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报:被释放的法轮功成员访问蒙特利尔


【明慧网2001年1月23日】蒙特利尔报(Montreal Gazette)2001年1月20日报导--

昨天,自由党议员,人权律师阿文·考勒展示了10,000人的请愿签名,这份请愿签名起到了对中国施压以求释放张昆仑的作用。

一星期前,张昆仑仍被监禁在中国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改营,他说,在那里他被不断地洗脑以使其脱离法轮功信仰。

而昨天,张已经在蒙特利尔,这表明,当加拿大就人权侵犯问题向中国施压的话,就可以使事情由不可能变为可能,他的到来也提醒了人们还有数以千计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被折磨和监禁。

经过人权组织和加拿大政治家们数月的抗议,以及联邦政府背后所采取的外交政策,中国于上周释放了张。

出入监狱

自从七月以来,这位持有中加双重国籍的前麦吉尔大学教授说,他被关进和放出监狱,受到讯问、洗脑和折磨。11月份,他因炼法轮功而被判入劳改营三年。法轮功是一种基于佛、道原则的平和打坐与动功炼习系统,中国将其冠以“XX”而予以取缔。

张昨天在他的女儿、律师和一些曾为营救他而付出努力的人们的陪伴下,以轻微的声音讲述了他在中国政府手中的六个月严峻考验的部份情况。

张回忆说,“警方的头头对我说,只要你是法轮功成员,我们就可以对你作任何处置,无需负任何责任。如果你被打死,我们就把你埋了,然后告诉外界你自杀了。”

张说,他被与其他18个囚犯关在一个很小的牢房,睡在水泥地上,每日靠几片煮白菜度日。他的手臂、腿和身体在遭受折磨时被电烧伤,他说,他被告知,如果他叫喊,就会电他的嘴。

他说,但是最可怕的事情是,他被用船运往王村,那是一个被生还者们称为“人间地狱”的地方。

他说,在那里,他被强迫观看反法轮功录像,为了瓦解他的意志,他被一日24小时监视。

张说,“精神上的折磨比身体上的折磨更残酷。”

但是,张说,在此劳改营他的食物好了很多,受到的待遇也相对温和了些。

自由党议员,张的代表律师阿文·考勒认为中国对他的态度的好转是因为中国受到了外界为营救他而施加的强大压力。

“当施压的策略产生效果时,一般都会出现这种现象,”阿文·考勒说,“首先,是改善狱中条件,然后,他们就开始努力使他出狱时看上去状况良好。”

直到释放的这日,张都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为国际焦点人物。在加拿大贸易访问团访华前夕,以及在中国正在角逐主办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之时,他可能会使中国处于难堪局面。

考勒说,双方官员之间、贸易伙伴与贸易伙伴之间的私下对话,以及日益增长的公众压力是他被释放的原因。

他说,加拿大从中可以学到重要的一课,即如何处理与加拿大有贸易关系的国家的人权侵犯问题。自由党政府一直避免公开批评中国的人权纪录,因为它在过去10年中一直在发展与中国的贸易关系。

“如果我们从中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中国政府不喜欢受到难堪,”考勒说,“这是动员国际力量使中国感到羞耻发生了效力。”

发誓要斗争

尽管张昨天与他的支持者们一起庆祝他重获自由,他郑重宣告要将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到目前仍被监禁的50,000名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他数百万受到威胁的人们身上┄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她仍然留在中国照顾她病中的老母亲,她正被监视居住。

还有申利·林(音译)。

林的加拿大籍妻子金玉·李(音译),昨天静静地在背后徘徊,希望能告诉人们有关她丈夫的事情。

1999年他们结婚后不久,在他的移民加拿大手续完成之前,林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逮捕并被监禁。

他被投入中国某地的一个劳改营,而他的妻子则被命令于48小时之内离开中国。

她没有他的消息已经一年了,而中国使馆拒绝了她的回国去找他的签证申请。

考勒已经同意接受林的案子。

“我先生没有犯罪,”李用柔和的声音说,“他是一个好人。他们逮捕我先生的同时,他们也剥夺了我作为加拿大人的人权。我有权与我先生生活在一起,让我们家庭团聚。”

本文译自:http://www.montrealgazette.com/news/pages/010120/5032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