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当前讲清真象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1年10月11日】前段时间,我丈夫从单位出来了,流离在外。他原单位领导虽已回到老家,据说还是因此事受到牵连。以前这位领导对我丈夫一直很关照,当地公安局曾几次要找他,都被领导挡回去了。

我丈夫的看法是:他帮助了我们,将来会受益,那么他也得承受一些。如果他不是对大法产生正念以后才帮助我们的,那只是一种因缘关系。

我是这样想的:可能他帮助我们的目的不纯,但他毕竟有一念想帮助我们,那么这一念就不是偶然的。这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作为一个神,应该启发人的善念,保护人的善念,而不是借着他有业力摧毁他的善念,硬这样做的只能是旧势力而不是真正的正神。这种情况,修炼人应该毫不犹豫发正念,彻底铲除迫害他的邪恶因素,破除邪恶强加给他的迫害——善决不应该有恶报。这是最好的讲清真象,也是救度众生。当然,因缘关系是很复杂的,可能还存在让好人吃苦消业的因素,甚至以另种方式保护他的因素——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等等。但这些都不妨碍我们尽心尽力做好自己能做的那一份。

还有一件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有个学员因真象光盘的事被抓了起来,以前一直是我丈夫与她联系。出了这个事,大家都商量怎么办,我丈夫说:应该发正念,铲除迫害她的邪恶因素,决不能让邪恶破坏资料点。结果这个学员进了公安局后并没有被追究光盘的事,而是直接带到转化班。在转化班里她接受了邪悟,写了保证。

当时我认为:难已经减少到这种程度了,剩下完全是她个人自身修炼所存在的问题导致她过不去这一关。但是现在我体会:我在发正念时还是不够彻底。为什么还要留一些要她去承受、接受这个所谓的考验呢?虽然当初没有明确的意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认同了旧势力的安排。这种认同的想法都应灭尽,才能真正对学员负责,才不会给我们进一步讲真象增加困难。如果她自身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达不到标准,那才是她真正的个人问题,而不存在来自邪恶的干扰与迫害。

以前我一直有个看法,发资料总是尽量与资料点远点儿,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我体会这还是一种私心,对众生是不负责任的。正法应包括从身边做起,要把身边的环境清理出来。周围的人了解真象的人越多,邪恶就越没有藏身之地,哪还有那么多的危险?如果真有危险,不正好让我们清理掉吗!

为什么现在环境仍很邪恶,仍有许多危险因素?为什么总有迫害学员的事发生,邪恶没完没了地败坏众生?这一切难道不能改变吗?

如果不邪恶、不危险师父也可能就不会来正法了。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助师世间行"。除恶中有我们应尽的一部分责任,同时这里溶进了我们个人修炼的因素在里边。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正法修炼中完成我们的全过程,才能回到我们先天最高的位置上去。

这和7.20之前的修炼是不一样的。那时我们无论遇到什么都是个人的业力所致,只要想修炼,那么就得过,提高心性的同时消去我们的业力。现在是正法时期,自己怎么修炼就必须在法上有个清醒的认识。其实能清醒地分清旧势力对我们的安排与迫害并破除它们,就已经在正法修炼中了。至于我们的业力与心性上的提高,在讲清真象中我们遇到的困难啊,身体上的苦啊,心性上的摩擦啊等等,那才是我们真正的修炼环境,才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

那么怎么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呢?邪恶越到临死越是猖獗!师父让我们发正念就是赐予我们的尚方宝剑!强大的正念镇邪灭乱!在一个非常邪恶的环境中,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修了我们该修的,邪恶还没伤到我们一根毫毛,我们还好好地铲除了它们一把。一举多少得呀!到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啊?

我个人体会:只有我们真正在法理上明白了这一切,才能真正从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放下一切执著,排除各种干扰,全心全意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并且达到我们应该达到的效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