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市恶警对我的折磨和迫害


【明慧网2001年10月10日】我是98年10月份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之前,病魔缠身,生不如死,曾两次险些丧命,各大医院都去过,也没能治好,所以觉得生活没意思,整天伴着忧愁过日子。自从炼了大法后,我才明白了人活着的目的和真正意义,看到了真理和生活的希望,我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无愁无忧的、精神也充足了,就这样学着学着身上的病不翼而飞,使我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所以我对大法更坚信了,修得更有劲了。

99年7月22日以后,法轮大法遭到了迫害,我心中无比难过,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受到这种待遇,我感到正义、善良被打压,真是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于是我就去了北京上访,到了北京天安门还没有说道说道就被公安抓了起来,送回平度,邪恶之徒把我关在私设的冰凉的小冷库里,还扒掉身上的衣服冻我。后来强迫家人缴上14000元钱,才放人,这是什么世道。

2000年12月15日妇科检查,大队干部乘机帮着派出所十几个人又把我抓到了车上,人多车挤,恶警就把我按倒在车内地板上,坐压在我身上,真是流氓行为,难道这些公安就这样对待善良的妇女吗?难道他们家里就没有母亲、姐妹吗?拉到派出所,他们丧良心的冻我,不让我睡觉,利用这些狠毒的办法逼我说出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同修。他们见我不说,就把我又铐在铁椅子上,不让吃饭、不让睡觉,折磨了3天之后,又把我拉到市公安局,同样是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不让吃不让睡,残忍地折磨我。我坚信大法,抗议他们的暴行,暴徒无理的拘留我半个月,在这期间,就连婆母去世也不让我回家尽孝,真是没有人性。他们不是父母所生吗?半月后邪恶又把我拉回派出所,不让回家,逼迫家人缴上12000元钱才放人。

现在我被他们搞的倾家荡产,即使这样,我们大法弟子还是抱着大善大忍之心,向世人讲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