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之名立我中华

有感于强辱民意的“百万民众签名活动”


【明慧网2001年1月23日】 做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中国人,我意识不到我的名字就是我。记不清从何时开始,我和我的同胞们,常常将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嗨,名字不就是个符号吗,它代表不了甚么”。这种“洒脱”让我们在与父母划清界线时,不用为声明上的签名背负良心的重担;在入党申请书上签字时,不用为自己对马列主义的怀疑而心跳;在创编虚假新闻的时候,可以不计后果;在撕毁契约时,面对着合同上的落款面不改色;在支持镇压“法轮功”的签名簿前,不需为自己对其的同情而自责……

“名字是名字、我是我”的错误逻辑,是我们对于那个没有个人意志的生存空间的一种无可奈何的心理怪胎,在一次次违背良心的政治压力面前,被别人为捍卫名字的尊严而付出乃至生命代价的惨烈吓坏了的我们,抛弃了自己的名字,让它去成全帝王尊严,以保留在躯体的深处的那尚存的良知而自慰,苟生。

出国后,对人生的理念看法都发生极大的变化,其中名字与我的“新关系”确在移民之初使我惊奇不已。告别了“单位来函、组织介绍、户籍公章、公证划押”,在所有的文件、证词、申请、支票上人们要的只是我的签名,名字于我就是信誉、证言、态度、承诺、责任。起初我不敢相信自己竟能获得如此的信任和尊重,受宠若惊的感觉使我不得不对自己的名字刮目相看,同时我也渐渐的学会不去不问内容、不做思考、不计后果的滥用我的名,因为于我,它已不再仅仅是两个字,而是带有我所有的信息、和我混然一体的我生命的一部份,于朋友它是坦直、热情;于父母它是孝敬、体帖;于丈夫它是温柔、智慧;于孩子它是严慈、安全;于社会它是善良、勤劳;于老板它是忠诚、可信。

我不得不反思,美国于世人是自由、民主;德国则让人深蕴严谨、自尊;法国让人为她的烂漫、热情而动情;加拿大以其宽容、平和而享誉全球。为甚么中国仅让人感叹古老文明的辉煌不再,而这个名字在世人的心中则意味着强权、专制、不安和危险呢?

中国有一句俗语: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一直以为,自己和大多数同胞一样,对生育自己的那片土地有着不需解释的情愫,捍卫她的尊严可以说是我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曾是一个放弃自己的名字、只把“良心”留给自己的小人的时候,我的所谓爱国思想和行为,霎时变得如此的滑稽和不堪,甚至让我失去面对自己的勇气。你能否想象,一个国家,当她的民众都已失去了捍卫自己良心和真理的勇气甚至意识,集体的将一个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道德、善良、公正、坦直、真诚掩藏乃至抛弃,甚或出卖给窃国者以求偷生的时候,由十亿这样的个体拼成的“中国”两个字还能代表什么呢?

当我为国名感到羞愧,为强权、暴政、谎言的肆虐而哀嚎的时候,我知道,在那焚烧着我们民族的熊熊火堆中,有我添的一把干柴。在我的同胞寻回重建个人名字尊严的勇气之前,我们没有权力妄谈甚么民族尊严、国家形象,更不敢痴想未来。因为我们将没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