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们的伟大


【明慧网2001年10月14日】因为众多同修们的帮助和支持,使我没有白白受八个月的苦难,使我的遭遇能让其他的人受益,使我有机会去了20多个国家,向各国政府、国会议员、外交部和媒体讲述我被江泽民迫害的事实真相。由于各国各大媒体公正报道,使全世界千千万万的世人知道了法轮功,真正了解了江泽民虐杀善良民众的邪恶行为,使全世界各国所有善良的人、正义人士起来帮助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当我们在英国国会众议员召开研讨“关于法轮功的人权”会议上,讲述我在中国监狱受迫害的一幕幕血淋淋的悲惨事例后,众议员一致表示不能听过了就结束了,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制止江泽民的犯罪行为,立即作出方案。当我听了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提出各种方案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因为有这些同修们的努力,才有机会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众议员会议,因为大法弟子巨大的善和忍,感动了众议员,激发了众议员起来SOS营救法轮功学员,制止江泽民虐杀良民的犯罪行为。

还有尚未修炼法轮功的民众,当他们得知我被迫害的遭遇后,一个个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从经济上、精神上各个方面帮助我,有国家议员、企业大老板、商店小老板和一般民众,有来自欧洲、亚洲、澳洲等众多国家的人,他们这众多的支援,这一切善的支援更激发了我进一步讲清真相的动力,再苦再累也在所不惜,我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行李,走了一个又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千千万万公里。

每当我看到同修们用智慧和超常的能力组织了满满一屋记者时,我倍受感动。波兰学员玛丽亚一个人组织了“SOS!紧急营救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记者招待会,一下来了20多位记者。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打开媒体,同修们夜以继日地充分准备材料,不失去每一个机会,用心来打动每一位记者。为了更进一步打动媒体,同修们在记者招待会议室挂满了画,使记者一进来就有一种美的享受,当同修告诉记者这位画家在中国所受的迫害时,记者们忿忿不平。瑞典哥德堡记者古尼拉斯古格说:章女士是一位很文静的人,只为了递交一封呼吁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的信,而遭到如此不公的残酷迫害使她为之震惊。当她回家写好我的故事时手停不下来,写了很长很长,报纸又没有这么大地方刊登,可是就有一股力量使她无法停止。她告诉我们:因为我被你们大善大忍的事迹所感动,我无法结束这篇文章,手停不下来,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由于同修们的努力,和大法弟子所受的苦难震惊了世人,几天来瑞典媒体全面不断地报道,SVT电视台24小时每半小时播出一次我在中国监狱所受的残酷迫害和瑞典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集体炼功,强烈抗议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发生的620惨案的全过程。强有力地揭露了江泽民邪恶集团所犯下的又一个滔天罪行。

每当同修们用善心打动了记者,叙述我的遭遇后,记者纷纷前来采访,一名丹麦《妇女杂志社》记者乘车往返8个小时,从丹麦来到瑞典斯德哥尔摩跨国前来采访。当他知道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惨无人道的酷刑时,他惊呆了。一个外国公民,只要求炼功做好人竟遭到如此的迫害。当他进一步听到中国大法弟子受到更加残酷虐待的例子时,他实在听不下去了。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国家的当权者如此对待自己的人民,更何况他们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他问我:“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遭受如此折磨整整8个月,你竟然没被逼疯,究竟是什么原因?”我说:“是‘真、善、忍’的力量在支持着我。因为我相信正的必定战胜邪恶。”他说:“以前我只是从另外一面知道法轮功,当我碰到你们时,就感到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我要彻底了解你们。”当他知道我是以正的力量战胜了邪恶时,他深深地被感动了,他一定要把这个真实的故事写到他们的杂志里。

八个月地狱般的牢狱折磨实在难熬,每当我想起这可怕的遭遇,我都不寒而栗。每一分钟都难熬,可是中国大陆学员在狱中最长的已两年多了,因为我有这样可怕的经历,所以我更加倍努力呼吁世界各国政府营救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真的每一分钟都很难熬。因为我语言的障碍和能力有限,所以我需要同修们的帮助。八个月的牢狱生活,每一分钟都在煎熬着。肉体上、精神上的痛苦和人身的羞辱,使我每一分钟都在渴望自由,我多么盼望功友们能尽力营救我。在这魔窟里每一分钟都无法忍受,如果忍受不住就毁于一旦。在狱中我亲眼看到有弟子掉下去,我很痛心,所以我们海外弟子必须尽力营救所有被关押的国内外大法弟子。当我在狱中看到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景象,实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多少个日日夜夜,泪水伴随着我。

在布鲁塞尔,当我看到英国西人学员整整走了十天,双脚红肿,脚底腐烂,拄着拐杖,一瘸一瘸地来到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向中国政府要求释放无辜被关押大法弟子时,我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我从内心敬佩他的伟大,他承受巨大的痛苦来唤醒媒体、世人的善心,来打开媒体。就他这一大善大忍的行为,媒体、政府、议员、市长纷纷前来为我们大法弟子讨公道。各大媒体象下雨般地报道他这一伟大的壮举。

在狱中最痛苦的是看不到《转法轮》,仿佛鱼儿离开了水,面对这无期的关押,怎么办?为了能读《转法轮》,我绝食了二个月左右,实在无法想象这二个月的痛苦情景,每天处于昏迷之中,当在狱中得到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时,我实在太激动了。三个月了都没有看到师父的法,所以马上来劲了,开始吃饭了,吃饱了就背读师父的经文。然而狱警无法理解在这么严密的看管下,怎么可能得到师父的新经文。他们对我说:“你们师父本事真大,能把经文都送进监狱来。”

在狱中我时时用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每天打扫厕所。有一天,一个犯人冻晕过去了,我就把自己的被子给她盖,自己冻得睡不着。可是在这巨大的魔难之中,一旦偏离了法就毁于一旦?怎么办,怕自己做不好。我就用笔在手臂上写满了“真善忍”。使自己能时时遵照“真善忍”。犯人们看到这么美好的字后,都纷纷要求我在她们的手臂上也写下“真善忍”。我高兴地帮她们尽量写得越大越好。狱警看到后气愤地把我叫去谈话,然后向我宣布,狱中不许纹身。我笑着说:我是用笔写的。她很生气又一次搜走我的笔。当我正为如何能得到笔而发愁时,隔壁男犯人突然扔过来一支笔。正好掉在我前面,于是我马上又在手臂上写道:“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中午我在天井里炼功,狱警拿着电棍来威逼我停止炼功,我仍然一动不动,他发狂似地边舞着电棍边大声叫喊,怎么威吓我都一动不动。他气急败坏地走了。犯人们个个惊呆地看着我说:“真不愧是属虎的,胆子这么大。”然后我告诉她们是大法的威力,“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当狱警又一次把笔搜走后我只能用牙膏在衣服上写字洪法。然后管教对我说:实在受不了,说我每天想个新办法对付他们,她拿这点工资管我一个人都不合算,管我一个人比管上百个人都累。后来公安还送来了奶粉、糖果等食品拉拢我,我全部都给扔出去了。管教很生气,说我和中国政府对抗。我说:你们既然对我那么好,就把我放回家,为什么要想方设法改变我?如果把好人改变了不就成了坏人了吗?哪怕终身监禁,我仍然信仰“真、善、忍”,大法弟子“头可断,血可流,大法不可丢。”

德国《绝妙星期天》刊物报道:在“这片微笑的土地”(引自德国歌剧嘲笑中国江泽民政府不讲人权)上,一个艺术家只为了炼习法轮功却在不同的监禁中受折磨、虐待、毒打、不让睡觉、羞辱和奴役劳动等惩罚。

国际人权负责人看了我的遭遇后,提了七个问题,当他再一次看完这七个问题时,他震惊了,他说:应该马上做出各种行动把江泽民送上国际法庭,通缉江泽民。他还马上组织记者,召开记者招待会,共同努力把江泽民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如果没有同修们的帮助和支援,我八个月的苦难就无法向人诉说,八个月的苦难就白白地承受了。通过这次欧洲之行,使我看到了同修们伟大的智慧和超常的能力。由于同修们的努力,各个国家的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一下子千千万万世人知道江泽民虐杀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让我们携起手来,揭露邪恶,铲除邪恶,共同精进,走向圆满,不辜负恩师对我们的期望。

(发表于2001年9月俄罗斯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