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纳粹集中营还残暴的福建省某市洗脑班


【明慧网2001年10月12日】今年三月,福建省某市不法官员开始办洗脑班。某机关办的洗脑班,全部采用欺骗手法,非法将大法弟子强行带入洗脑班。有位女大法学员正请假照顾病重卧床的老母亲,她单位人事处副处长打电话将她从父母家骗出来,该学员到自己家取东西时,单位党委副书记指使保卫科长用脚踢其房间大门,门铁锁变形脱离,房间门被暴徒撞开,四个人破门而入,强行将这位女学员带走。该学员问:我没干任何坏事,为什么抓我。当官的蛮横地说:你今天不走也得走。就这样,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当官的想抓谁就抓谁。

某机关的洗脑班地点设在劳教所里一栋单独楼房(原打算关押吸毒犯的地方),这里四周高墙围着,巴掌大的小地方,一扇小铁门紧锁着,大法学员一进去,即失去人身自由,与外界完全隔绝。由于官方垄断的媒体疯狂地造谣诽谤煽动群众对法轮功的不满,许多不明真相的民众对法轮功学员抱着仇恨心理,政客们为了乌纱帽为了向上级邀功领赏,是什么手段都能耍出来。它们以权压法,对无辜的普通炼功群众施行惨无人道的精神虐待和违法囚禁,这些在洗脑班里都充份表现出来。在洗脑班里,一个大法学员关一间房,由单位另派两人24小时专职陪住监控。不准看大法的书及有关资料,不准炼功,不准学员交谈。洗脑班里的大小头目及"帮教人员",随心所欲地指使大法学员,强迫大法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电视,每天无休止地输灌诽谤大法的邪恶思想,然后就逼迫每位学员看"四书"及诽谤大法的所谓揭批材料。

有位学员不写"四书",被单独囚禁在楼上,剥夺一切自由。楼梯口的铁门紧锁着,不许她下楼散步,不许她去食堂吃饭,每餐"帮教"人员把小半碗饭、一点青菜往这位学员面前一摔,就瞪眼骂:"……给你饭吃太便宜了你。"

暴徒不准大法学员看电视,不许她和任何人说话、来往,不许她打电话。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单位头目威胁恐吓她父母,说,你们女儿反党反人民,要判刑,采取严厉措施惩罚,害得她年迈的父母天天担惊受怕,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她70多岁的老母亲从病床上挣扎着起来打电话找她,洗脑班头目不许通知她接电话。她还被非法搜身,警察突然闯进宿舍,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对她搜身,搜查其所有的行李衣物及床铺等处,并非法审问。天气热了,更不许她回家拿夏天的衣服,别人都穿短袖衬衫,她还穿着当初被骗进洗脑班时厚厚的棉运动服,热得汗流浃背。一天24小时一举一动都受到严密监控,不许她单独行动,去卫生间洗头洗澡都要先请示同意后由"帮教"人员跟着。晚上睡觉不许关灯,如果房间关了灯,必须将门打开,让门外正中的电灯光照进来,据说这样便于夜间看管,防止学员半夜起来炼功。一次该学员一整天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晚上胸闷难受,慢慢地挣扎坐起来喘一喘气,同房间的一个"帮教"看到后,突然从床上跳下来,指着学员的鼻子大喊大叫:"你坐着要干什么,你XXX好大胆,还想炼功……。

有个"帮教"人员大言不惭地说:她这么卖力地监管法轮功,单位领导应提她个处长当一当。学员平静的对她讲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大概触到她痛处,她跳起来指着学员一口气骂了10来分钟。

对不肯写"四书"的大法学员,白天,暴徒强迫其看诬陷诽谤大法与师父的文章。洗脑班里的大小头目有时把学员叫去"谈话",以劳教、用刑相威胁,反复地说在洗脑班不写保证与决裂,不写揭批文章就直接判劳教一年以上,不需要任何法律程序,到劳教所就上刑具,酷刑一直折磨到你写保证、悔过后才停止。有时4-5个人围攻一个大法学员,讥笑嘲讽,对大法学员进行人格侮辱,骂学员是白痴……,诬不写"四书"的大法学员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别动队”等等。晚上,暴徒从隔壁劳教所叫来一夥叛徒,5、6个人围着一名大法学员散布邪悟,从傍晚一直围攻到深夜12点多,有时连续轮番围攻一直到第二天凌晨3点,然后劳教所头目、洗脑班头目再威逼该大法学员写"四书",强迫学员写攻击诽谤大法与师父的文章。只要一天不写,它们就一天不停止这种迫害、不写就不许睡觉。如果在规定期限内还不写"四书",没有按XX党官员的意图和要求写出诬蔑诽谤大法的揭批文章,就直接押送到劳教判刑1-3年。在劳教所除了一天干十几个小时超负荷劳动外还被非法行刑(手铐着吊起来用电棍打,上刑具,锁进铁笼子罚站等等)。

在这种惨无人道的精神虐待和酷刑折磨下,一些人被迫违心写了"四书"及揭批文章。邪恶之徒立即步步紧逼,得寸进尺,逼迫他们在大会上念诽谤大法的揭批文章,还规定念时声音要大,表情、神态要按照它们所要求的去做,以便新闻媒体录像、拍照,如果不配合,表情不合格,就继续高压迫害。电视、报纸上的报导,都是用这种手段炮制出来的。

不法官员使用了最残酷的手段从精神上与肉体上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也只能得逞一时,却无法真正地改变修炼者的心灵深处的正信正念。一个知晓真理的生命怎么会真心放弃呢?修炼者心中的正念,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他泯灭。有个洗脑班头目去看已释放出班的学员,遭到学员痛斥,洗脑班头目气急败坏威胁恐吓,学员仍表示要坚修大法,要发表声明原来写的悔过书作废,最后洗脑班头目只得说:你在家里怎么炼都行,只是不要发表声明。大法弟子当然不会配合邪恶的要求。

洗脑班里的政府官员威逼、强迫学员开口骂人,如果不骂,就说其思想认识还不到位,继续违法囚禁虐待。古今中外,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的邪恶集团利用权力,逼迫老百姓骂人,逼迫全国人民都要和邪恶独裁者的思想保持一致,逼迫全国所有的宣传机器都要跟着颠倒黑白,否则,就不择手段进行迫害镇压。当局头目为泄一己私愤,用纳税人的钱,动用大量财力警力镇压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用酷刑和精神虐待折磨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不知当年希特勒对自己国家人民有没有这么残酷。邪恶的独裁者把株连九族的手段"发扬光大"。由于邪恶独裁者在迫害的同时全面实行株连策略,在中国大陆,一人炼功,会牵连家人亲戚,牵连所在街道干部,派出所干警,牵连单位领导和全体员工。而所有受到连累的这些人都会利用职务、权力毫无顾忌地对你施压迫害,因为同邪恶独裁者保持一致是保住饭碗、乌纱帽,获取名利的根本保证。

法轮功学员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也无处申冤,因为在中国大陆,律师、法官要吃饭,也不能不同邪恶的独裁者保持一致,否则,不但工作职务不保,饭碗不保,同样会遭到厄运。某单位若有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该单位的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就会因此被取消,上面有关部门就会因此减少或停止有关项目的拨款,单位全体员工的奖金福利待遇就直接受影响,以此挑起单位全体员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不满、怨恨。并且上级有关部门还要严肃追究该单位领导的责任,迫使单位领导邪恶地将迫害法轮功当做头等大事,因为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乌纱帽,他们的切身利益啊。有位法轮功学员质问领导,我没干任何坏事,为什么抓我进洗脑班。单位保卫科科长邪恶地叫道:你去杀人放火抢劫我不管你,你修法轮功,这可影响到人家处长、党委书记的仕途前程,党委书记、处长叫我抓你,我不抓你,我这个科长还当不当?

某单位一原财务科长,因拒绝去洗脑班监控法轮功学员,结果单位头目就借机构改革之机,不安排她工作,折腾了好久,才安排她到另一处室作为临时上岗人员。更可悲的是单位有人自己善恶颠倒反而责怪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为你炼功,害得XX才搞的这么惨。大陆法轮功学员因此在精神上要承受来自家庭、社会、单位,各个阶层方方面面的压力和打击。仅仅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仅仅是因为修炼人的思想与当局头目的思想不同,就惨遭迫害,而当权小人还不准受害人喊冤,不许他们向世人说清自己受害经过,不然就诬蔑你搞政治,是反党反人民反国家,即抓捕入狱更严酷残害。这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与今日迫害数百万修炼者的旷世奇冤相比,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呀!邪恶的江泽民镇压起人民来,其手段之残忍阴毒,比起希特勒,也是有过之无不及,比起中国历代封建暴君,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今的中国大陆,人民连基本的权利都被剥夺。官方垄断的媒体,是独裁者的喉舌。呜呼!大陆百姓还能了解到什么事实真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