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护法、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12日】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女,47岁。2000年12月6日11点左右,我和几个同修一同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在去之前我们就一致认为不能让邪恶带走,不能配合邪恶,我们是去正法,是向广大世人讲清真相,为大法讨个公道,说句真话。我们的目的很明确,一到广场,选好位置,就在广场中央旗杆前边,很快把大横幅打了出来,我们拉着横幅,不停地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很快便衣像疯狗一样扑了上来,抡起警棍和拳头,不管头和脸就打了起来,停在广场南边一辆抓大法弟子的警车刚抓完人马上开了过来。好多便衣拼命地往警车上推我们,因为我们不配合,他们就更加拼命地打我们,我被打倒在地,还没等我站起来,一个便衣便揪着我的头发往警车里拉,我当时就感觉好像整个头皮要被他们揪下来了,头发被揪下不少。我们其中最小的弟子16岁,脸也被打破了,眼也被打肿了。但是我们始终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窒息邪恶,不许打人。

我们被带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里边已关满了大法弟子,我们被关到了后边一个小院里,弟子们齐声背师父经文,屋子里被关着的同修也在背,到下午我们被5辆警车拉到了北京西城区看守所,一部分年轻点的弟子被关了进去,大约三十多个年纪大的,最大的80多岁,两个一组把我们又拉回北京市各派出所。我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分在了西城区派出所,我们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提审中,我们一直都不说姓名、地址,向他们洪法,50多岁的老太太也不说,还被警察打了几个耳光,用拳头猛打胸前,对那么弱小的老太太,他们真能下得了手。因为我们不说,两天后又被带到了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被关押,一进看守所,我们就遭到非人的待遇,他们非法搜身,把衣服全部扒光,一件件搜查,就在院子里,一个70岁的老太太脱光衣服后被冻了20多分钟,才穿上衣服。所有的钱和物都被拿走。在看守所里绝大多数都不说姓名、地址,也有极少数说了的。说了后就被当地派出所带回继续在当地拘留所关押。在西城区看守所,好多功友被打,邪恶的警察让大法弟子用脚踩师父照片,因弟子不踩,他们就用电棍电,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被电得脸、胳膊都肿了起来,起了泡,身上黑紫,胳膊不敢抬。还有好多弟子绝食十几天,都被强行插胃管灌食。最多的已经关押了一个多月还没放。

我被关押到20天时,因看守所关的人太多,一个号房就30多人,装不下了。我们全部被分流到北京市以外的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再分流到各个县看守所,我和十几个大法弟子被分到一个小县城关押,我们全体绝食抗议。县城的条件就更差了,寒冬腊月没有暖气,没有炉子,睡水泥地板,被子很少,三、四个人盖一床被子,有的男功友头两天根本就没有被子。虽然条件很苦,但是我们以苦为乐,背师父经文“苦其心志”等,心里很坦然,很平静。意识到我们在过关,在接受考验。有师在,有法在,任何困难都吓不倒我们,我们就是要用生命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我们每天被提出来审问,一审就是一天,坐在那里,又冷又饿,但我们一直坚持绝食,看守所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还说不吃是不饿,也不给灌食,有几个功友在北京就已绝食四天,来到县城又绝食,已经9天了,有的年龄大的功友已经不能起床了。我们号一位功友被公安局提去后,因为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用钢钉往这位功友的指甲里扎,用手打嘴巴,把鼻子打的流血不止,还把骂师父的话挂在墙上让弟子看。

到第五天我又被提到巡警队审问。我很平静地对他们说,我们没有罪,更没有犯法,不会配合你们的,你们应该无条件释放我们。该说的都说了,(洪法)不该说的也不会说的。他们没办法,只好不理我们。到下午两个巡警也累了,天又冷,他们盖上被子和大衣就躺在床上了,一会就睡着了,我看机会来了,我要走去。假装去厕所,轻轻地开门出去,看院子里没有人,就走出去,我直奔田野,走小路向村里跑,一直过了三个村(十五里路),天也黑了,我就一路步行,一路要饭回家。快出村了,天黑黑的了,肚子也感到饿了(因5天没吃没喝),该要点饭吃了,我就走进了一个农家,这家人很有善心,热情地接待了我,又给水、又给饭,我吃饱喝足后,就给他们讲起了我的经历,前因后果,主要是洪法,讲清法轮功真相,这个村没有得法的,听我一讲,才明白电视等宣传的全是假的,是造谣,他们很有正义感,也听说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遭到了全世界人民和世界人权组织的谴责和反对。后我知道这是村支书家,当晚他们留我住下,第二天早上吃完饭,支书用摩托车把我送到车站,给了我买车票的钱,等我上了车,他才回去。真是遇到了好人,我想这主要是师父的安排。我顺利地回到了家。

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当地三位警察闯进了我的家,不由分说就要带我去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理:我没有罪,我没犯法,我不去派出所,你们是私闯民宅,没有任何证据、证件就要带人。当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话,“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窒息邪恶”。当两名警察强行拉我时,我以死抗争,两警察害怕了,松手了。他们没敢再动手,就打电话请示所长。就在这时,我赶紧从地上起来走进卧室,穿好衣服,我要逃出去,不能被他们带走,我还有许多事要做。警察在中厅等所长来,我到阳台上打开窗户,从隔壁的窗户栏杆顺着从四楼跳下去,警察丝毫没有觉察到,我从小路跑到街上打个“的”又逃出了魔爪。据说这次要劳教我。我跑到郊区亲戚家。

没想到第二天晚上警察又追到了亲戚家,要强行搜查,我的亲戚不让他们搜,说他们是私闯民宅,没有任何证件和理由。他们没有理,只好去找大队干部,在这当口,我亲戚把其他警察推出了大门,让他们在门口等着,这时我才从屋里逃到房上跑到了别人家,等警察和大队干部来搜时,没搜到,只好开着两辆警车走了。

四天三次大逃亡,使我深深地感到江泽民一伙是多么的邪恶,我们只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却遭到如此的追捕。有家不能归,亲戚家都不能住,只能是流离失所。我也深深体会到几次从警察眼皮底下逃出来,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帮助。更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念,任何艰难都阻挡不了我前进的路,我要更加勇猛精进,我一刻也不能停,我要马上去北京正法,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法不正过来不回家,也不能回家。我又踏上了正法、护法的征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