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人:法轮功在中国

【明慧网2001年10月1日】图:星期日早上,在离大学两英里的地方,一群法轮功修炼者在和平地打坐。在中国,如果从事同样的活动,他们将面临酷刑的折磨。

普林斯顿人(Daily Princetonian)高级记者茉莉.布鲁默(MOLLY BLOOM)9月25日撰文写道:草地上还凝结着露珠儿,所以他们都带着坐垫来打坐,有的坐垫是一小块地毯,有的是旧的汽车脚垫,家用的扁平绝缘材料,浴垫或折叠的毛巾。

14个人在普林斯顿购物中心停车场后面的小公园里站成整齐的队列,星期天早上7点钟的时候,停车场几乎是空的。海伦.徐在这群人的前方打开一个折叠椅,小心地把一个放音机安放在上面,然后插入一盘带有手写汉字标签的磁带。

磁带里传出平静的中文口令。徐和她的法轮功功友们双手扣住,然后举过头顶,伸向天空的晨曦之中,他们在炼习法轮功的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

文章介绍说,法轮功是根植于中国佛家传统的功法,1992年由一位中国人李洪志先生公诸于世。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Falun”的中文是“法轮”,“Gong”是修炼,“Dafa”是“法理”。

这是一种气功,一种古老的中国精神修炼,以缓慢和冥想动作为特徵,据信可改善身体、思想和心灵。

但是确切地说,他不是宗教,也不仅仅是一套身体动作。

“他是一种完善自我的修炼”,来自普林斯顿的法轮功修炼者茜茜.马丁解释道。法轮功基于“真、善、忍”三个原则。修炼法轮功意味着修炼这三个原则,和炼习一套动作。

随着磁带中的口令,法轮功修炼者开始炼5套功法的第2套。在炼习这套法轮桩法时,每个人都静静地站着,手臂弯成弧形,慢慢抬过头顶。

“没有组长”,马丁解释到,“我们仅仅是一起来炼功”。一些人在家或自己炼,她补充说。“我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出差,那我就在酒店的房间里炼。”

法轮功通过口耳相传,还有就是通过互联网传播,至少在中国以外是如此。网站http://www.falundafa.org提供了所有中、英、法文和西班牙文的著作和音像磁带。

詹尼特.陈,一位来自西温莎(West Windsor)的修炼者,是听了当地中文学校一个同学的建议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其他人通过亲人或朋友发现了法轮功。美国这些法轮功的修炼者似乎很愿意和别人分享他们的经历--他们在炼功期间,在公园外面挂起了一条横幅,下面展示着一些免费的小册子。

由黄色和红色组成的横幅上写到“法轮功:免费教功”,横幅面向几乎空旷的停车场。

文章说大多数在普林斯顿的修炼者都属华裔,实际上除了来自新泽西州富兰克林湖(Franklin Lakes)的大学生伊莲娜.艾丽奥特(Irene Elliott)以外,都是中国人。

但是马丁和其他人很快指出,法轮功修炼者包括所有种族的人。马丁是“约翰逊与约翰逊”(Johnson & Johnson)公司的审核员,曾经在公司的健身房中教授法轮功。“人们很喜欢法轮功”,她说,“但是他们很忙--他们说,‘茜茜,这太棒了,但是我没有时间打坐两个小时!’”

尽管在普林斯顿周末的清晨,法轮功看来是和平和无害的,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却受到严酷的镇压。

文章说中国公安部在1999年7月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禁止修炼者传播、散发法轮功材料,集体炼功和打坐,以及为抗议对他们的处理而进行请愿。声明于1999年4月25日之后宣布,那日,数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政府外面抗议几天前警察对一个更小规模法轮功示威的暴力驱散。(译者注:这里指天津警察殴打并非法抓捕法轮功修炼者之事。当时有一些法轮功修炼者去一家杂志社澄清其刊载的谣言,而非示威)。

4月25日的示威是自1989年天安门广场民运抗议后最大的示威。(译者注:当时法轮功修炼者是去中南海和平上访,并非去示威)

按照联合国人权专门委员会今年八月公布的报告,现在至少有五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在劳改营或精神病院。联合国报告说,在监狱里,修炼者经常要受到酷刑和虐待。

报告说,数千人被毒打,并有许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大赦国际四月公布的有关中国酷刑的报告中说,尤其是妇女,经常受到残忍折磨和性虐待。

文章又说,在普林斯顿,观看到星期天晨炼的人可能奇怪怎么会有人如此严酷地对待法轮功修炼者呢?

公园里的修炼者继续炼习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他们的表情很宁静,动作意识清楚而优雅。公园里宁静如水,偶尔一辆途经的轿车中沉重的低音或手袋中传出的手机振铃音乐会短暂地打破这种静谧。

每个修炼者都有他或她如何从修炼法轮功中受益的故事。大学生艾丽奥特讲述法轮功是如何帮助她从严重的精神压抑中走出来的。

她说,“他确实改善了我的感受,以及我与人相处的方式”。

也在“约翰逊与约翰逊“公司工作的陈讲述了法轮功是如何帮助她从一次严重车祸造成的大脑损伤及其他部位损伤中恢复过来的。其他修炼者自愿讲述了他们自己的故事--X光透视发现肾结石消失,结肠疾病痊愈,以及普遍感到的安宁健康。

在公园中,修炼者保持站立姿势,手臂在胸前交叉,他们在炼习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

“当你炼完功时,你的头脑完全放松了”,徐说,“这是最好的感受”。

驻华盛顿人权观察亚洲部主管麦克.詹德拉柴杰兹克(Mike Jendrzejczyk)说,目前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与中国总体上的不稳定有关。

詹德拉柴杰兹克说,“明年的党代会在即,中国将加入世贸组织,中国政府对任何可以在政府主办的活动之外凝聚大量群众的组织都很警觉。”“法轮功说他们是非政治的修炼团体”,他补充说,“但他们被视为潜在的政治威胁”。

华盛顿邮报八月的报导中说,中国政府官方批准了针对法轮功修炼者而施行的暴力。大赦国际9月公布的报告说,政府还设立了一个特别的工作机构,专门领导反法轮功运动。

该机构是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新的“系统化”暴力运动的一部份。

报告中强调,“非书面指令允许…警察和其他官员在这一运动中可不受法律约束,如果法轮功修炼者在拘留期间由于毒打而死亡,他们可以不负法律责任”。

大赦国际说,自从法轮功在1999年被取缔,已有超过250名修炼者死在监狱里,大约一半死亡案例是从今年春天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升级,以及中国整个国家“严厉打击”犯罪运动后发生的。

詹德拉柴杰兹克说,人权组织敦促布什总统在两个月后访华时提及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他人权问题。他们希望布什的访问能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允许联合国酷刑和虐待特别报告员就中国对被关押者,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的待遇问题进行调查。

人权观察还报告说,中国政府拟就了一份法轮功修炼者的“黑名单”,不欢迎他们到中国。

文章说,去年,在中国出生的美国公民马丁和另一位同事到北京出差。她的同事毫无困难地通过了边防检查,但是边检官员不让马丁入境。

一开始,他们告诉她说她的签证无效,但是马丁解释说,她是从纽约的中国领事馆直接拿到的签证。

最后官员态度缓和了,并解释为什么她必须打道回府。“他们说我在名单上”,她解释说,“我上了黑名单”。

马丁说她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禁止进入中国。

在购物中心后面的公园里,修炼者双手合十后站了起来,他们炼完了功。马丁俯视着同修们穿上鞋子,把坐垫折叠起来。

她叹了口气,“如果我们在中国这么做,我们就会被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