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预防医学工作者的见证


【明慧网2001年10月15日】我已退休多年,过去在预防医学研究所工作,制造各种疫苗、类毒素和毒蛇血清,因此十分明白所有的药根本都是“毒”。说实在的,目前人类的科学水平并不怎么高明,我所制造的各种疫苗、类毒素和毒蛇血清,都是把病菌或蛇毒打入动物(大部份是马)体内使其产生抗体,再抽其血而制成,这些动物体本身就干净健康吗?解剖其尸体时,往往有很多寄生虫,有的还长瘤,所以我本人绝不吃药,也告诫我的子女,非必要时不要用药,因为这些药一旦吃到肚子里,会累积在身上,很难排掉,药吃多了,也就是毒素累积多了,人的身体还能健康吗?

现代一个小孩从出生开始就施打各种疫苗,预防疾病产生,人又吃得营养,可是身体健康却一代不如一代,据报导台湾使用抗生素过度,甚至到滥用程度,一开始是少量就能抑制病情,后来剂量越用越大,到不管用时,只好换用别种更强药性的抗生素,最后有的人连小小的感冒病毒都抵抗不了,需要住院治疗。那些病菌的抗药性也一代比一代强,最最强的药都派上用场了,新药的研发少也要多年的时间,完全跟不上人滥用药物的脚步,未来将面临无药可医的窘境。

我的女儿炼法轮功,极力推荐给我,我是一名无神论者,很难接受《转法轮》这本书,可是孩子很有心的一直说服我,一再告诉我法理,当她告诉我“修炼人没有病,只有业,所以身体不舒服不看病吃药,只要提高心性,吃苦就能消业,道德高尚的人,才有健康的身体”,我说:“你们师父说的对,我完全同意。”以前小时候医药不发达,医生和药也很少,很少看病吃药,偶而身体不适,挺一下就过去了,当时的社会人心纯朴,哪像现在世风日下,所以各种病也多了起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业力轮报”我也有同感,以前那些做坏事的自私自利的同事亲友,侵占公款公物、欺凌弱小、到处花天酒地,四、五十岁就中风,或发生其它不幸,甚至早逝;而我一生正直,清心寡欲,与世无争,升职等总轮不到,人家说我懦弱笨蛋,不会巴结奉承争取利益,可是我活到八十岁,身体硬朗,每天还持家务。

女儿说:“炼功人身上是有功的,病菌一上来就杀死了,所以炼功人不会得病。”我听了哈哈大笑,那些病菌大都要摄氏100度高温以上,才能杀死的,而人的体温只有三十几度,怎么可能杀得死?孩子见我不信还取笑,连忙翻出《转法轮》,大意是说炼功人身上,发出的功是高能量物质,用仪器可以测到红外、紫外、超声、次声、电、磁、伽码射线、原子、中子。中国科学研究院,对很多气功师都测定过。女儿叫我想一想,为何那么多人早起摸黑炼功,如果不是真的,何必如此吃苦,我看女儿多年的鼻窦炎好了,再也不流鼻水,原本多种疾病缠身的老伴炼半年,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使我不得不相信“法轮功才是仙丹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