决断地割舍离情,她知道与法难相比,修炼人承受什么都是微不足道的。在严密盘查下她奇迹般上了去天津的火车,她悟到天津就是天近,所以一路上她都在向车厢里的人洪法,凭着正念她进了北京。在京郊她和大法弟子住在一起,夜里睡在一张木板上,有被子的同修都冻得睡不着,她衣着单薄却睡得很香。原本是来上访的,后来一位河北的同修讲自己的家乡邪恶很猖狂,很多同修都有怕心,有的不坚定了。她就决定与这位同修去河北偏僻的农村弘法。在长途汽车上她将座位让给他人,并大声向车人弘法,车上有一个警察也默不言声。司机指着车上挂着的一幅观音像说与她很像,车人也如是说,但她丝毫不动心。她悟到此次是师父让她修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在河北农村学员家中,她将带来的书和明慧网交流资料交给当地同修,在与同修交流时,大队书记来了,这家学员知道来者不善,但阿心很坦然,她想不该进来的就不该进来。结果那书记把门帘一掀,对着阿心的背影说了声“来客人了?”,转身就走了。后来,尽管有人通风报信,但在师父的保护下,阿心做完该做的事后,安全地离开了。她又踏上了去哈尔滨的列车,那是她阔别多年的家乡。在车上,一觉醒来是长春,再一觉醒来是公主岭,背着《洪吟》,想着慈悲伟大的师父,阿心不禁泪流满面。当时那里一些同修在邪恶的谎言面前对大法及师父疑虑,阿心的坚定和正念使他们清醒了,很快归入坚修弟子行列。

回到南方的家中后,阿心遭到丈夫的毒打,满脸青紫。回到娘家过春节的几天中,她与娘家的同修交流后,大家恢复了集体学法和集体炼功。炼到第三天她被抓进看守所,15天监禁中她与其他同修处处为别人考虑,原来打人很凶的号长也跟她背起《洪吟》,出来后也看了《转法轮》,埋下了得法的种子。

阿心几次出去炼功,几次家中被抓,她都是凭着正念闯过来了,睡在看守所冰冷的水泥地上,外面下着冰冷的雨,她却丝毫不觉得苦,她的思想没那么多曲折,尽管什么也看不见,也感受不到,但她认准一点:活着就为了修大法,不能同化大法宁愿放弃生命。

修炼前,阿心刁蛮任性,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修炼后,丈夫几次离婚要挟,几次毒打她,连警察都看不过去,有一次洗棉衣的桶里都是血水,她丈夫喃喃着: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啊!阿心知道这都是业力轮报,欠的就要还啊。

阿心没有工作,但她仍拿出自己和家人的积蓄买了印刷机,作了大量应做的工作,呼唤更多的学员走出来,元旦前,本来她想与同修 “走出来相约天安门”,但为了更多学员走出来,让更多连师父经文都看不到的学员跟上正法进程。她与一位同修去了江西,尽管知道那里很邪恶。但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络,听说她们被关在江西某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