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作为在美国的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的几点感想

Thoughts About My Responsibilities as a Practitioner in America


【明慧网2001年1月12日】 从老师在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以来,我就一直在思考在当前“正法”时期自己作为一名西方学员应如何做的问题。老师讲过(大意)我们在海外(中国以外)得法是有原因的,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因为相对来说美洲的大法弟子比较少,于是我就想每一位在这里的学员都一定有他特别的能为大法作贡献的地方。

我是讲英语的,很明显这使得我可以用这里的人们能够理解的这种语言来向他们洪法和讲清真相。西方人和我更容易沟通,并可以更好地认识到大法不仅仅是给中国人的,而是给所有人的。同时,我作为这里社会中的一员,有很多亲朋好友的交往,这也是与那些从中国来的学员们不同的地方。我无法想象如果我和他们换个位置,我到那个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的中国社会中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更重要的是,我的文化和教育背景使得我能从一种不同于我的中国朋友们的角度去看问题,并且有时能帮助他们跳出其思想中的框框。我向他们学习,他们也向我学习。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老师讲不同的特征(如内向等)都各有优缺点。我们大家在一起就可以互相平衡,避免我们走极端。

今天我意识到我最有用的东西之一就是我的美国护照。有了它,我可以去世界上几乎任何一个地方---以前我一直以为签证只是一种信用卡,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我的那些中国朋友们连到加拿大去都得要申请签证。

我听说1月13、14日香港要召开重要法会。虽然只有几天就要到了,但我强烈的感觉到我有义务参加。这次法会非常有象征意义,因为香港现在已是中国的一部份。但是它又实行“一国两制”,因此法轮功在香港仍然是合法的。从新闻报导中我得知香港政府不顾北京中央政府的恼怒,批准租借了其市政厅的一间大礼堂来举行这次法会。我很高兴香港在这件事上表现的勇气,为其将来摆放了一个好的位置。

很多台湾学员都想参加这次法会,但他们的入境申请被拒,不能成行。我不理解他们申请被拒的原因,因为香港一直是很好客的,香港有很好的购物商场和美食。但不管怎样,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只需要请几天假,买张机票就可以去了。这对我来说很简单,但却是非常有意义的。我觉得我可以帮助传递一个信息给海外的中国社区:法轮功不是中国的敌对势力,我们也根本不是象江泽民动用其宣传机器所诬蔑的那样。世界将会关注中国对这次香港法会的反应。

当我回到美国后,我只需要一个驾照,就可以去参加1月27日的佛罗里达法会。我甚至不需要请假,因为法会在周末举行。我认为这一法会也很重要,因为它是第一次大型的西方学员的法会。同时该法会热情欢迎大众参加,又是一次洪法的好机会。这一次正好可以交流讨论一些与西方学员有关,而东方学员们则可能不好理解的问题。因为西方学员们散布在全美,这也是一次难得的互相认识了解,共同开创我们的修炼环境的机会。

参加法会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实际上,它对“修正”我们的环境有很大的作用。就象一个学员是应该只在家炼功读书还是应该每周去参加一两次集体学法的问题一样,在一定层次中,这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在另外的层次中,差别就很大了。集体学法并不仅仅是一起读读书。任何参加过集体学法读书会的学员都知道那是一个很好的讨论问题,增进理解的环境。有时在短短的时间内,学员的认识似乎就突破了很多层次。同时集体学法还能使学员在当前这个考验有时很大的特殊时期保持联系。

老师说过(大意)大陆学员和海外学员是一个整体,我们是连在一起的。作为大法中的粒子,他们受到了束缚,但我们可以自由行动,与别人交流。我们应该利用这一自由,走出去告诉世人有关中国形势的真实情况,同时帮助其他大法粒子开始更加紧密的联系起来。当我们在美国的大法弟子读到中国学员们勇敢的事迹时会深受感动,但我想,当他们听到我们西方学员们无私地为大法奉献时也会感动的。毕竟,我们的心是一样的。

我们绝不要低估每一位学员的潜能,不管是西方学员还是中国学员。即使一粒小小的原子都有那么大的能量。但我觉得要在人世间的这个空间中造成影响,这些原子必须结合起来形成份子。比如说,一个小小的碳原子在这个空间没有太大作用,但它们和一些氧,氢原子适当组合之后,就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复杂的充满生机的物体。

以上只是我的个人体会,但我认为只有我们团结起来,悟到在这个特别时期我们的特殊职责,才能最终达到比单纯的个体相加更大的效果。只有当我们充份利用我们的潜力,和老师给予我们的智慧,我们才真正配得上这部法。

本文译自:http://clearwisdom.ca/eng/2001/Jan/10/VSF011001_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