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道道关卡,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不认可魔难

冲破人的习惯思想的束缚

【明慧网2001年9月26日】我们一行三人来到某小城送资料。几天后,一功友带上资料给邻近的其它地方送,在出城时被卡住了,当时得以走脱,但是担心邪恶之徒追踪又折回城中。回来后一讲,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这位功友虽经历几次在邪恶之徒的眼前脱身,但自身状态还有些力不从心。我虽然没去却也仿佛亲身经历一般,几个人赶紧查漏补缺,认为邪恶能干扰到我们肯定有漏。

随后几天,当地功友送来消息不断。先说公安得到了你们的消息,出城的几条路都设了卡。我们几人坐下学法、交流:邪恶干扰我们是因为我们有漏,但是不能因为我们有漏,邪恶就据此来考验我们。因为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反过来考验法、迫害法,它不配。这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我们现在应考虑如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功友甲说:“实在不行,我们就绕过卡子,邪恶认为我们一定坐车出城,我们就走过去。”于是功友乙出去买来地图,三个人拿笔画卡子的位置,分析邪恶之徒会怎么安排。这时,当地功友又告之,邪恶拿照片认人,听说沿途周边来了外地功友,安全厅在到处找。功友甲推断说:“我们绕过这个卡子,前边会不会还有卡子?”我说:“要这么想,你是回不去了。即使接二连三听到不好的消息,大家也要正悟。”“宇宙是师父说了算,怎么能让邪恶猖狂,我们几个堂堂威严的大法弟子,竟让几个卡子给魔住了。人在修炼者面前什么都不是,如果我们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它们根本就不会来查。同修身上这样的神迹也不少了。”

当地功友们建议我们以静制动,甚至要弄房子让我们住下。我们再次静下心来学法交流,几天以来一直没走成的原因,为什么我们的思想一直陷在这个卡子里,想着怎么绕过去,甚至想卡子外面还会不会有卡子。这不就是认可了邪恶的安排吗?把它表面上当做事情去解决,而没有从法理上真正去正悟, 我们应从自身找不足,在法上提高。

记得有一个功友,领导告诉他单位要考试,要出有关诽谤大法的题。他想,要出这种题,我就答大法好,如果因此而开除我,那我宁可工作也不要了。回头与功友交流,功友说,这还是承认了邪恶利用考试题这种形式迫害大法。他顿悟,扭转观念,铲除邪恶。后来,考试卷下来,根本没有这种题。功友凭着正信,正念打破了旧势力的安排,而我们的思想却钻到卡子里,就象那考试题一样,认可了邪恶利用这种形式迫害大法。

另外有位老功友,警察要她交书。她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就信您一句话‘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说完打坐炼功。不一会,几个警察冲进来一看说:“老太太发功呢,不管她。”把书装进袋子里,回头一看说:“老太太还发功呢,走,不管她。”到了门口,回头看看说:“老太太还没动,还发功呢。”这时情况变了,这个说有事先走了,那个说有事先走了,最后就剩警长一个人,心想,“我就不信能把我怎样”,背着袋子就走。没走几步回头又去看老太太,老人家还不动,警长一看说:“还发功呢,我可算了吧。”扔下袋子就走了。老人家起身把书、像都拿回来摆好。法的威力改变了一切。人之所以变的强硬,是因为背后有操纵他的邪恶。老人家凭着对法的正信,一个不动能制万动,铲除了邪恶。人间的表现就发生了变化。

师父讲过:“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的法理,“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我们坚决不承认邪恶利用设卡子的方式来迫害我们与大法。发正念铲除邪恶,让道路畅通,不许设卡子。随后我们坐车一路出城畅通无阻。

这次经历使我们从法上明白了什么是根本上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很多时候,是我们思想中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迫害大法与众生的难,承认迫害就产生怕被迫害的心理,这变异的观念正是旧势力早就安排好的一种人的思维,变异的道理(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为了破除这些变异的理,师父讲过:“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我们就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认可了这变异的自然如此的思想,如:上访就要被抓,发资料就要被抓……。这种思想也是旧势力为了今天的破坏,强加给我们的。从人类开始,它们就为今天的大事设置障碍,它们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经历用来当作今天迫害大法的参照,安排种种“天象”。从文化、科学、所谓的政治……,方方面面强加给我们无数变异思维,让我们形成千百年来人的理,按照它们的安排去思维,甚至在参与正法的过程也搀杂这些变异思维。这是我们不应承认的,要破除掉,让我们用大法更新后的生命视角正见一切。邪恶给我们机会铲除它,就不要客气。

以上是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