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弟子受迫害情况


【明慧网2001年1月7日】 2000年10月份前后,周口市川汇区大法弟子因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或进京正法而被拘留的有41人,被捕1人。

今年10月份前后,政保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再次迫害,从家里被带走的就有23人。从北京被抓回的有20人,这一次政保用恶毒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拳打脚踢,揪头发,扇耳光,带脚镣手铐,绳捆索绑进行百般折磨与辱骂,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的被打伤。

例如:男功友杜志良9月6日正在单位上班,政保上的两个人突然闯来把他叫回家,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进行搜查,将大法书籍和资料搜走,将人带到政保大队进行24小时的连续审讯与人身摧残,夜审时不仅辱骂并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不论是胸部、脸部都只管跺,头发揪了一地,把胳膊拧到背后,用绳拴,还不解恨,又往手腕处绳子内塞瓶子,绳子深陷肉里,到深夜11点,他们也累了,就让杜志良举扫帚并跪在地上,到零辰5点多才罢休。杜志良从被抓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仍在关押之中,在这期间,被审三次,上绳三次,每次都是绳子深陷肉中,第三次由于上绳超时太长,两臂失去知觉,汗流一地,政保人员也感到恐慌,帮忙活动。他们还用鞋掌往他的脸部、耳部、嘴上重重击打,至使右耳失聪,二十多天,左手拇指麻木至今。从9月6日被抓后,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被送入监狱,一个月后,又以扰乱社会秩序转入拘留所,又一个月后,再次被转入监狱,11月29日第二次从监狱转入拘留所至今。这位功友的爱人也是大法弟子,10月1日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而被抓,遭受体罚后投入监狱,然后转入拘留所至今,使年仅15岁的孩子无人照看,政保却反而把罪过推到法轮功头上。

女功友吴桂芳已经50多岁了,于10月11日下午3点被叫到政保对其进行轮番折磨,采用疲劳战,攻心战,不叫吃饭,不叫睡觉,长达26小时,直到第二天下午5点才送到拘留所,晚上9点刚刚上床休息,就又被政保人员提到政保大队,他们先对她进行威胁,我们对你早已有了所解,你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俺竟陪着你瞎熬。紧接着把双臂拧到背后,用绳子捆着跪在地上之后朝着头顶狠狠去打两掌,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头顶痛的还不能用手摸,当时政保人员叫她学着他们的话骂老师,吴桂芳不骂,他们就用力给她一耳光,当时,就打掉一颗牙,吴桂芳把牙咽到肚子里,又朝另一面脸上扇一耳光,顿时,吴桂芳眼前冒金星,头晕眼花,嘴唇被打破,脸上带血筋,肿的很高,又青又紫,一个星期还没下去,当时,吴桂芳痛的汗流一地,他们一直把她折磨了一个多小时,才松开绳子,又叫吴桂芳半小时扫帚,稍休息后又换一根细绳,再次将吴佳芳捆起来达两小时,松开后又举半小时,才将她送到值班室,当时一位政保人员以为没事了,叫她休息一会,吴桂芳刚躺下,被子还没盖好就又被人叫起来进行第三绳的审讯,这一次上绳时两个政保人员用膝盖顶着吴的两臂往一起压,捆好后又用皮鞋扫帚把打,用绳子往身上抽打,直到把人折磨的快要断气了,才松开。吴桂芳浑身发抖很长时间,政保人员一看人快要不行了,才把她送到拘留所,还不让她给其他功友说,不让家人来见,怕她们的邪恶暴露出来,两个多月了,吴的胳膊还没有痊愈。

女功友李世英,60岁,10月5日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和其他五位功友一同被带到驻京办事处。当她向单位领导和家属洪法时,政保人员进来阴笑着说:“你腿盘的怪好啊。”李世英说:“我平时就习惯这样坐,舒服。”话刚落音,政保人员脸色骤变,大吼大骂着:“下来,蹲那,双手抱头,顶墙去!”当时其他五位功友也受同样惩罚,并在女功友梁梅头上猛击一掌,在50多岁女功友郭凤勤腰部连踹三脚,临走时恶狠狠地说:“谁也不能动,半个小时我来看,就这样六位功友在水泥地上坐一夜,六号晚上,回到该区政保后,分别提审。政保人员歇斯底里对师父大骂不止,之后命令李世英跪在地上举扫帚连续几个小时汗水浸透全身,一直流倒地上直到凌晨才把她们集中到一个屋子里。七号上午,政保人员继续提审,以问题没说清为由,继续举扫帚一上午,接着政保人员给李世英上绳,并让她蹲在地上,直到晚上六点左右,她老伴来看她,李世英刚要向老伴述说受体罚的事,政保人员说审讯期间,不准家人接见,把她老伴赶走了,并威胁李世英说:”你挨打说了吗?“就这样没吃没喝,连续体罚48小时到8号晚8点左右送到拘留所。11日上午又以提审为由,把李世英带到政保,叫她骂老师、骂大法,李世英向他们洪法。他们揪她头发照脸扇,并命令跪下,下午晚上连续提审,夜里轮番看管不让睡觉,直到12日把她送入监狱,她们多次被提审,反复举扫帚,拴绳,站马步,并用蝇拍子打头,用绳打连续五天不让吃饭休息,甚至不让去厕所。

10月份,监狱女号关了20名功友。他们因炼功被带镣铐,罚站。有的人脚镣38斤。监管人员骂她们不要脸,到监狱还炼,一个管教骂一个功友说:“看你是人,你是人,不看你是人,你连猪狗都不如。晚上四名功友因带镣不方便,怕影响别人休息,就在院子里睡了一夜。当时室内40人,地上都睡满了人。功友们绝食两天才开镣。又一次炼功时,被管教发现让14位功友都出来,把袄脱了,站院子里把鞋脱了,在水泥地上罚冻三个小时。

另外,该市公安反复抓人,反复罚款,从不打收据。

周溪(化名)第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罚10000元,停发工资并撤职,因不写保证不准上班,上半年奖金也被扣约2000元。

章鹿(化名)第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罚10000元,今年五月份又罚5000元,七月份罚5000元。

于佳(化名)被罚10000元,杨凡(化名)罚10000元,单位停发工资,开除党籍。出狱后,单位责令其不准炼功,不准去北京,如果再去停发老伴、儿子工资,并予交2000元罚金。(以上几位被政保罚款均无收据)。

政保人员扬言十年不发势,发势吃十年。借镇压法轮功,大发横财,敲诈勒索,很多功友被罚款,少则几千,多则上万,不交不放人。

这些邪恶之徒对炼功人残酷镇压与迫害,给大法弟子单位家庭造成痛苦与伤害。他们的行为严重违背了党的政策,离间了党群关系、败坏了党的形象。请问他们的所作所为符合党章的那条、那项,符合法律的那条那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