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命护法 窒息邪恶


【明慧网2001年1月5日】12月25日怀着5个月身孕的我,和两个功友带着横幅来到天安门广场,这时已是晚9点了。圣诞节晚游人很多,也有许多弟子,他们有的炼功,有的打横幅。

我们迅速打开横幅,边喊边跑:“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声音在夜晚的广场上空回荡着。这时一群地痞、特务围上来,将我们拖上车,送到天安门分局。警察问我们姓名,地址,我们拒绝回答。警察说:“你们炼功人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为什麽晚上到广场打横幅,而且还不说姓名?”我们回答说:“正因为我们的心堂堂正正,我们才下火车就到广场打横幅;正因为我们做的事光明正大,我们才不对邪恶小人说姓名;誓死留在北京为我师父,为大法洗清陈冤!”警察听后说:“那好,那你们明天再来吧。”当场释放了我们。

第2天,我们准备回家,但想起了警察的话。我们一悟,不能回家。于是又一起去了广场炼功。我们高兴的看到很多大法弟子打横幅、炼功,十分壮观,其殊胜、伟大催人泪下。我们又被地痞,便衣拖上警车,送到天安门分局。在这里不说姓名的近百名弟子被关在露天车棚,说了姓名的关在铁笼子里等待各地办事处领人。后来,我们被关在平谷看守所,邪恶的警察强行照相,我们不配合,它们就打耳光,揪头发往墙上撞。我们闭上眼,扭过头,即使照了也认不出来。问我们姓名,我们不回答,它们就叫我们蹲马步,坐飞机等各种体罚。我们不配合它们,它们用手铐反铐将我们吊起来,我怀着5个月的身子,它们竟毫无人性的用我的头撞墙、拷打、揪头发。怎麽用刑我们也不说,它们就把我们关在暖气室。这里空气异常干燥,我们口渴难忍,它们就故意大声喝水。约半小时后,只剩一个警察了,他很同情的打开窗户,然后说:“你们不说姓名,报个假名交我们交差行吗?”我们说大法弟子不能说假话。没有办法,他们就给我们编假名,假地址,让我们别说出去,我们不答应,就赶我们到外边冻着。20分钟后没有效果,它们就将我们关到监室里。监室里一共关了16名弟子。我们一致认为不配合它们,集体绝食,提审不去,灌食不去。当提审时,我们就抱成一团喊:“窒息邪恶!”警察慌了,没办法走了。下午来了更多警察,一个警察拽一个学员强行灌食。

第三天中午,开始无条件放人,用车将我们拉到路边,将我们赶下去,并说:“前面有车,你们拦吧。”就一溜烟的跑了。我们坐大客车准备回家,在燕京检查站被警察截住,问是不是炼功的,还让我们骂师父。我们严正地拒绝了它们。他们就叫了一辆长途客车,让我们在天津下车。我们一悟。为什麽在天津下车呢?是不是法正人间很近了,于是到天津后又回到了广场打横幅,被送到昌平看守所。那里的警察不打不骂,照相按手印不配合也不强行。一个警察问:“把你枪毙了,你也不说姓名、地址吗?”我坦然回答道:“为大法死也没有遗憾的。”我们又被送回监室,集体绝食。警察不提审、不灌食,也不理我们。过了三天,到了中午,将我送到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让我说姓名、地址,我不讲。这时警察BP机响了,回电话,我就从派出所走了出来。迎面来了一辆的士,司机说:“我就是来接你的。”随后我踏上了回乡的旅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