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护法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1月22日】 12月29日,在天安门广场,我和几个大法弟子被便衣打翻在地,我一抬头看见几米处5-6名大法弟子在打横幅,便衣要枪横幅。我立即冲过去,刚走几步,就被便衣绊倒在地,并踩上一只脚。如是者三次,终于能跟同修一起保护大法横幅。最后便衣推我们上警车,大家不肯上,便衣就展开拳脚工夫。一便衣把我按倒在地,一手揪住我左后脑头发,将我的头往地砖上撞了四下,然后两个便衣抬我上警车。我一摸后脑,已少了一缕头发。到了天安门分局,前额也鼓起了一个包。

下午5点左右我被送去迎风街派出所,因拒绝搜身,警察用手铐将我双手反扣在后腰,强行搜身,搜完后半小时才将手铐解开。最后决定将我送到燕山拘留所(属北京市房山区)。在燕山拘留所,我认为自己不是犯人,不配合照相,“啪”重重地又被打了一耳光,因不签字、不按指纹,结果把那几个干警惹火了,三个干警一起对我展开拳脚,突然踢在我会阴处,结果1月1日来例假,比平时提前了8天,头两天排出来的都是陈旧的血块,整个例假持续9天,比平时多了5天。

迎风街的一名干警,人长得很斯文,脸白白的,带付眼镜,身高约1.77米,打人时便兽性大发,与平时判若两人。

燕山拘留所有一个副所长,身高约1.71米,大肚子,短脖子,黑皮肤,满脸肥肉。也是踢人没商量,每次带人来视察,有学员因绝食已全身无力,无法挪开身体,副所长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脚踢开学员双脚,毫无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