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兰州、吉林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1月6日】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职工贾永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99年11月3日被公安部门劳教,关押到佳木斯市劳教所。2000年11月9日佳市公安人员33人对被劳教的大法弟子棍棒殴打,强行转化,对于到期释放的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加刑三个月。2000年11月3日晚,学员利用监狱停电之机,12个人跑出监狱。其中大法弟子贾永发被抓回,关小号,冻了一夜,不让睡觉。4日中午又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饿了一天。到了晚上,被狱中的犯人用凉水浇了半小时,不让睡觉。警察逼迫他配合政府抓回其他跑走的学员,用电棍电,三次鞭打这位学员,并恶毒地用手指中间夹子弹,用钳子夹指甲,长达20小时的坐老虎凳等酷刑均未得逞。于11月7日晚才将该学员从看守所关到劳教所,至今未放。

佳木斯女子劳教所进行的所谓封闭式管理手段,不让大法弟子去外界见面,吃、喝、拉、撒均在里面迫害长达七个月之久。

鹤岗市劳教所为迫使学员转化,连续几天对大法弟子用木方抽打。


北京市大兴县公安局一恶警(胸牌号058096)

其人为让大法弟子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用一切卑鄙、邪恶的手段,打人、用刑、恫吓、用皮鞋碾大法弟子的脚,面对大法弟子烧毁老师的照片并一点点地撕,给大法弟子熏烟,用烟头烫学员,用筷子或硬物在学员脸上、耳朵、眼睛、鼻孔、嘴里瞎捅,不让睡觉,骂一些刺耳难听的话等等。并把绝食几天的大法弟子在搜尽其钱财后送到一个偏远的地方不管。


兰州公安分局

兰州大法弟子何力军,2000年2月上访,被城关分局草场街派出所警察威逼利诱其父母,从那里骗走10000元钱说是押金。在北京挥霍掉9000多元,吃好的、玩好的、买礼品,其父母均为普通工薪阶层,一年不吃不喝也拿不出10000元钱,真正验证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从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断绝、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何被非法关押15天。7月份再次上访,被关进北京房山看守所后,又对其进行迫害,非法关押15天,现下落不明。可能又踏上了上访之路。

兰州学员陆长空,99年11月进京上访,被兰州市城关分局非法拘留15天,该单位兰州真空设备厂对其长时间非法监控,开除党籍。2000年7月进京上访又被城关分局非法拘留15天,期间每天进行不下十几小时的强体力劳动。该单位以旷工为名,对其除名,并扣发一切工资。国庆前后,公安多次到他家进行非法搜查,致使其父母(不修炼)承受巨大精神压力。该学员被迫离家在外,现下落不明。


河南海上平顶山市有关单位

河南海上平顶山市大法弟子张艳斌,在2000年4月份和爱人进京上访时被接到驻京办事处,后分别被单位遣送回当地。她爱人被非法送进看守所拘留一个多月,张艳斌因要生小孩所以被单位看管了一个星期左右,非法罚款3000元。因在接人途中汽车坏了,要修车,修车费是4000多元,一并算在该学员头上,共罚7000元,没钱交就从工资里扣,每月给少量的生活费。该学员曾找单位领导交涉认为不该罚这多的钱,单位领导说:“谁让你是炼法轮功的。”然后一直被非法监控,现在这位学员再次进京护法。


吉林省四平市劳教所

我们是从吉林省四平市劳教所里出来的大法弟子,现将我们在该劳教所里遭受非人待遇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以揭露邪恶,呼唤善良人们的良知与正念。

1、学员姜义武、张印森、刘勇因坚持炼功被犯人付国军毒打一个多小时,吕管教和教育科的来了之后,将他们连同学员崔艳冬、崔旭、邹青山等人一同强行拉到劳教所特殊会见室,将学员们按倒在床上,把胳膊、腿绑到床上,除大、小便和吃饭外,不给松开,这样一直绑了6天。前三天还让犯人看着不让睡觉,有时学员刚一合眼,就被喊醒,甚至用毛巾吸凉水泼,用木板、床板、皮管子毒打,强迫学员不炼,有的学员被折磨的走路都困难。崔艳冬胳膊被绑上木板,强迫平举1小时,学员被累得脸色苍白。

2、2000年7月份,姜义武因坚决不转化而遭恶警崔春平的毒打,棍子都被打折了。有一次,姜义武因不忍心见学员刘庆华被打,挺身而出,替刘庆华挨了一顿打。姜义武还因不念攻击大法的书而遭恶警王军用棍子毒打,以致腿部充血变形,小便尿血,20多天不能走路。

3、学员刘勇因坚持炼功被从二层床上打到地下,导致数日手不能干活(叠纸盒),在被强迫写决裂书时,刘勇宁死不从.刘勇还因炼功两次被毒打得面目皆非,脸肿得变形。

4、学员张印森2000年7月份拒绝转化而遭恶警王军、崔春平用拳头、木棍、床板等毒打,把张印森的双手绑住不让动,堵住口不让喊,向身上浇凉水,并强制他自己打自己。

(2001年1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