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敲响了新世纪的洪钟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 2000年12月31日,我顺利地在北京西站下了车,在通往旅馆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北京又来了不少炼法轮功的,他说他能看出来,用北京的一句方言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扎堆儿”。他还告诉我:“政府治不了法轮功,他们什么都不怕,抓到监狱里也炼。”我笑了。来到旅馆登记住宿,服务员执意要检查人的背包,是否有大法传单,说是派出所指示的,我笑着把包打开了,一样一样地往外拿东西,她反倒不好意思地说:“好了,不查了,我相信你”,又说:“没办法,法轮功太厉害了。”我马上说:“他们可都是好人呢!”晚饭后,约8点多钟,我漫步在这个旅馆四周的大街小巷,贴了许多传单小标语。早晨5点多钟,又外出贴小标语,至到10点多钟贴完最后一张,共约300多张。

元月一日十一点多钟,我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是坐地铁由地下通道上来的,在出口处除一、两个警察外,还有四、五个男子,他们有意无意地打量着上来的游人,后来的情况使我明白,他们是便衣或外地公安来此堵截大法弟子的。我大踏步地走向了广场,广场的人较多,但气氛凝重,看不到人们脸上节日的欢笑,有一些阳光,但更多的是阴冷的风。警察布满了广场的各个角落,便衣混在游人中,看似游客,但他们的眼睛却是贼溜溜地在人们的脸上、身上瞟来瞟去。当这种目光瞟向我时,我理都不理他,坦然的走着,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这是内心慈悲、祥和的外露,也是对邪恶者的轻蔑。这时人群开始涌动围了过去,我也奔了过去,只见一辆白色警车旁边站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她正与警察说着什么,没等说完,便被推搡着上了车。这时我才发现有很多辆白色警车停在广场中或周边。“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不远处响起了几个女弟子的呼声,涌动的人群又围了过去,只见四、五个警察把三个女弟子摔倒在地,踢着、打着她们,又有许多警察和便衣站成一圈阻止游人进入,我挤在最前排,制止说:“别打人啊,打人是犯法的,快松手!”旁边的一个女的也小声应和着说:“就是嘛。”这时一个警察冲我们喊道:“你干什么的?”我没理他,但是他施恶的手却放松了些,这时那几位女弟子依然在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围观的人群中立即有几个男弟子随即高呼:“法轮大法好!”“就是好!”随着声声巨响,广场的各处均响起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的呼声,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弟子被恶警压在地上,嘴里还在说:“还我老师清白!”警察立即忙得东窜西跳、抓人施恶。

远处六十多岁的男弟子被三个恶警用手压着脖颈,扭着胳膊踢打着,但他还在喊:“法轮大法好!”。一位年青男弟子,拿着横幅冲着人群跑过去,但很快就被抓住了,被一群恶警踢打着,游人里有更多的便衣。一位学者风范的中年男子,个子很高,被警察扭打着,但他嘴里依然喊着:“法轮大法好!”我观察到,警察和便衣抓住人,先压脖颈,后捂嘴不让说话或摔倒踢打大法弟子。看来它们很怕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声音。这时有两个女孩,大的十七,八岁,小的十二、三岁,被便衣逼问:“法轮功是xx。”女孩不说,便被推上了车,也不知这两女孩是游客,还是大法弟子。便衣又转向几个围观者逼问:“法轮功是xx”,没有人理睬他。又见车窗口被打开,大法弟子挥舞着手中的横幅,高呼着:“法轮大法好!”,很快被恶警从车窗拽回,有人说警察在车里狠打大法弟子们,还说那边的地上已经流了一片血。又见一位风尘仆仆远道而来,身材瘦小的年轻母亲,背上背着一个几个月的孩子,手里领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被便衣押了过来,此时我虽然没有听到、看到她高呼:“法轮大法好!”的壮观场面,但是,年轻母亲祥和的情态、红润的脸膛、稳健翩然而来的风采,这不正是修成无私无我正觉的“未来佛、道、神”的真实所在吗?是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这时远处又响起了一位女弟子的响亮的“法轮大法好”的呼声。不久的将来,更多的人会领会到,天安门广场上大法弟子发出的这些声音是多么地振聋发聩,气魄超凡。这声音划破了天安门广场沉寂的上空,敲响了新世纪的洪钟,这钟声在宇宙中轰鸣着,唤醒着人世间沉睡的万物,引导着善良的人走向“真、善、忍”。

恶匪们残暴殴打我的同修,使我激愤,这就是刚刚元月五日晚间新闻联播对着所有中国老百姓所说的“说服、教育”的方式,这种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所以它们在一边施暴一边不顾一国百姓的生计,耗费巨资、动用无数人力掩盖真相、造谣传谣。基层领导曾忠实地向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传递上级指示:对炼法轮功的怎么处理都不犯法。这在国人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堂堂中央台撒着弥天大谎,连中国人自己都要耻笑。这就是江氏所说的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

围观者们的木然使我心寒。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很多中国人看着中国人残害中国人,却表现的似旧中国的中国人表情无二致。这历史是怎么了,竟倒退了70年,中国人的良心在哪里?中国人权的希望在哪里?

我所见的,只有一位穿红大衣的年轻女士,能大胆地上前阻止那个施恶者:“别打人啊!别打人!快松手!”那个施恶者马上松了手。如果多一些这样善良、正义的中国人就好了。

在广场周边有四、五个男子交谈着:近日年轻的来的多,我知道他们是指大法弟子,就凑上去与其交谈,才知他们是昨晚二点来广场的便衣。我善意、委婉地告诉他们,要善待法轮功,吸取文革教训,给自己留后路,他不无感慨地说:“怎么都这么说呢!”看来“善待法轮功”已渐渐在他们中间感召了一部分人。便衣中也有善良人,他们几个不积极参与抓人施暴,却在一旁闲聊,正说明这一点。他们还说大法弟子表情太严肃,是很容易辨别的。记得师尊曾说过“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如果大家再笑起来点,是不是在天安门广场上证实大法的效果会更好呢?

我还听到游人遗憾地说,没看到法轮在空中出现,看来有的游人到广场不只是观光,更主要是想能一睹法轮显现的神奇和大法弟子的壮举,这正说明大法已深入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