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剧


【明慧网2001年1月18日】 据江苏警方内部消息,自9月份以来,江苏在有关方面的压力下,加剧了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江苏辅导站站长马振宇、大法弟子王建宾、庞浩等先后被以各种“莫须有”罪名逮捕,至今遭逮捕、劳教的人数已达数百人,分别被关押在江苏句容“句东”劳教所(女牢)、江苏盐城大丰劳教所(男牢)、南京江东门看守所等处,仅句容“句东”劳教所目前就关押近百名大法弟子。江苏在有关方面的高压下对大法弟子的打压可谓费了一番心血,公安部门不惜远道从北京“请来”所谓的“弟子”到各个劳教所、拘留所和狱中的弟子交流,以其邪悟劝说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为了调动各劳教所警察的积极性,竟规定但凡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发奖金2000元,当这一切被大法弟子识破时,便加剧了对大法弟子新一轮的肉体折磨,为了强迫马振宇承认强加的“莫须有”罪名,连续折磨、吊铐达4个昼夜,句容“句东”劳教所竟强迫已绝食20多天的大法弟子从早上4点半起床干活,一直到晚上11点半,每人每天只能上一次厕所,其他时间需上厕所只能憋着,憋不住就只能拉到裤子里,每个弟子都有3到4个犯人牢头看管,动作稍有迟缓就招来一顿毒打,为了抗议在邪恶势力操纵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目前绝食已达26天。

九九年五月,牛宁英因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判劳教一年半。

九九年十月,朱建玲因去北京上访被关进江东门女子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坚持绝食一直到被放出来,期间多次被用粗管子鼻饲糨糊。她因每天坚持炼功被毒打,每天被打两次,有时她疼得不能躺下,只能坐着睡觉,感觉就象断了两根肋骨。她说“我能承受”。

今年6、7月份,为了更多的大法弟子能走出来,她在南京举办了各种形式的法会,足迹遍及大半个南京。后来在一次法会中不幸被抓,单位(南京晨光厂)将她开除。在看守所,她因坚持炼功手脚被带上了48斤重的镣铐,致使整个人站不起来,并被单独关进橡皮房。在橡皮房里,她一遍又一遍地高声背诵师父的《威德》,声音越来越洪亮,几乎没有停顿,尽管被关在橡皮房里,整个看守所都能听见。她整整背诵了一小时二十分钟,一小时二十分钟之后,她被带出了橡皮房。在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后,又被送劳教两年。

张爱玲因提供大法资料被劳教。

白下区的老翟(女),因发放大法资料被劳教两年。南京五十五所退休工程师、辅导员朱元薇因今年“十一”期间去北京被劳教。

国庆期间,南京一位女弟子带着上高中的女儿去天安门打横幅,被劳教一年半,她女儿是某高三班的班长,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北京护法回来,虽然缺了一个多月的课,考试仍然取得了名列前茅的好成绩。

被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的部分大法弟子有:丁建华、韩纪珍、段祥娣(两次)、吴顺珍、沈丽娟、李安宁、李群、于广瑞(一年多)、邝理(音,字不详,被关约十个月)、冯妙华等。

于广瑞系安徽辅导站负责人,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一年多,在一次精神病检查中机智逃脱,至今下落不明。

九九年十月,一级警督丁建华得法不到一年,为了护法,她怀着一颗赤诚之心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抓后不报姓名被用刑,她在被押回南京的路上逃脱,又折回北京,后来被全国通缉抓回来,关在精神病院四个月,开始一直绝食,后因不想为难医务人员进食。因在精神病院用药过重,刚回家停药时,严重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沈丽娟,60多岁,因去北京上访被公安部门送进精神病院,其丈夫曾多次欲将其接出,但单位(南京晨光厂)不允许,说必须写了保证才行,沈丽娟坚决拒绝,没有写一个字。被关四个月后,单位要对其办学习班,才让她回家。

吴顺珍因去北京上访,被关进看守所60多天,从看守所出来后,又被直接送进精神病院,单位与她解除了劳务合同。出院后,她一如既往为大法奔走,今年九月,因向世人讲清真相、发放大法资料被抓,因为她不讲资料来源,坚持修炼大法,被关进南京青龙山精神病院,强制转化思想。

解放军理工大学63所干部朱士达(非军人),因上网下载大法资料,被理工大学校长司赖义判处劳教两年。现朱士达被关在部队劳教所。原解放军理工大学通信工程学院女教官李群因坚持修炼大法,坚决拒绝参加“学习班”,被数名公安强行从单位抓至派出所,从派出所出来后,为了不失去自由,更好地为大法工作,现已远走他乡。

南京警方已抄走好几台大法弟子买的复印机,涉及到的人都被抓、被关押。

南京警方曾以“依法办事”为名,将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尤其是以前的辅导员以及他们认为有可能在网上下载材料的学员非法拘禁到派出所,对坚持修炼大法的学员进行抄家。江贼恨不得定一条“思想罪”才能充分发泄它对“法轮功”的仇恨和恐惧。南京公安秉承上级旨意,“依法办事”,新立名目,同各居委会纷纷对上了名单的大法弟子办起“学习班”。法没有正过来,师父蒙受千古奇冤,同门弟子惨遭迫害,谁去陪他们玩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