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之力可震邪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正信之力源于我们在修炼中对大法的认识,源于对师父的坚信和对师父法正乾坤的正悟。从这次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这一年的正法進程中,做的好的地方是因为我们跟上了师父正法的進程,不管我们在思想上认没认识到,在行为表现上我们都是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大法粒子。做的不好的地方是我们在不同层次中修炼,在观念上有很多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认识,对邪恶的本质认识不够,无形中默认了许多魔难,从而使魔难加大。正如师父所说的:「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

对师父这次大湖区讲法,我体会最深刻的就是师父不承认旧宇宙败坏势力对迫害大法的一切安排,因为它不符合师父正法的要求。师父说:「它们所安排的这一切,不但不能够对正法起到正面的作用,而且成为严重的阻碍。」我认为我们在思想上如果承认它,反映在我们修炼中就是对一些魔难的无意识默认,把它当成了必然。例如在去北京证实法的学员中,普遍的思想中有一种我这次去一定会被抓,某某某这次干了什么事一定会被劳教,我干了什么一定会怎么怎么样。在交流中有些学员过于渲染自己一路如何行动、承受魔难的难度,也会加重这些不符合正法要求的干扰。

在具体遇到魔难时学员会想到的一点是:师父说了算,不是人说了算。但我认为这是不够的。因为你本身的观念中不正的东西首先要去掉。我们把所做事情后面将要承受什么魔难当成必然的本身,就是心性不符合法的标准的表现,就是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表现。没有任何人所认为的必然,全部与对大法的理解认识有关,与心性标准有关,与符不符合正法的要求有关。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观念会造成我们在行动上默认邪恶势力的迫害,从而加剧魔难。

过于执著自身的提高与修炼,会使我们在学员遇到魔难时无意中默认邪恶的迫害,这同样的会表现在证实大法时以被抓被打作为心性的衡量标准。而那些走出来既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又没有被打被抓的学员,被认为是没有达到这种心性标准,从而给这些学员造成一种压抑和错觉,认为自己真的没达到心性标准,没有可颂扬的威德,就再上北京直至达到被打被抓,从而如释重负的认为自己达到了这种心性标准。这无疑是认同邪恶迫害的表现。正如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所说:「变异的观念使它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师父在〈理性〉经文中所说:「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精進要旨(二)))「因为旧势力的目地就是破坏,学员有很强烈的执著时、严格的说那时的行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现、是感情带动下的行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恶才会出现。今后也要注意,所有说我法身直接叫其如何做的都是假法身。」(《精進要旨(二))〈理性〉)从师父的经文中我体会到师父在非常严肃的告诫我们不要被旧势力的观念带着走,不要上当,要理性的用大法来认识一切,来纠正我们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行为。我们在思想上不认同邪恶的迫害,在行为上就会表现出面对邪恶迫害时的抗争,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会把在邪恶势力迫害时的抗争当成斗争来看待,更甚者会把我们揭露邪恶当成与人斗来看待。

承受痛苦作为正法修炼者来说是伟大的行为,但我们在承受痛苦魔难中有许多心态和行为也是不符合正法要求的。例如在交流中强调所承受的魔难本身也会无意中宣扬魔难,从而加重一些学员思想业力的干扰,加重一些学员对魔难的必然性的错误认识,致使这些人还没有走出来,思想中就已经在考虑被抓被打时怎么样对付邪恶。知道一些在这种环境下怎么过关的办法对一些学员当然是有益的,但这不是我们要交流的真正目地,我们交流的目地是要怎么样不断提高直至完全符合正法的要求,真正从境界上、从法理上、从怎么样符合正法的要求上去交流,能使我们提高更快,能使我们减少不必要的魔难,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因为我们是一个大法粒子,针对你的迫害也是针对大法的迫害,现在揭露邪恶、证实大法需要你,个人的被抓被关押也是大法的损失。而且高层空间安排这场魔难的旧势力也会利用你的思想来加重魔难,因为它们认为在帮助你修炼、帮助你达到目地。其实我们无需动任何念,我们所做的一切已经代表了我们的愿望。

我在去北京证实法时,思想上没有任何可能被抓、被打、被关押的想法。走之前有学员劝我不要去,因为我是老学员,名声大,他们认为去了肯定被抓、被劳教。我说我根本就没有这些概念,叫大家放心,过两天就回。本来我想到天安门广场炼第五套功法,因为我体会到那套功法中洪大的慈悲,我的内心也充满着这种对众生的慈悲。

后来另一些老学员叫我一起去。我们都穿的非常整齐、干净、漂亮,在火车上一路谈笑风生。到了北京后遇上许多各地的老学员,都要一起去,北京的老学员更是化了妆打扮的漂漂亮亮,真的就象去过节一样。结果我们走出去的时候连天象都变了,平地突然飞沙走石,天空是电闪雷鸣,大家都明白是另外空间在清理邪魔。

在广场上我们面对邪恶一起呐喊:「不准打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在被抓進天安门派出所后,我们各地学员很自然的抱成一团,有任何想单独把我们学员拉出去的事发生时,我们就会全体齐声呐喊:「不准打人,不准打人!」我们就是要抱成团,形成一个整体,决不让哪一个学员去单独承受魔难,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们不让照像不说姓名地址,他们放个别学员走,大家也是要走一起走,决不留下一个人。结果当晚绝大部份学员给放了,少部份学员被转移到另外的地方(现在我知道是因为我们一些老学员普遍觉的魔难太小,无形中在追求魔难)。在那里虽然人少了,但大家同样抱成团,一起与邪恶抗争。当时公安人员都很感动,说我们了不起,来自五湖四海,却象亲兄弟一样抱成一团,第二天上午也把我们放了。

从中我体会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巨大内涵。在这个过程中,学员心性标准有不同,承受也有不同,有的学员承受很大,在承受魔难时产生的正念也不同,但我们大家相互鼓励、相互帮助,齐心一起达到了整体升华的目地,同时也符合了正法的要求。这次走出来,我们的整齐漂亮的外表也给了警察很深的印象,北京走出来的学员没有一个被抓。我觉的我们的外表也体现了大法弟子的精神面貌,也体现了大法的形像,也是在正法中我们要纠正的。

在交流中我看到有一些学员原本是走不出来的,因为当他要走出来时,突然的工作变的很忙,家里也变的离不开他了。当他们悟到这不是什么师父点化不让走,而是生生世世最后要帐的业力阻碍不让你迈向这一步,他们毅然放下一切不正的念头,迈向了天安门,把自己的修炼溶入到正法的進程中去。在走出来后,因为大家在整体提高与整体升华中悟的很好,也做的很好,这些学员都得以很快赶回单位和家中,什么也没有失去。

我第三天回到了家中,在与学员交流时我谈到了正法的進程很快,要放下一切人的观念,放下一切人所谓的必然,及一切不符合正法要求的念头。结果有位老学员悟到了,放下了人的观念,第二天上午坐飞机到北京,在广场上打出横幅证实大法,下午坐飞机回来。另一位老学员与妻子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坐,心中充满了对众生的慈悲,坐了二十多分钟警察一直站在边上。旁边一位学员有些害怕的站着,警察指着他说:你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呀?是还不快打坐。后来警车来了,警察把那位学员带走了,把这对夫妻给放了。

表面上这些学员都是坦坦然然过关的,背后都源于他们对大法的可排山倒海的正信,源于他们放下了一切人的所谓必然和观念,符合了正法对一个大法弟子的要求。

对旧宇宙势力的安排我们为什么要默认呢?在走出来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我们为什么非要被抓被打?这种思想上默认的被抓被打,是不是在默认旧宇宙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呢?我们有这样的心性标准去坦然面对一切,但我们身为大法粒子,我们在助师世间行,在世间做着揭露邪恶、说明真相的伟大的证实法之事,迫害我们是不是在迫害大法?我们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伟大的救度众生的事,旧宇宙势力给我们给大法所安排的这一切迫害我们在思想上就决不能承认,不承认它是因为它是旧势力的观念,是不符合师父正法要求的,这样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能量场才能闪烁出正法的纯正光芒,我们的正信、正念就能真正达到力可排山倒海。

清除我们思想上不符合正法要求的阻碍,明白正法的進程在急速的突破着,可能昨天我们认为还很难的事,今天就成了我们需要突破自己、需要放下的观念了。我们不要忘记当师父清除了背后操纵人的因素时,人会越活越明白,我们决不能被自己思想中不正的因素所干扰迷惑。特别是师父〈忍无可忍〉的经文发表以后,所有的神都在为从上到下法正乾坤尽自己的力量,我们在人间的大法弟子更应该主动的去揭露邪恶,我们要记下邪恶之徒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未来我们一定要用人的法律把邪恶之徒送上审判台。我们要记录这些警察、当权者的暴行,让他们的亲朋好友、同事邻居看一看他们没有人性的丑恶嘴脸,充份暴露他们的邪恶本质,让邪恶无处逃避,彻底的窒息邪恶、除尽邪恶。

另外我们也要注意,我们还在人间生活着,我们不会都体现出神的状态来,我们学员在电话里随意具体的交流,随意的把其他学员做的事说出来都是极不负责任的。我们的心性标准不会在同一个高度,某些这不怕那不怕的背后也包含着对学员、对大法的不负责任。我觉的我们是一个整体,在正法的進程中我们要以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限度的揭露邪恶、窒息邪恶。现在是邪魔在苟延残喘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多用理性和智慧,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窒息邪恶的本身也包含着不让邪恶有任何迫害我们的空子可钻,包含着我们自我纠正一切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观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