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谈“天安门自焚”事件


【明慧网2001年1月26日】 做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不愿回忆过去的人生,因为那仿佛是另一个人的事,又宛如隔世。但当我看到新华社又用自杀一事来陷害栽赃法轮大法和我的师父,我不得不重提旧事,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我曾是一个有强烈自杀倾向的人,是师父的教导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挽救回来,使我有了一个崭新的人生。法轮大法弟子绝不会做出“自焚”之类的事。

我生性多愁善感、性情脆弱,同时又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内心向往着美好的生活。随着踏入社会生活,耳闻目睹及亲身经历的一切,让我一次次失望。因为在这个道德沦落的社会,像我这样仍抱着自己美好理想、用真诚去生活的人是何其艰难,如果没有超人的意志,又不想放弃自己的人生观,实际上是很危险的。

这其中的经历,我不想一一叙述,或许有时间我会整理出来。我只想简单地讲促成我产生轻生那一念的经历。那是1998年的冬天,我带着3岁幼子经历千辛万苦来到美国底特律探亲,然而迎接我的是一张冷冰冰的脸,我不知道丈夫为什么变成了如此一个人,我不是去讲别人的不好,现在我能现解他当时的处境,因为中国人初来美国面临着各种压力,人是很难愉快的。

然而,在生活中失望已久的人,初来异国他乡,连一丝温暖都得不到,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心情。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再看看快乐的儿子,不禁泪流满面。我找不出活着的理由,于是我想到要了结我的人生。

那时我们住在一个很高的公寓楼上,我们住在11层。那些日子,我经常透过窗户往下看,心如死水。然而,大脑中有一个强烈的东西告诉我,自杀也是罪。不该死的生命突然死掉了,就成了孤魂野鬼,没吃没喝的,很苦的。这是当时唯一能记得的师父的教导,那是我在国内读过李老师的书而留下的印象,当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修炼,只知道,炼功使我身体好了,书中的道理也是我愿意接受的。却不懂得生活中的一切苦难都是以前的业力造成的。记得那天,我痛哭了一场,我哭着问:为什么活着痛苦,死也痛苦呢。这种活着不幸,死又不能的生活令我悲痛万分。恰好这时我的一位在华府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在我居住的城市也有炼法轮功的,并为我找好了联系人的电话。事后我明白,那是慈悲的师父为我安排好的一切,他一直在悄悄地看护着我。

我终于找到了炼功点,这些在美国的学员虽然都是来美多年的人,事业有成,但与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平静和蔼,我从他们真诚而富有信心的眼神里看到了生的希望。就这样,我慢慢地坚定地走上了一条真正修炼的路,我完全变了一个人,我懂得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是返本归真,我知道人身是何其难得,遇正法更是千载难逢之事,我应珍惜自己的生命,在生活的磨难中修炼自己。从此,我不再为苦难而灰心反而把它们当做提高自己的好机会。

如果现在我告诉我周围的朋友说,我原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都不会相信,但那是真实的经历。我知道每一个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都是这样珍惜自己生命的,那些企图自杀的人怎么可能与法轮功学员有丝毫联系呢?

我流着泪写下这一点往事,我的泪不是为我过去的苦难,是因为师父对我的慈悲挽救,还为那些尚被谎言蒙骗分不清是非的人们。

昨晚打坐,我的泪水不断地流,我为那些尚未得救的众生,为那些得了法却不知珍惜的人们。我为自己无能去帮助他们而愧疚,因为我实在修得不好,愧对恩师的慈悲度化。

让我用真心告诉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轻信江泽民用尽邪恶制造的假象和谎言,你只要略微用你的思想思索一下,翻开李老师的书看一眼,便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