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现代物理学”谈起


【明慧网2001年10月3日】超弦理论的早期奠基人NAMBU曾提出“后现代物理学”(POST MODERN PHYSICS)的说法。当然此说并非严肃的学术定义,但它表达了物理学家对目前理论物理研究的一些看法。

在以前的物理研究中,实验和理论可以说是携手并进的。多数情况下是实验物理学家观测到一些现象,然后理论物理学家提出数学理论加以描述。如量子电动力学的最终完善就源于一个称为LAMB偏移的实验观测结果。而有些时候则是由理论物理学家提出一个理论,然后由实验物理学家设计实验进行验证。如粒子物理中的八维理论(EIGHTFOLD WAY,此名来源于佛教)和夸克理论,都是其发明者通过群论等优美的数学并结合已有观测结果推导出来,然后被实验证明其预测的正确。

然而目前理论物理学家所探求的旨在把电磁力、弱核力、强核力、和引力统一起来的诸如超弦(SUPERSTRING)和旋子(TWISTOR)等理论已远远超出实验物理所能达到的能量,所以这样的理论很难被实验所直接验证。在这种情况下,验证一个理论正确与否的标准已不再完全是实验观测,而是这个理论是否建立在令人信服的原则(如对称性)之上,是否具有数学上的美感,是否在数学上自洽,是否免于无穷大及荒诞解(ANOMALIES)的困扰,是否具有逻辑上的不可避免性,是否能解释已知的理论,并把它们作为自己在低能态的近似或不同角度的侧面。在这种意义上,目前的物理和玄学(或形而上学)并非完全的格格不入。

而超越世俗文化的精神修炼更是如此。因其涉及更为微观、更为宏观、更为久远、和更高能量的范畴,其理论一般很难被实验所证实。更因为常人社会是迷的空间,物欲人情旺盛、心智很低的常人是不被允许看到真相的,所以修炼的现象尽管在常人社会偶露峥嵘,但很难达到实证科学所要求的可重复性。但佛法仍然是可以被人所“证”的,只是这时的“证”已不是“眼见为实”的“证”,而是对佛法的“证悟”的“证”。一个人只要精进实修,就可以体会到佛法玄妙精深且圆融不破,在高层次大道至简,而往下来又包罗万象、将一切圆满说清,世间的学术和伦理不过是佛法在人类空间的点滴折射而已。

当然,修炼者在心性上的证悟远远超出常人在数学逻辑上的证明。随着修炼者层次的提高,修炼者就可以直接体察到那个层次的更微更宏的真相,并直接具备和运用那个层次的能量(功力)和能力(功能)。