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 忍无可忍,法轮功海外大规模声援行动


【明慧网2001年1月20日】 大纪元2001年1月19日文章 --

法轮功日益成为中共心腹之患。除了国内坚持抗争,在台湾发展很快,在美国得到主流社会越来越多的同情和支持,而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新闻网正在兴起,同中共争夺中间群众。创始人李洪志走出低调,发出“忍无可忍”的动员令----

三千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台北练功,并且举行声援大陆同修静走游行的盛大活动。副总统吕秀莲前去祝福,虽然低调,也难掩同情之心。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原来也要去台北访问,没有去成,使敏感度减轻了一些。但不论怎样说,给台北的政治生活注入了新的因素,对将来的两岸关系可能也会注入新的变数,因为台湾和法轮功目前都是北京专制腐败政权的“心腹之患”。

一个人倒下千万个人站起来

自从前年七月北京当局用政治运动的方式残酷镇压法轮功以后,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继续坚持抗争,每逢节日或纪念日,他们都会从全国各地聚集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举行各种形式的抗议活动,规模时大时小,令当局难以捉摸。例如十二月十日的国际人权日,在天安门广场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只有二十多人,但是元旦那天被捕的就有上千多人,规模相当于十一国庆那天的人数。这些表明在当局疯狂的镇压和死难人员不断增加下,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屈服。根据人权团体在十二月分所公布的数字,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已达一百零三人。但执笔时的一月三日,明慧网所公布的已经是一百一十人,而去年九月初法轮功在纽约抗议江泽民时公布的死亡人数是五十人,可见在最近的三、四个月内死亡人数超过了九月以前一年多内的死亡人数,说明中共在加紧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但是一年多来在台湾信仰法轮功的人数也增长惊人,从前年四月的四百人发展到今日的数万人;而九月初来自全球到纽约抗议江泽民的有两千人,这次到台湾的就有三千多人,增加了一半。这就如同当年共产党搞革命时所宣传的那样:“一个人倒下去,千万个人站起来。”除了台湾的大发展外,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和澳门,他们也尽量利用狭小的空间进行活动,但这次澳门回归一周年时,澳门法轮功受到当局的强力镇压,败坏“一国两制”形象,引起舆论的强烈批评。但更不可理解的是,在有独立主权的新加坡,法轮功虽然是合法组织,但是他们除夕夜在麦里滋公园以烛光守夜悼念大陆受难的同修时,被警察抓去十多人,还要戴上手铐,并且声称四十八小时内不准保释。莫非新加坡也有意“一国两制”?

在美国结合主流和华人社区

值得一提的是法轮功在海外的声援活动规模越来越大。这情况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多的“阶级兄弟”在国内受到迫害,在国外的怎么可能见死不救?何况他们是主张“真善忍”,而不是像“爱国人士”那种见利忘义之徒。而以美国的情况来看,在中共的强力打压下,他们遭遇了不少挫折。若干州和城市声援法轮功的活动,都在中共驻美大使李肇星亲自干预下被迫取消。例如加州担心中国不买他们的橙;华盛顿州不买他们的波音飞机等等。但是他们也给中共政权不少困扰,由于坚持对主流社会的游说工作,连总统克林顿也不能不表示关心。而在他们无处不在的抗议下,亚特兰大亲共人士庆祝中共国庆的酒会,李肇星竟上演从饭店厨房进入大堂的丑剧。而目前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也愈来愈为美国老百姓和政界人士所理解,例如新泽西州订出十二月是“法轮大法月”以表达对他们的同情和支持。十一月二十九日,曾在CNN和电视新闻节目20/20担任过调查报导记者、并且四次获得艾美奖的丹尼谢切特放映了一部他制作的新出炉影片《法轮功对中国的挑战》。他承认从新闻眼光初次接触法轮功时,有一点“邪说歪道”的反感,但采访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事情的本质,关乎到老百姓基本人权受到侵犯的问题。他批评美国人和西方媒体对此关心得不够,相对于地球上其他地区侵犯人权的行为。以往法轮功除了向主流社会做工作,并且把同北京的抗争活动只限于争取自身的合法地位外,同华人社区没有多大接触,但去年夏天以后,情况有了改变,他们不但到华人社区组织一些活动,还向来美国的大陆旅游团派发传单,而且注意通过报章和网络进行大规模的反击,揭发中共的黑暗统治,特别是在网络上的活动是他们的强项。

企业式经营作长期抗战准备

除了法轮功在北美有一个“机关报”式的网站《明慧网》(网址:minghui.org),以及由海外民运人士主持的《大参考》(dacankao.org)对法轮功给予同情和支持外,从去年春夏之交,一些同情和支持他们的新闻网纷纷出现。例如《新生网》(xinsheng.net)、《人民报》(renminbao.com)、《大纪元》(epochtimes.com》等。新生网有个“法网恢恢”的恶人榜,在今年一月四日才独立出来(fawanghuihui.org),专门登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安人员名字,犹如抗战期间“敌后武工队”记录汪伪人员表现的“红黑簿”;《人民报》则以江泽民为主攻对象,事凡有关江泽民的一切恶行、丑闻、笑话、传言,以及怪照,都可以在他们那里找到。《大纪元》是综合性的新闻网站,资讯来源广泛,并聘有高水准的评论队伍,最具规模、最具水准,而且已经同时在美国的十个大城市出版平面媒体的周刊,并且继续扩展中。他们在同中共争夺中间群众。

而根据纽约《世界日报》的报导,一群在华尔街上班的电脑软体专业人才开始把美式的企业管理观念带入法轮功的组织形态,以抢眼的服装和名片上的FDi标志表明他们的身份,并以此对外发表新闻等。这些表明法轮功在同中共作“长期抗战”的准备了。法轮功以前同异议人士保持距离,深怕进一步惹恼中共,但是中共并没有领情,反而一再指责他们如何勾结“反华势力”。与其担了个虚名,不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对抗中共专政政权。但是他们同异议人士的接触还是非常小心。由于中共的残暴镇压和法轮功坚持不懈的和平抗争,因此英美等西方国家已经有三十个国会议员和大学教授提名李洪志和法轮功角逐公元二00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无疑这又是对中共的一个打击。

“声讨”大会总领事赤膊上阵

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在蛰居多时后现在逐渐出来活动。而且改变了以往比较低调的做法而同中共“邪恶”势力进行正面的交锋。十一月初他在三藩市现身,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表演讲,其中说到:“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斗争。无论我们走到天安门去,还是去了中南海,还是在各种环境中向人讲清真相。因为呢,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相,我们也不认为现在的上访与讲清真相是干扰任何人。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十二月初,李洪志又现身在密西根州,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谈到在大陆被镇压的弟子,他说:“中国大陆邪恶的表现那么恶毒,如果没有国外学员的揭露真象和对国内学员的声援,大家想一想,那个邪恶是不是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干坏事?”他称赞上天安门的学员了不起,但他不赞成国外的学员回大陆,因为需要在国外揭露大陆的“邪恶”。这些情况令北京坐立不安,所以最近在海外也开展反击,在中共驻美国机构的指挥下,一些大城市组织华人亲共社团“声讨”法轮功。以纽约来说,九月初抗议江泽民时,中共就组织类似“维园阿伯”式的人物在唐人街对法轮功学员动手动脚。而最近是以三十多个团体名义出面在十二月十八、十九两天开会“声讨”法轮功,连中共驻纽约总领事张宏喜竟赤膊上阵开展革命大批判。虽然乱扣帽子没有什么新意,但是这个行动却使人想到四、五十年前中共驻印尼使、领馆要员利用华人推行“世界革命”,进而干涉印尼内政,导致“九三0政变”和印尼长期的排华活动。

李洪志吁学员制止铲除邪恶

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自由社会,就算十年前同伊拉克开战,也没有举行“声讨”伊拉克大会。如今中共把自己的极权政治文化搬到美国,不但在华人社区搞文革式“声讨”活动,还干预美国主流社会的事,指责美国主流社会里同情法轮功的人士是“国际反华势力”,是谁给中共官员这样大的权力在美国国内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他们鼓动华裔居民反对美国的人权价值观念而去认同中共的一党专政,是在策反,还是颠覆?当然,美国人的民主素养对此还是可以容忍,但是一旦中共的活动变本加厉,难免美国社会会出现反弹,到时遭殃的是美国的华裔,而中共官员就如同当年在印尼的官员一样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当地的华裔吃下他们所种下的苦果。而在法轮功学员元旦积聚在天安门抗议中共的暴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李洪志也发表他的最新看法。这似乎是针对某些责难而来的。因为有些中共的走卒和头脑简单的群众往往以法轮功所主张的“真善忍”中的“忍”来面对中共的镇压,不应该抗议,不应该反抗。李洪志先生在以《忍无可忍》为题的短文中说,“法理中包涵着忍无可忍,只是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有关要过,心性要得到提高,要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为此师父一直不讲忍无可忍。一旦讲出来,对于修炼过程中的弟子就会造成障碍,特别是当邪恶对大法的考验中会把握不准。”为此他还号召:“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可以想像,这个“最高指示”的动员令发布后,在新世纪将掀起更大规模的反抗运动。问题是如何理解“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是否包括暴力抗争在内?这不但是大法弟子所关心的,也是“法外人士”所关心的。李洪志未来能否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与此也会有些关系。

(原载《动向》2001年一月号)

原文载自:http://epochtimes.com/news/epochnews/newscontent.asp?ID=36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